散落人间的文字:凝聚的整体

文/王金丁

端午节的传统“赛龙舟”。(宋祥龙/大纪元)

      人气: 251
【字号】    
   标签: tags: , ,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枪口指向天空,这时,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枪声还没有划破蓝天,我们的龙舟已像箭一样射了出去,同一瞬间,神鼓阿飞擂下了第一声战鼓。

船头,泼辣的浪花翻腾着白色阳光,阿飞古铜色的双臂韵律地挥动鼓槌,操控著十八支船桨的速度,伙伴们在隆隆的鼓声中,身体与手中的桨已连成一体,两边船舷不断激起一长串水墙,我踞守船尾握著桨,在水瀑中,用眼睛余光扫去,船身正贴著水面快速向前冲刺。

向前躬身划桨时,往映着阳光的水面看去,心里暗暗赞叹这惊险而美丽的画面,我们已甩脱船队几乎五个船身距离,阿飞额上的红布巾,正浪花似地在空中飘荡。

在阿飞的鼓声激励中,船身冲破层层海浪,已飙过了一半的赛程,小陈趁机转过头来向我抛了个飞舞的媚眼,忽然一个意念飞过脑际,提醒我不能掉以轻心,刹那间,一个波浪已卷过船身,我向小陈回了个告诫的眼色。

这时,友船的鼓声一波波擂了过来,船首色彩鲜艳的木龙头慢慢逼进我的视线,码头上围观的人群里,已激起一阵惊呼的热浪,更加骚动我们的军心,这时,教练严厉的脸色又浮上脑际:“你们只要握了桨,就把得失心放掉。”

得失心?谁都晓得教练心里想的是什么。

最后的龙争虎斗,大家心里有数,这是一场艰苦的战争。该死的是,小陈在临上船前在码头滑了一跤,小腿上还炫耀着一块瘀青,他自己狠狠地啐了一口:“苦了。”当时只有我听到。

神鼓阿飞已经挺直腰杆,把鼓点缓了下来,稳住了大家的心情。想起教练在训练时虽然凶悍,说的句句在理:“上了船就要忘掉自己,忘掉敌人,忘掉时间空间,要一心不乱,听到的只有鼓声,想到的只有力量。”

浪花迅猛的卷起白色阳光不断地从头上洒下,我闭上眼睛,握紧船桨,随着阿飞的鼓点挥动手臂,眼前浪花揉着阳光韵律地穿过,时间跟着慢了下来,刹那间,已感觉不到船身前进的速度,只尝到嘴里咸咸的海水的味道。

这时,耳朵里只有鼓声及心跳声,嘴里又涌现海水的咸味,我狠狠地吞了下去,这次海浪是从头顶灌下来的,我感觉船身似乎被抛上了浪头。

船身稳下来时,码头响起连串的惊呼声,然后,阿飞的鼓声停了,船速跟着慢了下来,我睁开眼睛,黄色的冠军标旗,正握在队长手里。

是什么时候了,浪花回归了大海,白色的阳光里有了淡淡橘黄,龙舟赛后,码头跟汪洋连成了一色,码头上的热闹的人群已经静了下来,船队息鼓休兵,一艘艘悠悠地漂浮海上。

海浪平静了下来,从阿飞壮硕的古铜色的双臂,似乎还能听到鼓声的韵律,我握著潮湿的船桨,想起那天教练训勉时最后说的一句话:“你们二十二个人是一个整体。”

“教练,我们全队只有二十一个人。”

“那条船不算整体的一员吗?”@*#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棵高大的槐树下面,碎瓷片排成的“箭”符吸住了我的眼光,顺着箭头望去,指向前面的山谷,瓷片上还有坊号的淡蓝色云朵釉彩,看得出来,这些瓷片就是咱“如意坊”废弃的碎片,定是父亲特意留下的记号…
  • 一生为台湾创作乐曲的郭芝苑(1921-2013)说:“我最光荣的,就是能创造出属于台湾人的民族音乐。”
  • 姐姐倔强的个性造成现在离我们那么远,想到这,就想起小时候唱的那首《离家几百里》的美国民谣,姐姐真的嫁到遥远的美国,应了母亲说的,筷子丈量的距离。
  • 1949那年,台湾音乐家吕泉生为李白的千古名诗〈将进酒〉谱曲后,那句“与尔同销万古愁”就不断回荡在胸臆间,盼著马蹄声从远古归来,吕泉生也要销解心中的郁卒。
  • 渡轮慢慢接近基隆港时,乡愁跟着浮上心头,望着迎面缓缓而来的海岸,想起大稻埕街上卖枫片糕的阿婆,阵阵海风中,似乎闻到了香甜的枫片糕味道。
  • 一九三三年里,一个春天的深夜,月亮高高挂在窗格子上,他坐在一张四方桌前,窗边花瓶里的夜来花香,缭绕满室,小儿子端来温热了的红露酒,掀起杯盖,酒气飘了出来,他的灵感也飘了出来。
  • 那天,经过妈祖庙旁的打铁店时,锻铁喷出的火花中,《烧肉粽》唱到了街道上,只是歌声已变成师徒手上两根大铁锤打造的节奏了。
  • 看着虹吸壶里的水滚了,从冒泡的圆肚玻璃壶里望过去,他用缓慢的语气说:“我们都打拼了一辈子,也该休息了。”“是该休息了。”阿飞点着头。他继续说:“我已经找好了寺院,我们去山上静一静,一起去禅修。”
  • 二胡的一声长叹,从天地间破空而来,阿炳(华彦钧)的《二泉映月》苍凉的弦音,百年前回荡在城乡长街小巷间,如今已飘进了中原的江河大地。
  • 师父把一块尺把长的木头交给我时,看着我的就是这种眼神:“想刻什么就刻什么,怎么刻可以问问师兄们,也可以来问我。”后来我才了解,师父盼著徒弟们快快进步,什么都要给你,师父说:“要自己去领悟,那才是真正自己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