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车仔面

作者:杨明
车仔面是香港的面食,顾客可自选面条、配料和汤汁食用的美味佳肴。(彩霞/大纪元)
  人气: 1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刚到香港时,对于许多茶餐厅或小吃店中竟然也提供泡面感到有些诡异,泡面这种东西对我而言连结的记忆是台风,因为台风不方便出门,或者童年时代超级市场不如今天普遍,台风天菜市场营业受影响,所以在家凑合着吃泡面。当然长大后有时也因为懒得出去吃饭,也懒得在家做饭,于是以泡面充作一餐。

据说近年泡面销量大减和外卖外送的增长有关,可见多数人在有更好的选择时,并不打算吃泡面。所以作为食客都已经亲身进了餐厅或小吃店,却选择吃泡面更让我不解,店家不但堂而皇之地列在餐单上,通常还会标明如选择车前一町加三元,显然有人点选,更觉得蕴含了港式喜剧的味道。

待了一段时间后,才知道这种以加工面体加入各式配料的所谓车仔面,出现在一九五○年代,是香港市民生活水平较低的年代。那时许多难民涌来香港,谋生困难,香港街头涌现了流动摊贩,最多便是搭起车仔面档摆卖咖喱鱼蛋和车仔面一类熟食。小贩在木制推车中放置金属制造的“煮食格”,分别装有汤汁、面条和配料,顾客可自由选择面条,配料和汤汁,花费不多就可饱吃一顿,对于小贩和食客都提供了生活所需。

随着经济发展,街头以推车贩卖熟食的小摊渐渐消失,车仔面却依然有属于它的支持者,于是在茶餐厅里出现,成为餐牌上的菜色,也有小型专售车仔面的店铺。而车仔面的配料也愈来愈丰富,面条和汤汁亦有多种选择。

在荃湾人来人往的大河道,有家卖车仔面的小食店,看似不起眼的十字路口,房屋中介说是荃湾店租最贵的区块,我曾在那里外带车仔面,因为心里已有成见,所以舍面选米粉,车仔面常见配料包含了鱼丸、牛丸、墨鱼丸、猪红(猪血)、猪皮、猪大肠、鸡翼、牛柏叶、牛腩、鱿鱼、烧卖、云吞、萝卜、冬菇、红肠等,至于主料则有面条、河粉、米粉、米线、油面、幼面、粗面、伊面、乌冬和速食面,配料主料都选好了,还有不同汤汁可选:沙嗲、咖喱、牛腩、酸辣、麻辣和清汤,组合在一起之后竟是意外的丰富,难怪这样狭窄近乎简陋的小店能开在荃湾店租最高的区域。

人来人往的街头,行走其间,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心情,车仔面将出外讨生活的外地人遇到的酸甜苦辣汇在一只热腾腾的碗里,不论悲喜,价平却四溢的香味暂时填饱了肚子,寂寥似乎也不那么刺心了。◇

——节录自《情味香港》/ 联合文学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朝的词在中国文学历史上,是词这种文学体式的复兴时代。为什么说是词的复兴时代呢?因为从宋朝以后经过了元和明两朝,而元朝兴盛的是曲(如散曲),是杂剧(如王实甫的《西厢记》);明朝兴盛的是传奇,像汤显祖的《牡丹亭》之类。元明两代流行的是散曲、杂剧和传奇。
  • 所以,过去中国人对自然的爱好,不下于今日的西方人。但不愿和自然对立,祇想如何使自己与自然融而为一。甚至缩小山林的形象,置于庭园里,培植在盆景中,使自己的日常生活也融于自然之中。他们也登山,但祇是“我来,我看”,却不想“征服”,他们欣赏山,不但用眼睛,还用心灵。
  • 美感教育的第一步是张开眼睛。张开眼睛又有何难?可是大部分的人都是睁眼瞎子。这不是骂人,而是说明我们的器官本身是没有意识的,虽然生长在我们的身上,有充分的功能,当其用,则需要心灵的贯注。张开眼睛可以看到万物,是否能看到,则要视“心”有没有要我们看到。
  • 黑瓦白墙,屋后竹林,门前小河,走过小桥,是大片黄灿灿的油菜花田……这是我常梦回却再也找不到的浦东高桥奶奶家。
  • 南戏北剧孕育的温床就是“宋、元”的瓦舍勾栏,而促使之成立发展的推手就是活跃瓦舍勾栏中的乐户和书会。而“宋、元”之所以瓦舍勾栏兴盛,其关键乃在于都城坊市的解体,代之而起的是街市制的建立。
  • 灾变现场四周,商店橱窗闪烁着节庆彩灯,提醒我们生活仍然照旧,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冻的夜晚为那个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后像把匕首将我穿透的每一个碧蓝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欢迎雪白冬日的到来。感觉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颜色,以便帮助我们重新来过。
  • 而我渐渐的相信,死亡只是灵魂的移居,正如同祖母身上的血水、精气完整的灌注我的体内,只要我在,她终究还是存在的。
  • 对于黑夜,我竟然没有丝毫畏惧的感觉,因为我老早就发现了夜的缤纷和热闹,笑脸的月光穿过浓密的树林,我在其中感觉大树正在拉拔成长;溪水的唱游伴着夜虫唧唧,我在庭前微弱的灯泡下看着飞蛾翩翩起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