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未知的自己

作者:张德芬
我为什么常常不快乐?失落了真实的自己,我们每个人都在追求爱、喜悦与和平,但为什么几乎人人落空?(Fotolia)
  人气: 3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一场奇怪的对话

我是谁?

“ 你是谁?”

“ 我叫李若菱……”

“ 李若菱只是你的名字,一个代号。我问的是:‘你是谁?’”

***

冬夜,下着小雨。一辆凌志跑车在阳明山的山坡路上疾驰着,加速、急转、超车,熟练的车技不输赛车选手。

在雨天以这样的方式开车,一般只有两种情况:赶路,或者逃命。

而若菱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

但若是后一种情形,她却又似乎并不在乎命。

“万一对面有来车怎么办?”若菱想:“那正好!死个痛快!”

念头一出,自己都吓一跳!为什么最近老是有想死的念头?

其实这种“自我毁灭”式的思想和行为,对若菱来说已经是经年累月的习惯了。

“活着好累!”这感觉一直是若菱人生的背景音乐,伴随着她从小到大,每一个场景都不曾缺席。

而今晚和老公大吵一架,仍旧是重复过不知多少次的模式,把她推入哀怨的心理氛围,仿佛又一次平空跌落在一个未经修葺的乱岗。

心在乱岗,身却又再次夺门而出,想都没想要去哪儿。

等回过神来,车子已经在上山的路上爬坡了。

突然,车子呛了两声,居然熄了火。引擎怎么也点不着,仔细一看,汽油早已告罄。

“该死!”

若菱咒骂着,伸手在身上找手机。摸了半天,还打开了车内灯,就是不见手机的踪影。

“这下好了,手机也没带!”

若菱环顾窗外,一片漆黑。

在冬天的雨夜、在这样一个荒郊野外的山区,一个没有手机、车子又没有汽油的孤单女人。

“每次这种事都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我就这么倒楣?”

若菱又忍不住自怨自艾起来。这时,她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线灯光,那道光来自路边不远处的一间小屋。

若菱心想:“也许天无绝人之路,试试看吧!”

她提心吊胆地走到小屋前,找了半天看不到门铃,便鼓起勇气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吧!”

屋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居然没锁门?”

若菱起了疑心:“到底要不要进去?嗯……先推开门看看再说吧!”

门“嘎”地一声被推开,眼前是一间温暖的小屋,居然还有壁炉在生着柴火。一位面目慈祥的白袍老人正兴味盎然地看着她。

“进来吧,孩子。”

若菱像是被催眠一样,随着召唤进了小屋。

“坐吧!”

老人招呼若菱在壁炉边的椅子坐下,若菱却只是站着,一脸戒备地看着老人,随时准备在情况不对时就夺门而逃。

老人坐在炉边,向若菱示意:

“桌上有为你备好的热茶。”

她嘴里说着谢谢,脚可没有移动半步。

老人一点也不在意若菱的防备心,笑着问道:

“你是谁?”

“我……我车没油了,也没带手机,想跟您借个电话……”

若菱嗫嚅着。

“电话可以借给你,不过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老人摇着头说:“你是谁?”

“我叫李若菱……”

“李若菱只是你的名字,一个代号,”老人微笑着坚持,“我问的是:‘你是谁?’”

“我……”

若菱困惑了,不明白老人到底想问什么。

“我在一家外商电脑公司上班,是负责软体产品的行销经理。”

若菱试着解释。

“那也不能代表你是谁。”

老人再度摇头。

“如果你换了工作,这个‘你是谁’的内容不就要改了?”

在一个奇怪的地方,跟一个奇怪的人进行这样一场奇怪的对话?

若菱这时感受到了屋子里的一种神秘气氛,以及老人身上散发的祥和宁静气质,这种神秘与安详总让人震慑。于是,她不由自主地坐了下来。

“我是谁?”

她的心终于在乱岗上听到这个问题,像山谷回音般地在那里回响着── 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

在那一瞬间,若菱回想起过往的种种,禁不住潸然泪下。

“我是个苦命的人,从小父母离异,只见过父亲几面,十岁以前都由外祖父母抚养。继父对我一向不好,冷漠疏离。为了脱离家庭,我早早就结了婚,却久婚不孕,饱受婆婆的白眼和小姑的嘲讽,连老公也不表同情。工作上则老遇到小人,知心的朋友也没几个……”

若菱陷入悲伤自怜的情绪里,迷濛中,一生的种种不幸、不公,好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闪过。

在一个素昧平生的人面前,若菱居然把酿了很久的辛酸苦水全倒出来,一点也不吝啬,这让她自己都很惊讶。

老人的目光现出同情。

“这是你的一个身份认同,”他缓缓地说:“一个看待自己的角度。”

“你认同自己是个不幸的人,是多舛的命运、不公的待遇和他人错误行为的受害者。你的故事很让人同情,不过,这也不是真正的你。”

“等等!”若菱的心念突然一动:“我聪明伶俐、才华洋溢、相貌清秀、追求者众!我是台大毕业的高材生,才三十多岁就月入十几万,我老公……”

张嘴就提起老公,却又戛然而止。

“是、是,我知道你很优秀,”老人理解地点点头:“但这又是你另外一种身份认同,也不是真正的你。”

若菱刚刚被激起的信心又告瓦解,低头沉思:

“老人到底想得到什么答案?”

若菱刚刚被激起的信心又告瓦解,低头沉思:

“老人到底想得到什么答案?”

她一贯的好胜心此时蠢蠢欲动,心想,老人要的显然不是一般世俗的答案,我就朝哲学、宗教的方向试试看!

于是,若菱再度答道:

“我是一个身、心、灵的集合体!”

说完,她有些得意地看着老人,心想:

“这回总该答对了吧!”

老人的读心术

“我不是谁?我们人类所有受苦的根源,都来自不清楚自己是谁,而盲目地去攀附、追求那些无法代表自己的事物。”

“那也不全对。”

老人带着笑意的眼神虽然让若菱有如沐春风的感觉,但脱口而出的话还是令人泄气。

“你是你的身体吗?”

“应该是啊,为什么不是?”

若菱拿出大学参加辩论队练出来的功夫,用反证法来反问。

“从小到大,你的身体是否一直在改变?”

当然,那还用说。小的时候,自己真是个大胖妹,可是上小学时个子长高之后,就一直是瘦瘦的;三十岁以后,小腹和臀部的赘肉又逐渐增加。唉!人生真是无常……况且,其实她看过报导,知道我们的细胞每隔一段时间(大约七年)就会全部换新。

诚然,我“有”一个身体,但我并不“是”我的身体。

“而你所谓的心,又是什么呢?”

老人打断了若菱的思绪,其实她已经开始想减肥的事了。

“就是我们的头脑啊,包括知识、思想、情感这些吧!”

若菱含糊地回答。

“那我们试着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吧。”

老人转了个语气。

“你看得到你的思想吗?你感觉得到你的情感、情绪吗?”

他好像又在设陷阱了。

“这……这是什么意思?”

若菱不解。

“你自己来检查你的回答是否正确,我教你怎么做。”

老人说:“现在,闭上你的眼睛。”

老人的话带着磁力和威严,若菱照做了。

“什么都不要想,让你的头脑暂停几分钟……”

老人说完,自己也定静不动。

过了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老人指示:

“好,可以张开眼睛了。”

若菱皱着眉头打开眼睛。

“怎么啦?”

老人明知故问。

“根本不可能让头脑停止,什么都不想呀!”

若菱抗议。

“是的,”老人微笑着点头:“那你都在想什么呢?”

若菱红了脸,不好意思说她在想老人是不是什么怪人,或者在搞邪魔歪道,自己被他指使着做些莫名其妙的事,也不知道反抗。

“你看到自己的思想了吗?”

老人理解地不再逼问她想些什么了。

“是的。”

若菱承认。

“那你的感觉又是什么?”

“有点古怪,有点不安。”若菱老实回答。

“没错,你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感觉。”

老人点点头,然后意味深长地看着若菱。

“嗯……我能觉知到自己的思想,也可以感知到自己的情绪,所以它们都是我的一部分呀!”

若菱说得自己都觉得很有道理。

“你的意思是,主体和客体是一回事啰?”

老人狡黠地问道。

若菱知道自己犯了逻辑上的错误。如果主体的我能感受到作为客体的思想和情感,那么两者不应同为一物。

若菱有点困了,真的不知道老人为何拉着她说这么多令人困惑的话。

她瞥了一下四周之后发现,要命了,老人简直是个隐居的高士,家里居然看不到一部电话!

“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要帮助你认清一些事实,因为我们人类所有受苦的根源,都来自不清楚自己是谁,而盲目地去攀附、追求那些无法代表自己的事物。你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不是吗?”

言罢,老人仿佛有读心术般地猜中若菱心里的想法,伸手从一个柜子里面拉出一部老式电话。

“用吧!”

***

我为什么常常不快乐?

失落了真实的自己

我们每个人都在追求爱、喜悦与和平,但为什么几乎人人落空?

 

胸有成竹的若菱带着准备好的答案和满腹的疑问,再度拜访老人。轻轻敲门之后,屋里依旧传来那句“进来吧”,门就应声而开了。

若菱进了屋,这次她比较有心思和时间打量老人的居住环境。

老人的住所极其简单,传统中式家具、简朴的布置,就是那个洋里洋气的壁炉显得有点突兀。

“这个星期过得好吗?”

一坐下,老人就问她。

“挺好的。”

若菱小心翼翼地回答。

然后,两人就陷入沉默之中。若菱听着柴火发出劈哩啪啦的声响,不知如何开口。

半晌,她有些迟疑地说:“关于上次你要我思考的问题……”

“哦,你想出来了吗?”

“嗯,我想,每个人都在追求财富、权力、健康、爱和快乐!”

一边说,若菱一边偷看老人的反应。

“嗯,”老人点头:“那你呢?你追求的也是这些吗?”

“我?我当然希望有一定的财富……”

若菱对于金钱一直有很深的不安全感。

“有了财富以后,你会怎么样?”老人问。

“会比较开心,不再为未来担忧啦!”

若菱简直不敢想像,这辈子如果有花不完的钱财,会有多爽!想到可以走进任何一家自己喜欢的名品店,不看标价就随意选购看中的东西,她就觉得飘飘然。

“权力呢?”

老人打断若菱的白日梦。

“嗯,我现在不是特别想要追求权力,因为其它的基本要求好像都还没有满足……”

“如果你很有权力的话,会觉得怎么样?”

“那……我应该会觉得很满足、很过瘾!”

若菱想像自己当上公司总裁之后的神气模样,到时就可以对现在的众多长官摆派头、耍威风,颐指气使,真是酷毙了!

“有了健康之后呢?你又会如何?”

除了小感冒之外,若菱没生过什么大病,所以她对健康的感受不深,但她可以想像那些曾经失去健康、又失而复得的人,会多么珍惜这件事。

“有了健康就会很快乐,很好啊!”

“好,”老人的一连串询问似乎告一段落:“所以这样一路探究下来,我们人类所要追求的东西,也不过五个字就可以表达出来!”

“五个字?”

若菱有点失望,她还以为会比自己想的更多呢!岂知更少。

老人拿起一支粉笔,在地上写下:爱、喜悦、和平。

若菱有点错愕,看着老人,等他解释。

“你刚才说的那些人类所追求的东西,例如权力、财富、健康,最终还是在追求喜悦与内心的和平,不是吗?”

老人探询若菱的意见。

“是可以这样说啦,但快乐和喜悦又有什么差别呢?”

若菱不懂。

“快乐是由外在事物引发的,它的先决条件就是一定要有一样让我们快乐的事物,所以它的过程是由外向内。”

老人顺便理了理自己长长的白胡须。

“然而这样一来,就出现一个问题啦……”

老人看着若菱,眼里是意味深长的破折号。

而若菱的脸上只有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个问题就是:既然快乐取决于外在的东西,那么一旦那个令你快乐的情境或事物不存在了,你的快乐也会随之消失。但喜悦不同,它是由内向外的绽放,从你内心深处油然而生的。所以一旦你拥有了喜悦,外界是夺不走的。”

若菱听得发痴。她此生连真正的快乐都很少体会到,更别说喜悦了。

“而这里所说的爱,也不是一般的男欢女爱,而是真正的爱,无条件的、不求回报的……”

老人继续阐释。

“就像父母对孩子的爱?”

若菱虽然这样问,但她自己从来没有享受过父母那种无条件的爱。若菱的父母自顾不暇,没有多余的爱给她,所以她从小就只能羡慕别人,或是在看电视、电影的时候,想像自己是个幸运的孩子。

“是的,有些父母的确可以表现出真爱的特质,但很多父母却是以爱为名,将孩子视为自己的财产,让小孩为他们而活,而不是尊重孩子自己的生命历程。”

老人此刻显得有点严肃。

若菱低下头,红了眼。她自己的父母好像视她为无物,她倒宁愿父母把自己当作财产,横加干预、严厉管教,而不是不闻不问。

“好孩子,”老人委婉相劝:“父母也是人,他们有自己的限制,但是你要相信,在过去的每一刻,你的父母都已经尽其所能地在扮演自己的角色。他们也许不是最好的父母,但他们所知有限,资源也有限,在诸多限制之下,你所得到的已经是他们尽力之后的结果了,你了解吗?”

若菱委屈地点点头。老人的话确实可以安慰若菱受创的心,只是她内在始终有个遗憾,永远的遗憾。

在迷茫的泪水中,若菱抬起头,看着老人。

“我知道你要问我什么,”老人又在发挥读心术了:“你想问我如何才能得到爱、喜悦与和平,是吗?”

“是的。而且,我们每个人都在追求这些东西,但为什么几乎人人落空?每个强颜欢笑的背后,隐藏了多少辛酸?为什么会这样?”

若菱愈说愈激动,似乎代表全天下人在发出不平之鸣。

“因为,”老人等她说完,简单而平静地回答:“你失落了真实的自己。”◇(节录完)

——节录自《遇见未知的自己》/ 皇冠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安娜知道,不同语言以不同明确程度处理表情的细微差别──在某个语言,一句成语可能相当直接表达发言者意图沟通的内容,另一个语言则藉由谦逊的暗喻做为障眼法,深厚的感情或害羞的意见很可能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 幸好台北是一个“人的城市”,有极多的角落与极多的人众犹能容纳其他寂寞的人;让他们可以经过,可以探看,甚至可以停下来聊上几句,更甚至让他们滔滔不绝的清除心底之大剂量收藏。
  • 一开始只是我这年轻女子的简单研究计划,也就是一九七四年的某个周末,我在西雅图中央图书馆搜集我出生时的资料,这个举动后来却带领我跨越一片又一片的大海,穿越一块又一块的大陆,接触一个又一个不同的语言,且花上许多时间理解我到底是谁,而造就我的一切因素又是为何而来。
  • 读美心惊胆颤地跟着站起来的男人和小狗走进书店。 男人说他的名字叫作“棚冲并”,今年二十六岁,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兴趣是从日本各个角落收集书——而且还是那种人称“幻本”的书。当这个兴趣继续升级,最后便开了这家书店。
  • 不过,由于他的一位恩师退休住到圣布里厄来,便找了个机会前来探访他。就这样他便决定前来看看这位不曾相识死去的亲人,而且甚至执意先看坟墓,如此一来才能感到轻松自在些,然后再去与那位挚友相聚
  • 之后我开始应征文书工作。原以为可以帮报社写写稿之类的,结果我只能栖身地方小报,撰写乡间表演活动和巡回剧团的剧评文章。
  • 心情糟糕得像坨麦芽糖。现在终于懂为什么人家在烦躁的时候会用糊成一团的麦芽糖来形容了,把麦芽糖用力握住再放开的话,手不是会变得黏呼呼的吗?如果放着不管就会黏上肮脏的灰尘,就算用卫生纸擦也没用,若是不用肥皂彻底洗掉的话,那种黏腻感是绝对不会消失的。我现在的心情就是这样,真想用肥皂把心彻底洗过一遍。
  • “在最微小的事物中也找得到幸福,幸福始于喜欢自己,并细细体会寻常事物含有的力道。”
  • 父亲说,一过立春,十香菜便经常出现在老家的餐桌上,除夕的年夜饭更非得有一大盘不可,因为十香菜有“十全十美”的寓意。
  • 我常以为,我的父母有如大自然,赐我生命的基土,并洒下阳光和雨水,让我得以萌芽成长。姊姊则像是巧手的园丁,不但给我生命的养分,更会不时出手修枝、剪叶,好让这棵小树长出丰美的花朵和果实。我何其有幸,能同时拥有给我自由的双亲,与悉心看顾、引领我的姊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