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末任书记(14)

作者:伍指
(Getty Images)
  人气: 870
【字号】    
   标签: tags: ,

十四、生死劫

江泽民令儿子江绵恒把江派的核心几个人物叫到曾庆红家里开会。决定趁习进平在301医院做体检时,让自己安排在那的医生给习打毒针。“这个已经落后了,现在有最新的科技——声波震脑,用声波器远远向他发射,这种微波人耳听不到,经年累月的,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破坏他的脑子的神经系统。”驻北京的一个武警头子说。

江绵恒大喜道:“如此甚好!”

公安部的一个头说:“夜长梦多,还不如冷枪直接解决,制造一个鞠躬尽瘁的美名。”

罗干说:“两个同时使用。”曾庆红附和,江泽民拍板:“就按罗干意见办。”

于是,习进平到河北石家庄考察时,遭遇冷枪暗杀,只是得到老天保佑,正在有人射击时,平地刮起一阵沙尘暴,挡住了射击手的视线;后来在他的会议室里,发现了定时炸弹,只是没有炸药。再后来他到天津视查,车队在途中,随行第三辆车突然起火,而习乘坐在第二辆车上,逃过一劫。那发射声波的武警中,有习的人,由于那人的安排,使声波冲击效果不理想,后来习办的人得到密报,解散了研发团队。

习进平见到江泽民、江绵恒就直说:“清朝的灭亡是腐败、内斗、怠政、国际孤立、民心失尽,我看现在比这个还严重,不忘初心,就要把那些变色共产党、颠覆马列的人抓起来。”

江绵恒大叫:“共产党迟早会死在你手里。”

江泽民回家,曾庆红说:“《三国》故事里有借刀杀人计,我们也可以效仿用一用,叫老百姓去把习阿斗赶下来。”

“习已形成气候了,社会被他控制了,原来那些计谋不是都泡汤了嘛,怎么动?”

“不要着急,我们还有一张香港牌可以打。如果不行,我们不是还有生化部队嘛,令郎绵淮在武汉的生物实验室,到时候就派上用场了。如果运用到人身上传染,造成社会动荡,习必下台无疑。”

江泽民有难以统计的姘妇,给它生了说不清多的私生子,其中有一个叫绵淮的人受江泽民和曾庆红密令,2003年前在武汉开了家生物实验室,表面上是开发生物武器,2003年后又改造SARS病毒,用一些动物身上的病毒进行人体实验,进行人工基因变异,后来在西安、黑龙江也开了分院。实质上,江、曾一旦认为社会形势对他们不利,关键时他们也想用这些实验室来对付他们认为的敌人。之所以选择中国肺部位置的武汉,倒并不是因为它是东西南北交汇线的中心、九衢通省,而是因为江泽民早在1989年前就被上海市民称为蛤蟆精,而湖北省地图地形像只蛤蟆,所以那地方被江泽民选中,并非巧合。2010年,猪流感后,有一天,武汉上空的云朵突然排成一幅中国地图,在北京的位置上,阳光的阴影投射出毛泽东的侧面相。可见,江泽民把实验室放在武汉,是精心卜算过的。

接下来说说香港。那渔岛是1840年至1898年分三次被英国割去的。宇宙中一股败坏势力在安排共产党进入中华毁坏人类文化的同时,另一种更高远的力量安排了香港的使命,使香港受英国保护而避免了中法战争、中日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国民党推翻清政府战、国共内战、世界一战和二战及后来共产党在中国进行的六十多年的政治运动,使中国的文化和世界的文化在香港能通融保存。但在1997年香港政权交接给中共后,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一直控制港、澳、台事务,并渗透和浸淫了十多年,安排了很多地下党员和江派人物。

同时,中共在香港摆了几条毒蛇阵破坏香港风水,一个是港珠澳大桥、一条是通向中山公园的地铁,另一条是西九龙地铁站。把共产党的邪恶直接导向香港。

习进平掌权后,曾多次想夺取港、澳、台控制权,曾庆红则时刻严防死守,如2018年10月,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突然因“抑郁症跳楼自杀”等事。杨洁篪是曾庆红的马仔,他同时在三大外事领导小组中担任要职。2019年,曾庆红精心策划,安排了香港通过《逃犯送中条例》,激起了近三分之一的港人上街游行。由于曾庆红人马安排的港府不答应民众诉求,导致矛盾冲突,中共派军警扮成港警开进香港,和曾庆红安排的香港黑社会互相勾结,进行屠杀,把对法轮功的迫害手段用在香港市民身上,很多人被杀后抛尸大海,说是自杀。曾庆红千方百计想把香港事件演变到“六四”在港重演,让习背上血债。

习听信了国安部和中联办的谎言,认为香港要搞独立,不明就理地派兵驻扎广东,随时准备进入香港。

美国总统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救了习进平一命。美国总统说:“如果不人性化解决香港问题,美国就不签贸易协议,而且要加关税。”

中国经济已崩溃,倒闭企业和失业工人如潮,美国再加关税,可能引起中国更大的动荡。

在美国的呼吁和施压下,习进平没让曾庆红得逞,他要求了三条:“不准流血、不准动枪、不准动用驻港部队,绝不能让89六四重演,成为历史的罪人、人民的罪人。”

89年学潮运动时,屠杀学生的原凶之一李鹏一听习在中央内部会议里骂镇压89学生是“历史罪人”和“人民罪人”,等于是骂自己,又急又气,心肌梗塞,抢救不及,死了。

听说习骂李鹏,江泽民又惊又慌,因为屠杀六四学生,正是它给邓小平出的主意,也是它参与下进行的,它因此而成了中共老大。他怎么能允许习进平放过香港?

曾庆红安排中联办和港澳办,动员大陆进港的恶警和军人扮成的港警、黑社会及各类打手混入游行的市民队伍中,在示威市民内部抢、烧、暴力袭警、砸港府大楼……被激怒的警察被允许开枪打杀市民。顿时,香港街头烟火喷射、血肉横飞,人喊人哭,四处奔逃,有人倒在地上,见衣服带着一只眼珠飞扬起来,他的脑袋被子弹打穿,如一棵被割倒的草,被风吹动几下,不再动弹。元朗、太子站地铁被封,有国安和警察将市民分开,追打、杀任何一个见到的示威市民。有个八十多岁的老婆婆被一个警察反扣手,脖子被扭成90度,警察用冲击棍的电波冲老人,老人很快心脏被震碎窒息而死,但表面没有伤痕。另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被警察用双手卡住脖子,脸色由红变紫、由紫变黑,后来身子一软,五窍出血,渐渐在水泥地上变得僵硬,空气中飘着咸咸的血腥味……

警察把尸体擦净血,偷偷运到高楼下、大桥下,说是示威者跳楼跳桥自杀;运到树林里,吊在树上,说是示威者上吊自杀……

还有一批国安,扮成市民埋伏在街边转角、大桥底下、绿化丛中、小区墙角……专门等一些单身出入、身边没有同伴的市民,在无人处,冲出去直接用铁器击打他们的脑袋,然后擦净血,将尸身装进白色塑料箱,运进车子,开到海边,扔进海里,说是示威者跳海自杀……

很多市民被抓到关押所,秘密关在小房间里,女青年被剥光衣服,警察性侵轮奸她们;男的被吊打,头被踩在警察脚下,警察用电警棍击打他们的全身,他们痛得大叫,身体扭曲……警察大叫:“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还有一些青年市民,被警察关在另一个房间里,叫他们看党的大会录像、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高唱红歌《党啊亲爱的妈妈》,对他们进行精神洗脑……

有高人说,香港游行的大学生是1989年在天安门被共军打死的学生转世的。宇宙中有力量安排香港政权在1997年被转交给中共,那些在天安门被打死的学生的魂看到香港已被中共侵占,又对外宣称“一国两制”,便纷纷转生到香港,以完成他们要求民主的夙愿。

王沪宁控制的中共媒体长篇累牍地报导:香港市民和青年学生变成暴徒袭杀警察、砸烧公共设施和政府大楼……已变成港独的恐怖分子,他们扰乱香港、对抗政府,使香港官民撕裂;他们跳楼跳海上吊,死有余辜……

镇压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并引发了多国抗议。在国际压力下,习进平派掌管中联办的韩不正到香港了解打死人的真实情况。韩不正本来是曾庆红的人,他怕到香港出现安全问题,便把香港的长官叫到深圳的一家宾馆里。

这个香港女长官,因为紧跟北京江派、搞政治运动心狠手辣、为私利出卖香港福祉,被人称为“香港的江青”,简称为“港江”。

本来,习进平叫港江撤回送中条例后,香港的游行示威人数锐减,很多市民开始回去上班,但警察大面积杀人后,一下子,更多市民又开始罢工罢市罢课,出来游行抗议。大街小巷,密密麻麻全是游行抗议者,他们带着雨伞、戴着口罩,防水枪和催泪弹,他们伸出一只手,表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打着横幅:“今天不出来,明天出不来”“没有暴徒,只有暴政”“黑警还命!”……在街角摆满花圈和鲜花,人们祭奠被枪杀在街头的英灵……

同时,英、法、美、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很多华人开始游行,也是伸出五根手指支持香港市民,抗议中共暴行与港警屠杀。为保护香港,美国等民主国家通过“人权法”禁止迫害港人的中共官员进入美国。这对保护香港起到了巨大作用。

习进平担忧,再次派韩不正南下指导工作。

韩不正的车队刚刚抵达深圳宾馆,港江一行人早早等候在那里。武警两排站列,秘书打开韩不正的车门,用手挡住车框上部,见韩不正不出来,喊了一声,也没见韩不正回音,便探头往车里一望,见韩不正呼呼睡得正香。秘书便提高噪门叫道:“首长。”韩不正惊醒,慌忙大叫:“怎么了?什么事情?”秘书说:“到了。”韩不正揉揉眼睛钻出车门,不料,头没有碰在秘书为他挡在车框上的手,而是直接碰在车上,痛得“哇”得叫了一声,大骂秘书:“你死人啊?眼睛瞎了?”

秘书连忙弯腰后退,说着:“是,是的。”

一群人进了会议室,港府指派的人打开大屏幕。韩不正问港江:“死人呢?死人。”

港江赶紧对操控电脑的人说:“快放,快放。”管电脑的人心一慌,傻乎乎问了一句:“放什么啊?”

港江骂道:“你死人啊,脑袋空了?叫你放街上那段袭警的,被警察正义击毙的那个。”

看了屏幕几眼,韩不正说:“假的,这录像编辑过了,那个市民手里怎么拿的是塑料棍?再说,倒地之前他怎么没用棍子打警察呢?”

“哦,哦。”

港江面对管电脑的人说:“还不快停,再去编?”

香港队伍中有个建制派官员说:“现在当务之急是港民和国际上要我们解释市民死亡的原因,我们不好说啊。”

韩不正转眼看那人:“有什么不好说的?人,总是要死的,他们只不过是早死几年嘛。”

然后,他转身向他秘书倾身,侧过头去,悄悄问:“这是什么地方?”秘书左右看看,边上人离得较远,于是轻声答:“深圳大酒店。”

“是酒店还是宾馆?”“应该是酒店。”“什么应该?到底说话要准确。”“酒店!”秘书斩钉截铁地说。

韩不正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严肃地骂道:“这个酒店,啊,酒店的设施差!我告诉你们,香港问题不解决,你们小则丢乌纱帽,大则丢头!”

港江一行人吓得后退一步,连连点头称“是”。韩不正又叫多余的人退下,将港澳办的主任张小明等人叫过来,说:“我看录像上怎么都是蒙面人啊?他们是不是怕警察认出他们身份,事情平息后抓他们啊?那,港府立即制定《反蒙面法》,不准香港人戴口罩、打雨伞出门。违法的全给抓起来,看他们还敢不敢上街。”

“要他们全部冲进警局把警局砸烂才好办事呢。”张小明补充说。

港江说:“是。”

落实完工作,韩不正向曾庆红汇报了工作,曾庆红便去找习进平。

因为《反蒙面法》出台,全香港各区都开始游行,他们打出的口号是“天灭中共”、“中共垮台”、“打倒中共”……还把港江做成草人,绑着花圈当死人,祈求神佛驱赶妖魔,让港江早死。他们人人仍旧伸出五根手指表达五大诉求。

香港的富商和一些技术人才、文化人开始大逃亡,移民国外,大量企业倒闭,商场关门,他们把大量资金转到外国银行里,民众一批批到银行门口排队取钱,银行关门歇业……香港各行各业都萧条了。

曾庆红对习说:“原来我们早要警惕灰犀牛(可预知但被忽视的风险)、黑天鹅(不可预知的危机)。香港,就是灰犀牛,就是黑天鹅,就是茉莉花,早出军出兵,早平息,早太平,越到后面越不可收拾,亡党亡国啊!”

习进平说:“好,我们马上开扩大会议,军人要敢于斗争、勇于流血、不怕压力!”

那天,张晓明打电话给港江:“据说国际机场通道被炸,有没有这回事?”

港江说:“今天早上8点,暴徒用6T炸药,炸毁了机场出口通道……”

奇怪的是张晓明第一次对港江发火:“什么暴徒暴徒,接首长命令,你立即带上班子成员去现场视察并安抚死者家属,务必使人心稳定,不出现游行反潮。还不快去!”

港江:“是,是。”

去的路上,港江打电话给她老公说:“我今天右眼狂跳、心跳加速,感到窒息,恐有什么不祥的事情。”

她老公说:“别说迷信话。”

港江说:“我感到北京正在抛弃我。”

机场通道被警察戒严,警察荷枪牵狗站立在一圈警戒线外,里面有一堆土石、塑料和金属,还有一些血衣和零星散落的汽车零部件。一些医生和警车进进出出,墙壁两边,全是被炸黑炸焦的痕迹,空气中还有硝烟味道。

港江刚下车,被一根铁棍绊了一跤,脚背磕破了皮,她“哎哟哎哟”揉脚,秘书从候机厅给她端来一把椅子,她一屁股坐下去,不料椅子散架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根竹尖还刮破了她的裤子,她大骂秘书:“你想摔死我啊。”

突然一声巨响,伴随着火光和烟雾从候机厅冲出来,随即,候机厅着火了。随着气流,不知哪来的衣服被炸飞了,一块布正好盖在港江的脸上……

港江吓得逃往边上楼房的办公室。

香港行政长官遭暗杀。韩不正、王沪宁、曾庆红等人想借香港之乱夺权。急匆匆派曾庆红去习进平家见习。江泽民已是九十多岁哆哆嗦嗦瘫痪的人,原本是来不了的,但凡是有大事时,烂鬼会撑住它的身体,因此,像这种大事它就是爬着也是必定要来的。(待续)

点阅【末任书记】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江泽民的夺权五大方面如五座大山压向习进平,习进平与阿三、高僧商量,顺滕摸瓜,抓了周永康,提出“依法治国”的口号,他带着中央常委,举着拳头对宪法发誓“依法治国”,并要求全国各省市县学习和落实依法治国治省治市治县的精神和措施,效仿发誓。
  • “什么依法治国?”曾庆红把王沪宁叫到江泽民家里。“到底是党大还是法大?”“依法治国,那镇压法轮功怎么办?”“权在法律中的地位如何摆放?”曾庆红连珠炮地对江绵恒说。
  • 首先,收拾阿三。因为习的打虎全是靠阿三打的。通过海外的特务及豢养的媒体,放消息说阿三有野心要取代习进平,想夺李克强手中的总理大印。与此同时,在大陆官媒上无休无止地赞美习进平。
  • 江泽民迫不及待地开门见山说:“十七大来,我们这些老同志也有责任,说的多,做的少,迁都通州也好,迁都雄安也好,一带一路也好,中国制造也好,经济调控也好,朝鲜核武也好,台湾和美国选举也好,哪件事做成功了?现在冒出香港问题,怎么向社会交待?”
  • 习进平与北京通气后,连夜回到北京,从机场的车队回到中南海,已是凌晨1点多了。他决定先回家,早上就去见胡温。习进平遣散了无关人员,只带保镖和秘书回家。不料,车开到紫竹公园茶楼下,突然看到一股火光,随之一声枪响。他的车遇袭了。子弹打在车壳上溅起火光。司机敏捷地把车开到茶楼下,保镖还击,秘书护住习进平。茶室里的人听到枪声全出来了。那个开枪的人在黑夜中逃了。
  • 江泽民深深感到,法轮功学员对它的“威胁”超过中共历史上任何一个党魁感受到的压力,它常半夜被恶梦惊醒,浑身冒冷汗,总感到有一天,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一旦中国人都知道了天安自焚等假新闻和迫害的残酷,自己十八辈祖坟都可能被百姓掘掉鞭尸。因此,它绝对不能失去权力。
  • 上海是国际性大都市,位于长江入海口,南来北上西进东出的船只犹如江海巨鲨,铁路如蛛网四通八达,跨长江大桥,飞虹般沟通了南北中国大陆。每天,成千上万的国际国内商业大鳄,通过海陆空进出上海。上海每年向国家交的税款名列前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