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71-75)

迟舆叱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4日讯】

71

老鸡是个不好办事的人,这个人在家里闲着,整天走东家窜西家的打听事,一天听老鸡说,他早晨在工棚里,偷听了SARS和老猪的对话:说什么答应的事一定办,他们还回忆了一段在一起做临时工,一铺凉炕趴三年的动人经历。听这话的意思,老猪真是签完字了,他的任务就是隐蔽牵驴。

这件事传出去没起什么好作用,说啥的都有,剩下的几户人家心也不那么齐了。老鸡虽然不好办事,可他有个致命的缺点,他过分相信拆迁办的二号头儿,还有一位是法院行政厅的厅长,甚至成了吹嘘的资本。拆迁办的是他家的故交,行政厅的,是他的远房亲戚。他不知道现在的关系,已发展到特别糟糕的地步了,轻信来自利益之中人往往会上当,从这个角度上看,老鸡已不算是老大难了。他要保持过去义气的那一套,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谁还会点破这个毛病,去亵渎他的大义呢?

有一天老鸡搬家了,拆房了。问问给多少他不说,看高兴的样子象是占了许多的便宜,可没到几天,他又大骂拆迁办、大闹法院,才分析出这个有勇无谋的壮士上了个小当。

72

老鸭之爹是个老干部,过去在搞拆迁的公司当最大的官。那时候SARS还是个临时工,干他的木匠活儿呢,虽然以前和老鸭之爹相差悬殊,可算起来也是个老领导,这件事老鸭也经常表白过,夸耀过这个决好的上下级关系。事实上他越是这么说,大伙心理就越没有底,有关系总比没关系强点。别说,这SARS还真在上下级关系上面下工夫了。一天,SARS开着那辆能冒白烟儿的轿车,把老鸭之爹给接走了,几天不见,老鸭也和老猪一样,变成了个难解之迷。

有一天,停止炮击好几个月的联军司令部开始动作了。和上次的进攻一样,先把强迁公告沾在你家的墙上,可怜我们剩下的几户,又要遭到暴政的暗算和血洗。

在如此严峻的日子里,有谁替我们遭劫者说句话。这些日子贪腐就象一棵树,根深叶茂的扎进我们的血管里,产、供、销一条龙,流水作业。在这个继续恶变的体制中,没什么企业、事业之分,统称为经济实体,连施政、司法、及一切管理都是开买卖,不管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拿去卖。灵魂、道德、做人的准则等等,五花八门都有标价。管理体制上,党中央搞批发,政府各部门进行零售,官员们负责倒把。法律是税务、纪检是工商,违法了,到法律部门缴税,工商启个执照回来一样开业。人性的思维在救援中饮弹,残死在道义的十字街头,人们痛哭着为安生烧纸,为活命修坟。于是,在这个发疯的年代里,强盗与当官、施政与诈骗大体上差不多,只是涝钱的方式不一样,而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互不相扰而已。

73

这个出奇的冬天,闹剧似的一步步走出去了,过了年我们也照常放爆竹、吃饺子,谁要是问我就说我长一岁了。长了一岁就是经历的多,最多的要算是今年了。这一年吃饭少、睡觉少、欢乐少,愁苦多、操心多、撒黄尿的时候多,看上去象长了好几岁似的老了起来。用挣扎来形容恐怕是来不及了,不合适了,倒像是过油的泥鳅,翻白了,要熟了。我写的检举信被SARS知道了,气得他乱蹦达,发誓一定要把我的房子推倒。我想还是我傻,向贪官告贪官,这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现在想告状,必须先掌握他们之间有矛盾才行,他们之间没有矛盾,那你就一定不会成功。

早上,老猪到我家串联我上法院去,并且扔下话说:“新来的县长横,对咱们绝对不利”。不到半小时,老鸭也来了,说话象复印出来似的一模一样。我知道这是两个牵驴的,他们都已经叛变了。

现在不是政策治理社会的时候,而是社会治理政策,在这样的环境里,纪检部门就是个在社会赌局中抽红的混子,是长官们用来清除异己的打手。他们看长官的眼神吃饭,专抓一些有油水儿吃独食儿的傻瓜蛋们,为喽罗们搜刮民财要孝敬官长,能顺利地实现“二一添做五”而保驾护航。

74

老猪和老鸭现在都是活跃人物,到处兜售那两句吓人的话。昨天快要黑天的时候,我听见老猪和我西边的那家住户隔墙头儿说话,他表白自己马上就要签字了,重申说不签不行了,要强迁了。路灯亮的时候,我隐约看见两个身影消失在夜幕里,他(她)俩可能是拖人说情去了。

大约是一个星期左右,我无意遇见了这家的女主人,她没有从前那么乐观了,眼窝也凹了下去。她悻悻地和我说她要搬家了,她也说不搬不行了,要强迁了。这几天,拆迁办天天找上门来逼他们搬家,好象是说他们签完字了,发现不合适又要反悔。不签字的不走都遭殃,签完字了不走不是更不行。她哀叹房子被骗走一大半,她却说老猪不是个好东西,在她的话里,可能是说老猪在这个事情上,没出什么好主意。

“解放思想”之后官员们什么坏事都干,只有坏事干的多你才能够升官。不干坏事就要捞不着钱,捞不着钱就不能多送礼,不能多送礼就不讨上司的喜欢。在这种潮流的影响下,心术不正的人考上来了,他们不学无术,都属于是没有家教的人。他们的存在不光是对德行的亵渎,更主要的是,他们把整个社会的希望全都给蛀空了,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生存,老百姓还有多大的承受力,这样肮脏的机制,又怎么可以取信于民。

75

老猪和老鸭都搬家了,也拆了房子,依我看他们“牵驴”的任务就结束了。看到SARS他们的做法我十分生气,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可以随意诈骗,在目前的社会也真是个奇观,这说明政风已堕落得十分糟糕,是不可救药的程度了。即便是这样,还有好多人开导我,说给你够了就行,管那么多闲事有什么用?我看透了,我就是个臭鸡蛋,哪怕是把我摔碎,我也要崩这个霉变的世界一身黄子。现在的阵地上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周围是一片废墟,再有就是流氓政治的贼眼儿,我一定和流氓犯们干到底,一直打到最后的一颗子弹。

后来听说他们开好几次黑会,专门研究我,让UFO找人揍我一顿,以后政府要拿我作点型,杀鸡给猴看,于是我免了一顿毒打,可还是躲不过一场洗劫。

我们在这种没有章法的时代里,被尽情地虐待着,除了逼迫我们对抗之外,根本就没地方说理。在社会转轨时期,把人民的地位转没了,转成了当局的大麻烦。他们整天忙碌着,把人民的概念割裂为人,组合成群就怕爆发意想不到的危险,从而威胁到他们独裁的饭碗。玩这样古怪的游戏总不是个好办法,他们究竟还能在不明不白的看管中坚持多久呢?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势力,才能够干出来的勾当呢?这个势力害怕任何方式集结起来的人群﹔这个势力看什么变化的事情都象是导火线。这种罪犯似的神经过敏会给社会带来什么好处,更何况这些负罪感全都来自于极少数人,然而,在他们阴谋的后面,有一座早晚要喷发出来的火山。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共于1949年10月1日正式宣布建国,国号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中国共产党导演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和闹剧拉开了帷幕!中共虽然建立了党、政、军三足鼎立的统治结构,但都统一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 现在真的快要乱成一锅粥了,这乱了章法年月就是没有办法去正常思维。我们挑了三个有能力的人,分别到省里打听一下有关政策,等回来时再做决断。我们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上省城的寻宝人早些回来。不好意思打听就往窗子里拔脖看,还真是怪可笑的。有一天,一个人在拔脖儿中看见回来了,我们就都跑去听消息:他说现在新来了一个新省长,对小城镇建设有一个讲话。我搞明白了,原来是省长讲话了,天生胆子小的《宪法》就得叛变了。我听说这回省里下发一个文件,给《宪法》找了个后爹,下属们都要听他后爹的话,按照他后爹的指示办事。
  • 今天有一位离休老干部,他大老远地就喊我,向得了什么宝贝似的告诉我说,他看见党报上登载一条消息:消息说从今往后要保护私有财产,说政府只干政府该干的事,决不插手商业性开发活动。其实这话我听的都多了,不过我还是逢迎着,不想扫了这位老干部的兴致。
  • 审判中共暴政,乃是创造历史的过程。在法律史上,仍然非法掌握国家权力的专制集团将第一次被推上刑事被告席。为确保这项划时代审判的.公正性,我建议,诉讼中应当实行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本文就将具体阐明此项审判中举证责任倒置原则的法理基础。
  • 从历史的真实来看,朝鲜战争中北朝鲜应该算是侵略的一方,而中共出兵则是在帮助侵略者,帮助一个同中共同样的邪党。在中共谎言的蛊惑下,中国勇敢的军人真的感觉自己是在沉保卫中国而战。但中共的铤而走险和中国军人的英勇无畏毕竟让世界开始了重新的认识。
  • 联军司令部发动的拳头战术基本上取得了胜利,剿灭两家财产的主权之后,又突然撤退到大战之前的据点里,好些天都没有集团出击的迹象。残破的断壁中只剩下一家院里有简易小楼的住户了,在那里主阵地死守的是一个老女人,在她的顽强抗击下,正义的一角暂时的得到了固守。
  • 胡平先生曾经倡导过“谁来做农村的地富调查”之议题,对此,我心领神会,因为这是一个绝对涉及到人权的大是大非问题,也是一个历史不容回避的政治问题,未来,将肯定要为在过去遭受到残酷迫害的中国农村地主、富农讨回一个公正的说法,并以此来证实在中共的统治下,那些曾经在农村为了发展生产力和积累财富做出过贡献的好良民,是如何反而被任意侵害的暴政纪录。
  • 6月15日中午,加拿大渥太华地区的华人冒雨聚集在中国驻加使馆前举行集会。声援前驻澳外交官陈用林先生脱离中共、揭露中共暴政的勇气和义举。呼吁更多的外交官及使馆工作人员明辨是非,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