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城市,在想像与真实之间—杭州1

蒙古大汗与威尼斯商人
蔡大雅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拥有全天下的忽必烈,晚年却因病痛及丧妻丧子之痛而终日郁郁寡欢,唯有马可波罗带着游历各地的奇闻和他分享时,才能使大汗暂时摆脱老病的折磨。关于杭州的点点滴滴,就在马可波罗娓娓道来中展开……

忽必烈(西元一二一五~一二九四年)听到马可波罗(Marco Polo,西元一二一五~一三二四年)回到大都,很是高兴,他已经三年没看见这个小伙子了。大元至元二十一年(西元一二九一年),忽必烈特地任命马可波罗为枢密副使,派遣他到八年前被自己征服的江南去巡视,就是为了要藉由他去了解当地的情况。

大汗不是不信任其他人,只是手下的官员在面对皇帝时,莫不战栗恐惧,经常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不像马可波罗一样可以从容自然的禀告任务;而且他还有着敏锐的观察力和丰富的表达能力,叙述一件物事时,容易使人如身临其境般的感同身受,是个天生的说故事高手。


图 ◎ 萧素惠

忽必烈虽然喜欢让马可波罗待在自己身边,不时听他说些旅途中发生的奇闻异事,但就一个英明有为的开国君主而言,对于刚以武力征服不久的领土,去深入了解当地的风土民情,却是更加迫切需要的。

拥有全天下的笼中之鸟

忽必烈贵为大汗,拥有广阔的疆域,却无法任意踏出京城,甚至大内一步,去视察那名义上全属于自己的世界。拥有天下的皇帝,一辈子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必须待在宫城里,宛如黄金笼子里的鸟一般,几乎没有自由行动的权利。如果是自幼就生长在鸟笼里的鸟,因为没有尝过自由的滋味,也许会甘于束缚并乐在其中;但对于喜欢远游翱翔的鸿鹄而言,皇宫再怎么金碧辉煌,也不过是个华丽的囚笼罢了。

皇帝之尊与拥有四海之贵,是否值得用生命的自由来换取?这是忽必烈近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他经常派遣马可波罗去四方巡视,除了想了解当地的情况外,也许就是在潜意识里想为这个问题提出解答,所采取的方法。

长居深宫之中,忽必烈觉得自己好像坐在暗室里的人,而马可波罗从旅行带回来的见闻,仿佛就像为密室开了一扇窗一般,使他能看到外界。虽然外面的世界还是可望不可及,却总算能够瞧见它的琳琅满目、千变万化,这对长久以来处于暗室内的人而言,意义非凡。就像窗户之于房间,具有重要的功能一样,对忽必烈来说,马可波罗的叙述,也在不知不觉中拥有了无可取代的意义。

忽必烈微笑的看着马可波罗走进殿里来,不禁回忆起他们第一次相见的情景。那是至元五年(西元一二七五年)的事情了。当时才二十一岁的马可波罗随着父亲与叔父从遥远的家乡威尼斯来到中国,来到自己的都城开平,带着罗马教宗的书信入宫觐见。当忽必烈第一眼见到马可波罗时,就很欣赏这个活泼机灵的小伙子。

忽必烈看着马可波罗的身形与步伐,发现当初那个睁大眼睛、惊讶地四处张望的年轻人,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沉稳的中年人了。仔细想想,时光也过去将近二十年了,自己虽然身居“万世永疆”的大内里,受众人细心服侍,也抵挡不住岁月的无情消磨,也已经衰老到有时揽镜自照都快要认不出自己的地步了,更何况一个常年在外出使、四处旅行的人呢。

超越君臣关系的真挚友谊

马可波罗是随着枢密使进来的,由于他是副使,依权责不需负责公务上的禀告(那是正使的职责),而且禀奏的也多是些数字上的与例行的事务报告。忽必烈不知是因为对于上呈的报告感到满意,还是因为看见马可波罗而高兴,显得十分愉悦,大殿里的气氛也连带的轻松起来,一扫近年来笼罩在大内的阴霾沉郁之气。

原来忽必烈晚年时饱受肥胖与痛风之苦,因为他的皇后察必与皇太子真金先后逝世,使忽必烈悲痛不已,他暴饮暴食,借此麻醉自己。过度的纵情饮食损坏了他的健康,精神上的孤寂加上肉体上的病痛,无时无刻地折磨着这曾经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蒙古大汗。

马可波罗看在眼里,既难过又感慨。他与忽必烈相差三十九岁,忽必烈待他很好,而马可波罗也视之如父般地尊敬着忽必烈。虽然君臣相聚的时间不长,相处起来却十分融洽。忽必烈总是津津有味地听着马可波罗比手划脚地叙述着他与父叔横渡欧亚大陆的冒险经历,以及后来出使中国各地的奇异见闻。

每次旅行,马可波罗都会给大汗带回来许多旅行中看到的新鲜的、或稀奇古怪的事情或玩意儿,忽必烈则会提出很多问题,二人就像大孩子一样,愉悦地聊天、摆弄着旅行的纪念品。这对二人来说,都是一段快乐又珍贵的时光。所以当马可波罗看到忽必烈饱受苦痛的模样,心上不忍,决心要尽自己所能,再次藉由介绍这次巡视江南的风光与见闻,来使老人暂时摆脱老病的折磨。

枢密使禀告完毕以后,忽必烈又问了几句,便宣布退朝,并要马可波罗随自己到御书房去——由于旅行的见闻多不涉及公事,自然不宜在朝廷上当众讲说,所以忽必烈在退朝后召马可波罗到御书房里去做报告,就成了一向的惯例。

倾心中原文化的大汗

马可波罗有三年的时间没过到御书房了,虽然一切陈设都如往常一样,感觉上还是颇为陌生。这种陌生感忽必烈也有,因为他同样也很久没踏入书房来了,天天在酒乡里泡着的生活,使他忘记自己曾是个喜欢接触书籍的人。

忽必烈倾慕中原文化,并十分崇拜唐太宗,经常以之为榜样,因此早在他还只是藩王的青年时期,就开始留心治国之道,延揽当代名儒与修炼人,如元好问、许慎、刘秉忠等,意欲成就一番丰功伟业。雄才大略的忽必烈在众文人的支持下逐步推行汉化,其中又以刘秉忠的影响最大,蒙古人逐水草而居,本来没有城市宫室,也没有文字书籍,作战残暴,对敌人动辄赶尽杀绝,经常被视为野蛮未进化的民族,经过忽必烈推行汉化后,才使这种情形逐渐改变。

只是汉化政策一直受到部分蒙古贵族的反对与抵抗,所以忽必烈经历过许多波折,如被撤职、解除兵权、兄弟争夺汗位的内战等。虽然后来都顺利克服了难关,并且成功统一中国,但却无法避免藩属的四大汗国逐渐脱离蒙古大汗统治的命运。◇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14期【历史新观】栏目(2009.03.26~04.01)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16/6123.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用刑后的秦嵩仍旧不招出其卖国的罪行,于是包公使出一招,让秦嵩乖乖地道出密谋
  • “是鱼还是鸟?”这是企鹅的终极问题。从破蛋而出的那一天起,直到倒地枯竭而亡,咱们将跺步在这漫天大雪之中,一遍又一遍地追问……
  • 没有鸟儿能有幸听到老鹰辩论的精彩内容;秃鹰的辩论可说是儿童不宜……
  • 鸟和它们真实的自我距离越来越远,对于什么才是真实,已彻底失去了掌握。真实就悬在它们自由发挥的嘴上、随意诠释的脑子中,那或许是因为真实变得令它们十分痛苦的缘故。
  • 原本充满了飞翔和鸣唱的鸟国沉寂了,更多的鸟一头头被抬入医院,像是被吸入遥远星辰中的黑洞,更多的鸟再也没有从里边出来……
  • 在黎明和黄昏,林中群鸟的鸣啭失去了和谐。母鸟坐在巢中,她们刺耳的呼唤持续一整个黄昏,一整夜,叫鸟心焦,魂不守舍。原本宁静的鸟国不再宁静。

  • 那些别有用心的诋毁和嫦娥有什么干系呢?她早已超越了羿白矢的射程,超越了羿的时间。没有人知道,她以最大的力气把惩罚扭转为奖赏,并且把悲哀遗忘。月儿轻盈,载不下悲哀的重量。
  • 高山上,天帝布置下巨大的森林,那是鸟幽深而又辉煌的宫殿。树是鸟的家园,所以树冠丰满,树干高入云霄。广大的风和雪是天帝遗留在鸟国的备忘录,把遥远带到鸟的身边,勾起它们久远以前的回忆……
  • 在一切准备就绪后,包公趁机带秦嵩来到开封府,一场不能曝光、卖国求利的地下密谋,即将被揭晓……
  • 千古以来,诗人遥想嫦娥一人在遥远而冰冷的月里忍受旷古的孤寂。事实是在皎洁的月里,永生的嫦娥忙于挖掘她埋没了太久的创造热情。没有人知道其实她非常忙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