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图片
此刻,他或许忘了那个促使他称帝的梦,也忘了梦中人对他说的十二年帝王之命,至此已经到期了。
网络图片
八个月前,莽新政权灭亡,各路反王莽军的领袖们也都先后去拜见更始帝,归顺玄汉政权。对刘玄而言,没费半分力气就可以君临天下,这等于天上掉下个金元宝,无奈,他不是真命天子,不仅无福消受,而且被砸“晕”了。
网络图片
这个真定王是个投机高手,他同意倒向刘秀阵营,但是他怕刘秀成就功业后,把他丢在脑后,于是提出一个条件,要刘秀娶自己的外甥女郭圣通为妻。
网络图片
相思数载,有多少情话绵绵,夫妻俩呢喃私语、如胶似漆,刘秀为爱妻画眉、插钗,柔情似水。难道刘秀掉进了温柔乡,忘了自己的处境,也消磨尽了英雄气?不,他在等待变数。
网络图片
刘秀偏偏对阴丽华这个小姑娘一见钟情,就这样从二十刚出头等到快三十岁,而且立下一个知名度很高的心愿:“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
网络图片
此时王邑无论是接受了王凤的投降,还是听严尤之计取得昆阳,汉军一定军心涣散,“刘秀当为天子”的谶语,多半会变成绝对唯物主义者的笑柄。然而,冥冥之中的安排,正是要通过人的手来实现的,王邑的决定也就成了一种必然。
网络图片
“刘秀当为天子”、“刘秀发兵捕不道”这类预言是在王莽篡汉之后才流传天下的。“巧”的是,刘歆改名为刘秀这一年,恰恰也是“正版”刘秀出生的时候。
传国玉玺上的篆字——“受命于天 既受永昌”/网络图片
历史就像一部大戏,每个人既是戏外的观众,也是戏中的演员,而那个剧本,在冥冥中却早已写好。有智慧者,也不过只能提前预知下几幕的剧情,却不敢,也无力做任何改变。
贵州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网络图片)
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浪马寨,有块大石头,以前石旁有一条大蟒盘踞,无人敢靠近。2002年,那条大蟒突然“不告而别”,一个叫王国富的人清扫此地时,发现巨石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
网络图片
和王莽不同路的,都被以各种名义,或者罢免,或者调动到远方去。剩下的,有王舜、王邑、孙建等人,都成了“王莽工作室”的成员。
王莽/网络图片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天子与百官各有其许可权范围,也各有其责,自然的形成了一种相互制约的关系。这是我们很多现代人,因为教科书和影视作品的影响,常常模糊的地方。
汉元帝/网络图片
天定的事,无论人觉的如何难以实现,最终都会戏剧性的呈现在历史舞台上。
网络图片
这番轰轰烈烈的壮举,在永乐大帝去世后即告停止。郑和之后再无郑和,给历史留下的,不仅仅是郑和个人的遗憾。
郑和像《三宝太监西洋记通俗演义》第二十一回插图/网络图片
梁启超先生在《祖国大航海家郑和传》一文中感叹“郑和以后,竟无第二之郑和。”我对文中它语不想置评,独这一句“于我心有戚戚焉”。
网络图片
郑和舰队这三次充当“世界警察”的经历后来被合成“郑和擒三番”的故事在民间流传,除此之外,郑和二十余年间七下西洋,未动一刀一兵。
著名的国际学者,英国的李约瑟博士在全面分析了这一时期的世界历史之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明代海军在历史上可能比任何亚洲国家,甚至同时代的任何欧洲国家都出色,甚至可以说所有欧洲国家联合起来,都无法与明代海军匹敌。”
唐太宗/网络图片
出了细柳军营,众大臣都对周亚夫的行为感到惊讶。刘恒却称赞道:“此真将军矣!”
冯唐/网络图片
需要言论自由的不仅是民众,废除了“诽谤罪”,开放言论自由,孝文帝和汉朝廷因此得到的好处更多。刘恒纠正了被错判的将军魏尚一案,就是一个明证。
祭天/网络图片
刘“恒”很有“恒”心的,坚持要废掉这条恶法:我听说,法律如果公正,民众就诚实,刑罚得当,民众才会服从。官员是干啥的?就是管理民众,引导民众向善的。
赵佗
自幼受道家思想影响的刘恒,深知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他要做的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汉孝惠帝刘盈/网络图片
只要一个如果成为现实,历史上就只有代王刘恒,而不会有汉孝文帝。可是,历史大戏的剧本早已写好,最后的结局早在神相许负的预料之中,此前种种不过是精彩章节的前戏而已。
网络图片
刘邦本人没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但是许负是未卜先知的高人,吕雉的命数自然尽在掌握。
网络图片
许望吓了一身冷汗,“这孩子啥话都敢说啊!!这话要传出去,就不单是请你‘喝茶’了,全家都得被‘和谐’了。”
网络图片
英雄已逝,浩气长存,中华的精神命脉不会因先贤的离去而断绝,直至今日,仍有无数炎黄儿女,不计生死,无畏强暴,续写着华夏正气歌。
网络图片
太监有点不高兴了,就写了“劳苦功高德望重,日夜辛劳劲不松。今日皇上把礼送,拒礼门外情不通。”四句话,叫管家送给于谦。于谦见了,在下面添了四句:“为国办事心应忠,做官最怕常贪功。辛劳本是分内事,拒礼为开廉洁风。”
大纪元图片
这下王振算看明白了,于谦是个好人,可不是个好欺负的人。
阳明山国家公园(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他在寺中各处游历了一番,发现有个房门是锁著的,于是好奇的问寺中和尚,这里边是啥?为什么要锁门?和尚说,这是一位祖师的房间,祖师圆寂前吩咐过,除非等到他自己回来,不然门不能打开。
网络图片
朱宸濠纠集亡命之徒以扩充兵员,号称十万之众,进攻南康、九江,两地以市长(知府)为首的大小文武官僚们“毅然”的作鸟兽散了。此时,王阳明还在去福建平乱的路上,六月十五日,他经过丰城,才得知宁王已经造反了,他马上回到船上,要转道去吉安,可当时正刮南风,船半点前进不得,阳明先生只能“听”天“由”命了,他“焚香拜泣告天曰”:“上天若是怜悯生灵,允许我匡扶社稷,请马上改变风向。如果上天不在乎这些百姓,我也没有活路了(“天若哀悯生灵,许我匡扶社稷,愿即反风。若无意斯民,守仁无生望矣”)。”结果,“须臾,风渐止,北帆尽起。”
朱熹/网络图片
宁王宴请江西官员,在宴会上,朱宸濠露骨的贬损正德,一脸忧国忧民的表情,一个帮腔的在旁边跟着煽风点火:“世岂无汤、武耶?”意思是正德是夏桀商纣,宁王就是商汤周武,得给正德来个内部革命。
网络图片
一拨人突然闯到龙场驿,要来“砸场子”。阳明已经练就了“动忍增益”的功夫,周围的当地民众看不下去了,干啥?欺负老实人?那可不行。
    共有约 3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