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水河在呻吟(82)寻找龙滩移民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附录一:龙滩移民生存现状报告<中国财富>杂志 (2008-12-06 22:15:43)(网上转录 作者:胡雄)

寻找龙滩移民

天峨县城:小洋楼遮不住移民的脸面
(旁白:他们最初不约而同地涌向了三轮计程车行业,因为买车成本低廉,又不需要非常高的技能,之后市场很快饱和,以至巴掌大的县城不得不出台了让三马车分单双号营业的规定)

天峨县城就座落在红水河边。漫步在不大的县城,能感受到的不仅是仙境般的风景,更多的是龙滩水电开发给这个原本落后的小城带来的巨大改变。马路修得很宽,街市喧闹繁荣,星级酒店、餐饮一条街等消费场所一应俱全,而且价格不菲。每当夜晚来临,从山腰上的制高点还会打出一束艺术镭射,来回扫射着这个只有几万人口的小城。

作为移民安置的一部分,天峨县设置了一些移民安置点,主要聚居着向阳镇和下老乡的移民,而大部分来自下老乡的移民,就是上文提到的“负气出走”的下老集镇居民。根据此前广西媒体的报导,在天峨县尊重移民的意见而建立的这些安置点中,“移民们纷纷盖起了小洋楼,过上了富足无忧的城市生活”。进城的移民生活是否真的如上所述?

在县城里寻找龙滩移民比我们想像中容易得多,因为县城里开三马(三轮计程车)的司机几乎全部是移居到县城的各乡镇农民,而且正如媒体所述,县城里没有一户搭棚居住的移民,全部移民住在政府安排的安置点,每一位三马司机的家都是三层以上的小样楼。但是,当我们走进他们的家,却看到了跟下老集镇新房一模一样的情形——又是已经住了两年之久的毛坯房。

移民们说,县里对移民的房子建筑规格甚至是外观都有着严格而统一的要求,比如移民点的房子必须盖到两层以上,而县城中心的房子更是要达到四五层才行。如此一来,选择到县里的移民们付出了比集镇建房更高的成本,按照县里的要求建成了一栋栋别墅样的小楼。

黄恩泰一家来自下老乡,2006年自愿选择到县城新秀安置点居住。房子已经建好了近两年,却仍无力装修,全家住在暴露着水泥和钢筋的屋子里。他出示的补偿手册显示,两年来已经领到各项款项合计近16万元。但他出示的一份建房详细清单上,却显示着他所盖起的三层小楼花费了22万元之多。

和下老集镇个别能盖得起房子的移民一样,这22万元包括建房及田地的全部补偿以及几万的贷款。换言之,黄恩泰一家用彻底放弃了老家良田和房屋的代价,换来了这栋空空的毛坯小楼以及无所事事的未来。

记者走访了数个移民安置点,发现倾其所有盖好新居却无力装修的情况非常普遍。一个更严峻的问题是,这部分移民的生计同样迷茫。

移居到县城,等于是彻底放弃了农民生活,重新寻找生活来源。两年前到了县城以后,移民们在建房的同时,开始找活儿。他们最初不约而同地涌向了三轮计程车行业,因为买车成本低廉,又不需要非常高的技能,另外有一些移民选择到木材场当力工。之后这两个市场很快饱和,以至这个巴掌大的县城不得不出台了让三马车分单双号营业的规定。

两年后的今年,移民们说自己心里很慌,因为以前可以种一辈子地,全家都能上阵,到了县城之后,就变成一大家子只能由壮年汉子出去跑三马或者干苦力,而且工作动荡,缺乏保障。移民认为,政府有责任对他们进行规划和引导,给他们提供就业的岗位和培训。一位三马司机告诉记者:“我们非常听话地建起小洋楼,给政府长了脸面,所以政府有责任为我们未来的脸面想想。”

目前,有一些县城安置点的妇女已经到离县城十几公里的山上种些小菜,来回要走上几个小时,“不然连这点收入都没有了”。@(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农民们种了几十年的土地,他们只知道自家有几丘田、几块地,并不知道也不曾丈量过自家田地有几亩几分。他们认为移民部门给的补偿兑现“面积”与被淹的田地“实际”面积有出入,大多是通过比较而非实地丈量。
  • 一个村的土地拿到另一个村去补偿,这样的手段比较安全,因为这个村的公布表上不会有那些图斑,而另一个村的公布表上即使有,“反正不是我们村的土地,管他谁得多谁得少”;不过更为安全的手段是在那些土地上面随便栽几棵荔枝、龙眼之类。
  • 黄土高坡也许有黄金,即使没有金子,只要是能在水淹之前栽上几棵或插上几棵荔枝、龙眼、板栗、油茶等等等等,黄泥巴也会生出黄金。
  • 移民家园被淹要找个地方落脚,要有个地方建房,这就是场平。场平是永久性设施,不仅这一代,也将是未来子孙的家园,因此场平选址及建设是关乎移民现在及将来的大事。
  • 雅长乡新集镇──丁书移民点距老集镇约3公里,丁书属百康村巴扛屯和伟兰屯土地,位于百康小学往上约200米处。2004年我去了解雅长林场时曾到过此地。
  • 雅长乡新集镇──丁书移民点距老集镇约3公里,丁书属百康村巴扛屯和伟兰屯土地,位于百康小学往上约200米处。2004年我去了解雅长林场时曾到过此地。
  • 红水河上游南、北盘江交汇处属贵州册亨双江镇,上天重大失误,在两省三县、两江一河交汇处的双江口附近没有留下一块稍大的平地,否则可能是双江口市呢。
  • 百口乡团寨组“林荣”场平江对面是广西田林县百乐乡八洞村,全村4个组,搬迁人口508人。大约2004年春夏,我从乐业县雅长乡赶往田林县百乐乡,去了解雅长林场与百乐当地村民数年来的纠葛。
  • 政府用强制手段把百乐乡八洞村移民赶出“独岛”, 30多户移民继续留在凤凰山临时渡汛点,原打算安置60户移民的益来分场场平没有人居住,120多户八洞移民有90多户不得不搬到14公里外的板干移民点。
  • 为了能利用周边剩余土地、荒地资源,为了方便水上养殖,百乐街移民曾到板干臭马坪移民点阻止施工,以至于后来发生一连串冲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