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变调的琴声

文/王金丁

(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

阳光才从肉松铺高高的店招照过来,清晨的菜市场已人声鼎沸,在铺前的菜摊旁,我又听到了那一串变调的琴声。

选好了大蒜交给老婆婆秤量时,我嘴里一边嘀咕着:“那么难听还敲得那么响。”老婆婆听到了,瞧了我一眼说:“是个卖口香糖的瘸了腿的年轻人。”这句话引起了我的好奇,卖口香糖还弹琴?

不成调的琴声仍然嚣张的回响在嘈杂的市场里,我踮起脚张望了一圈,仍然找不到弹琴的年轻人,待要往前走时,琴声却消失了,一时心里慌了起来。市场里挤满了人潮,我朝琴声消失的方向走去,穿过一个卖水梨的摊位时,摊子让我给撞得摇晃了两下,惹得那老板摘下头上的竹笠,骂了几句,我仍然往前挤过去。

还好,琴声又响了起来,感觉就在不远处,仔细听着,弹的是台湾民谣“望春风”,离离落落的节拍敲得我心里一阵烦乱,要不是家喻户晓的曲子,谁能听得进去。可是这样的琴声,更叫我想瞧瞧这位弹琴的青年。我抬头向前望去,抓准了琴声的方向,应该就在前面路口转弯处,鲜鱼摊的位置附近。

正要走过去,才想起刚才买的大蒜搁在摊上忘了拿了,心里又增了慌乱。这时,琴声突然尖尖响起,狠狠撞到我的心里。估计了一下,最后决定还是返回去,拿了大蒜再做打算。

拔腿一路冲撞,在最短的时间里终于回到了老婆婆的摊位处,却不见了摊子,正徬徨着时,忽然又听到了一阵琴声。这时,有人拍着我的肩膀,转过头,老婆婆已站在身旁,把那包大蒜交到我手里,指着前面一堆人说:“卖口香糖的年轻人就在那边。”

我惊讶着卖口香糖的年轻人,怎么一忽儿又钻到这里来了,音乐叮叮当当响着,这次弹的不是“望春风”了。前面鲜花店前围了几个人,我看见一个年轻人坐在残障车里,就急忙走过去,他停下琴键上的右手,音符也跟着停了,拿了一包口香糖交给客人,收了钱后,右手又回到键盘上,音符又响了起来。我买了口香糖,告诉他说:“拍子要抓稳啊,回去该好好练琴。”他坐在残障车里仰起头,腼腆的望着我:“是的,我会努力练习。”

他抬起左手臂擦着额头上的汗珠,琴声跟着停了下来,这时我才发现他的左手已经没有了手指,只剩整齐的手掌。我拿着口香糖,不知在人群里站了多久,当一串变调的琴声又在嘈杂的市场响起时,我四处张望,又不见弹琴青年的踪影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小箭子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粒碎银子,就朝拉琴的老者掷去,海二叔急忙叫着:“不要胡闹。”只见那碎银子已飞了出去,眼看着就要击上了拉琴的老者,还是软绵绵的坠了下来,看得海二叔惊呆了,手里的酒杯子停在嘴前,嘴里念着:“这是那门子功夫,这趟路可没白跑了。”…
  • (shown)可我一生飘泊江湖,拉琴卖唱只是求个糊口,真为的是寻访正法大道,小兄弟喜欢武功,武功自有其精巧奥妙之处,岂知这正法大道才是人间至宝…
  • (shown)恍惚中听到了一串小调儿,老者才从晕眩里醒转过来,发觉已进了一个村庄里,只见眼前红墙白瓦,村人悠闲来去,天空仍然稀疏下着细雪,也不沾身子,却有片片粉红梅花残瓣在空中飞舞,煞是好看,抬头望去,原来那屋后小山坡上植着一排梅树…
  • (shown)待到了天亮,大地正沾了露水,那时的菜儿最对味,花儿最娇美,竹笋子也正是肥嫩的时候。村哥哥们就从山上一路采摘下来。敏儿一面说着,只见一群汉子从前面山脚下向溪边奔了过来,雄浑歌声跟着一圈圈扩大…
  •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中央研究院嘉义地区研究驻站的张雅媚小姐在台湾嘉义县梅山文教基金会展场,被一幅“真善忍国际美展”里,题为《纯真的呼唤》的画作所感动,“她的泪水不会白流。”她指着画里的小女孩说:“这位小女孩皱着眉头,从她的眼神、汗水,还有她的泪水,我看到她内心无言的抗议。小女孩在自由民主的国家,纽约曼哈吨的街头,在雨中久久站着,那心灵悸动的眼神,告诉世人说,我们可以更努力一点,展现出世界和平的状态,她所表现出来的眼神让我非常感动,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幅。”
  • (shown)橘黄色的太阳已染成了紫红色,眼看就要坠入山坳里了,小箭子一时想着这世界甚是奥妙,觉着自己一路走来似乎早有了安排似的……
  • (shown)忽地,听见旷野里传来一声唱曲儿,觉着熟悉,再仔细听去,像是梅姑的腔调儿,唱得可字正腔圆:“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路,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
  • 刚一进劳教所就把我们带到操场上,强迫超强度的军训,我体认大法弟子应该炼功,不应该练这些东西,就在操场上盘腿坐下来,其他大法弟子也跟着坐下来。结果只训了一天,就不训了。后来又强迫我们做操,我们就炼动功,做了一天操,也不做了。真是否定啥,啥就解体。
  • 我心里有坚定的一念:这是我最后一次魔窟行了,将来我不会再进来了。既然这次又来了,就没想回去,我是大法铸造的,谁也毁不了我,我要清理邪恶,救度众生。有了这样的一念,旧势力就把我死死的定了二年,后来还加期了六十多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