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丛谈:避开方圆说方圆

作者:庄敬

(Fotolia)

  人气: 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朱自清在当年讲学时,曾经说过:“作诗之法,贵在避开方圆而说方圆。”这句话形象生动地阐明了一条作诗的重要原则。

避开方圆说方圆,这就意味着:诗人的主观见解,作品的思想意义,不宜直接说出, 而要用生动具体的形象,把它显现出来。陆机〈文赋〉有言:“虽离方而遁圆,期穷形以尽相。”在诗歌创作中,对于自己所想表达的思想倾向,不直接地去呼唤,却间接地去暗示。并且在这暗示性的描写中,应该竭力做到:笔酣墨饱,情深境真;穷形尽相,绘色绘声。使人读后感觉:言不及而意到,形所至而理畅。如饮糖水,不见糖而口爽;似食橄榄,久咀嚼而味长!

李白有一首五言绝句〈玉阶怨〉,是反映宫女之怨的:

玉阶生白露,
夜久侵罗袜:
却下水精帘,
玲珑望秋月。

写一宫女亭立玉阶,立久而罗袜皆湿,然后又退入帘内,下帘望月。通篇并未写一怨字,更未直接呼唤“宫中多悲伤,宫女怨情长”之类的话。然而,此女通宵不眠之状,写得凄冷逼人,非怨而何?所以有人说:这诗不着怨字,而怨实深;意在言外,使人思而得之,故称妙品。

有一本英国诗选,在它的“给读者”中说道:“诗的重要,不在特殊的结论,而在鼓励沉思。”这话讲得十分中肯。而“避开方圆说方圆”,正是“鼓励”读者“沉思”的一个有效办法。诗人不将自己的“特殊的结论”(即自己对生活的特殊感受和独创性的见解)直接说出,而是有意避开,用活生生的艺术形象,把它描绘出来。读者对于这种作品的主题思想,只有经过“沉思”,才能领悟得出。这样的诗,才是好诗。

正是:
欲求诗艺得精湛,
避开方圆说方圆!

【附录诗一首,供品味】

标题:〈网〉(作者:隐名)

网呵,网!
生活的海洋里
到处张设着网——
金线银缕的网
情丝意绵的网
网网纠缠覆盖
网网牵扯碰撞

根根网绳殷红殷红
竞相网着腥臭的欲望
网着不尽的诅咒
网着不尽的悲伤

我有幸从层层网眼里溜脱
随潮水又冲到沙滩上
抚摸我受伤的心瓣
将伤口渗出的血丝捻长
摘千缕阳光、月光、星光
引万道圣洁明亮的目光
揉进我童心纯真的音韵
欲结一张铺天盖地的网
网尽大大小小、光怪陆离的腌臜网
还原一个干干净净的海洋……

【品赏】
人民都在中共邪党的统治下(网中)生活,邪佞者都在编结着网,只是网的大小、形 状、有所不同罢了。诗中所写的网,网的是“腥臭的欲望”,网绳上染着“殷红殷红 ”的血迹。可见这是一种害国害民之网 。所以,诗人也“欲结一张铺天盖地的网”,去一网打尽这些“腌臜网”。也许有人 讲:“诗人这是异想天开!”其实,只要大家都坚持真理,坚持原则,坚守正义,群策群力,是可以将中共邪党的网络打碎除尽的。

明代范受益诗云:“此人如果太奸豪,天网恢恢岂可逃?”人不能治之恶奸,天必怒 之以铲! @#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过,无论如何,读书与写作二者之间的关系,还是密切的。一方面固然有借鉴的作用,而另一方面,还有继承别人的知识和经验,读书明理的作用。
  • 画鹰岂能似木鸡, 静态写真亦何奇? 须知丹青可贵处, 不在一毛共片羽!
  • 恰似音韵悠扬的笙箫声里,间或传出战鼓的隆隆;清雅温柔的琴瑟音中,时而传来洪钟的嗡嗡!——噫!这就是“笙箫夹鼓,琴瑟间钟”。我们的文学艺术作品,多么需要有这种相反相成的胜境啊!
  • 歌德很欣赏德国画家鲁斯的动物画。有一回,他拿出了自己珍藏的鲁斯的版画册,里面画的是各种各样的羊。这些羊,在不同的情境中,现出不同的姿态:那含情的面孔,那卷曲的羊毛,都画得维妙维肖,逼真动人。
  • 写好文章,不深入生活、认真观察分析,那是绝对不行的。金代大文学家元好问在《论诗三十首》中,有一首这样说:
  • 蛙鸣的特点是多而无益,多而不当;鸡唱的特点是少而有益,少而精当。鸡唱与蛙鸣比较起来,堪称以少胜多、以一当十。我们从事文艺创作也应该是这样。要努力使自己的作品表现力更强一些,蕴藏量更多一些。
  • 所谓衬托,实质上就是一种间接描写。如欲写甲,并不从甲的本身着笔,或者说不单纯地从甲的本身着笔,而从乙或丙那一边绘形绘声,恣意尽力,使人透过乙或丙,间接地却又是更深刻地去认识甲。
  • 艺术欣赏中,确实常常有这种情形:你说得“少而精”,读者却联想得“多而深”,你越说得“钜细无遗”,读者却越感到“厌烦无味”。
  • 清代著名艺术家郑板桥,平生最擅画竹。他在六十岁以“始余画竹,能少而不能多;既而能多矣,又不能少:此层功力,最为难也。进六十以后,始知减枝、减叶之法。苏季子曰:‘简炼以为揣摩。’文章绘事,岂有二道? ”
  • 文艺创作确实是一件艰苦的劳动,需要的是认真而严谨的态度。不细心地调查研究,“想当然”的率意之笔,往往会产生谬误,闹出笑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