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解忧杂货店 ( 1 )

作者:东野圭吾
“解忧杂货店”的书本封面。(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人气: 225
【字号】    
   标签: tags: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1958年生于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学工学部电气工学科毕业。曾在汽车零件供应商担任工程师,1985年以处女作《放学后》获得第31届“江户川乱步赏”后,随即辞职,专心写作。

早期作品以校园青春推理为主,擅写缜密精巧的谜团,获得“写实派本格”的美名。后期则深入探讨人心与社会议题,其作品兼具娱乐、思考与文学价值。其惊人的创作质量与多元化的风格,使得东野圭吾成为日本推理小说界的超人气天王。

【书评】

日本热销突破30万册!
达文西杂志“Book of The Year”第3名!

【主文】

时间是凌晨两点多,敦也、幸屏和翔太三个人走在位于高地的住宅区,周围有很多外形设计很相似的房子,几乎没有一栋房子亮灯,但绝对不能大意。如果不小心大声说话被人听到,事后警方来查访时,可能会有邻居告诉警察“半夜听到有可疑的男人经过的动静”,敦也希望警方认为歹徒开车离开了案发现场,当然,前提必须是那辆皇冠车不会很快被人发现。

他们正走在和缓的坡道上,走了一会儿,坡度越来越陡,房子也越来越少。

“到底要走去哪里?”幸平喘着气问。

“就快到了。”翔太回答。

走了不久之后,翔太的确停下了脚步,旁边有一栋房子。

那是一家店铺兼住家,但房子并不大。住家的部分是木造的日本建筑,门面不到四公尺宽的店铺拉下了铁卷门。铁卷门上没有写任何字,只有一个信件的投递口,旁边有一栋看起来是仓库兼停车场的小屋。

“这里吗?”敦也问。

“呃,”翔太打量着房子,偏着头回答:“应该是这里。”

“应该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这里吗?”

“不,我想就是这里,只是和我上次来的时候感觉不太一样,我记得之前看的时候感觉比较新。”

“你上次来的时候是白天,可能是这个缘故。”

“也许吧。”

敦也从行李袋里拿出手电筒,照了照铁卷门周围。门上方有一块看板,好不容易才能辨识“杂货”这两个字,前面还有店名,但看不清楚是什么字。

“杂货店?开在这种地方?会有人来吗?”敦也忍不住说道。

“正因为没有人来,所以才倒闭了吧?”翔太说的很有道理。

“原来如此,要从哪里进去?”

“从后门走,那里的锁坏了,跟我来。”

翔太走进杂货店和小屋之间的防火巷,敦也他们也跟在后方。防火巷大约一公尺宽。走进防火巷时抬头看了看天空,圆月悬在正上方。

屋后的确有后门,门旁有一个小木箱子。“这是什么?”幸平小声嘀咕道。

“你不知道吗?牛奶箱,送牛奶时就放在这里。”敦也回答。

“是喔。”幸平露出钦佩的表情注视着牛奶箱。

后门打开,三个人走了进去。屋内虽然有灰尘的味道,但不至于不舒服。一坪大的水泥地上放了一个生锈的洗衣机,恐怕已经坏了。

脱鞋处有一双积满灰尘的拖鞋,他们没脱鞋子,跨过那双拖鞋进了屋。

一进门就是厨房。地上铺着地板,流理台和瓦斯炉并排放在窗边,旁边是一个双门冰箱,房间中央放着桌椅。

幸平打开冰箱,扫兴地说:“什么都没有。”

“当然不可能有啊,”翔太嘟着嘴说,“万一有的话,你打算吃吗?”

“我只是说说而已。”

隔壁是和室,放了衣柜和神桌,角落堆着座垫。和室内还有壁橱,但他们无意打开检查。

和室后方就是店面。敦也用手电筒照了照,货架上还留着少许商品,都是一些文具、厨房用品和清洁用品。

“太幸运了,”正在检查神桌抽屉的翔太叫了起来,“有蜡烛,这么一来就有亮光了。”

他用打火机为几根蜡烛点了火,放在好几个地方,室内一下子亮了起来,敦也关掉了手电筒。

“太好了,”幸平盘腿坐在榻榻米上,“接下来只要等天亮就好。”

敦也拿出手机确认时间。凌晨两点刚过。

“啊,我找到这个。”翔太从神桌最下方的抽屉中,拿了一本像是杂志的东西,似乎是过期的周刊杂志。

“给我看看。”敦也伸出手。

拍了拍灰尘,再度看着封面。封面上有一个面带笑容的年轻女人。是艺人吗?好像有点眼熟,他看了半天,终于想起是经常在连续剧中演妈妈的女演员,现在差不多六十多岁。

他把周刊杂志翻到背面,确认了发行日期,上面印了大约四十年前的日期。他告诉其他两个人时,他们都瞪大了眼睛。

“太猛了,不知道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事。”翔太问。

“等一下。”敦也说完,站了起来。他拿着手电筒,走去前方的店面。

他照着货架,在店里走来走去,希望能够找到塑胶布之类的东西。

有卷成筒状的纸,那是用来糊纸门的纸。只要把纸摊开,可以躺在上面。他正想伸手拿纸卷,背后传来隐约的动静。

敦也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发现有什么白色的东西掉在铁卷门前的纸箱内。他用手电筒照了纸箱内,发现是一封信。

他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有人把信从邮件投递口投进来。三更半夜,邮差不可能来这种废弃屋送信。也就是说,一定是有人发现敦也他们在这栋房子里,所以来向他们通风报信。

敦也深呼吸后,打开邮件投递口的盖子,观察外面的情况。他以为外面可能停满了警车,没想到一片漆黑,完全没有任何动静。

他稍稍松了一口气,捡起那封信。信封上没有写任何字,他翻过来一看,发现用圆润的笔迹写着“月亮兔”几个字。

他拿着信走回和室,给另外两个人看,他们都露出害怕的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会不会之前就留在那里的?”翔太问。

“我亲眼看到刚才丢进来的,绝对不会错,而且,你看这个信封,不是还很新吗?如果之前就有了,上面应该有很多灰尘。”

幸平把高大的身体缩成一团,“会不会是警察……?”

“我原本也以为是警察,但应该不是,如果是警察,不会做这种蠢事。”

“对啊,”翔太嘀咕,“警察怎么会自称是‘月亮兔’。”

“那是谁啊?”幸平不安地转动着眼珠子。◇(待续)

——节录自《解忧杂货店》/皇冠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德瑞奇没等别人邀请,就径自安坐在真皮办公椅上,仔细打量起办公室内的摆设。四周墙壁的书架上摆着一排排古老书籍,办公室的中央矗立着办公桌,旁边有一张胡桃原木的会议桌,和一张别致的小沙发,整体呈现出一种奢华的风格。
  • 而我选择加入资策会团队,是希望能有机会将发展“关怀科技”的想法在台湾扎根落实,一方面提供现阶段的障碍使用者更好的协助,另一方面提前因应老年化社会来临的冲击,于公于私考量障碍者的实际需求,是我责无旁贷该努力的领域。
  • 培养语文能力与写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没有七十五级分的顶尖成绩,而是培养学生一生写作的素养!
  • 当然也有些人以为在病房用移动式X光感觉比较尊爵,照相不用下楼,由专业放射师亲自把X光机推到病床面前一对一服务,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 我在自媒体耕耘几年,并侥幸获得实验的正向回馈后,发觉自媒体品牌的成功离不开五个要素:品牌(brand)=利他(benefit)+重复(repetition)+ 艺术(art)+简洁(neat)+正派(decency)
  • 若生命不曾堕入无边黑暗,就无法循着心中那道光,勇敢向前走……
  • 对观众的反应,我不感到惊讶,因为对多数人而言,电影一直是一种娱乐,是一种情绪的出口,但对侯孝贤而言,电影是一种艺术,是一个美学的入口。
  • 今世物质满溢,更是我们取之不尽的良材,如果执笔仍觉万缕情思,无一物可寄,就表示在生活中太粗心了。
  • 这几年,我发现学生总是厌倦在“纪律与模仿”中蹲点,写诗的不读好诗;写小说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铺陈就拥有飞翔的能力。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