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强权 刚直不阿的海瑞

作者:曾敬贤
(传)[明]谢环,《杏园雅集图》卷,绢本设色,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传)[明]谢环,《杏园雅集图》卷,绢本设色,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人气: 114
【字号】    
   标签: tags: ,

明代的海瑞(1514–1587),字汝贤,琼山(今海南省海口市)人,回族,是历史上著名的“清官”。他“生平为学,以刚为主”,所以自号刚峰,又因他终身不畏强权,刚直不阿,天下人都尊称他刚峰先生。

海瑞四岁丧父,孤依寡母,自小埋头于《四书五经》之中,以他独有的个性和品质,把儒家之学和他经世济用的愿望结合起来,逐渐形成了不同于流俗的作风情操。在他初任南平县教谕一职时,一次御史到南平县视察教育情况,在学宫接见教谕、训导和其他教官。当时两位训导及其他教官,都下跪谒见,唯有海瑞中间挺立,拱手施礼问候而已。御史见这左右低、中间高,宛然山字笔架的样子,便问他何以不跪。海瑞说:“台谒当以属礼,此堂乃师长教士之地,不当屈!”由此得到了御史赐予他的“笔架先生”的雅号,以示对海瑞恪守礼法,不畏上官的高贵品德的敬重。

此后,海瑞历经明嘉靖、隆庆、万历三朝,任官十八年,自奉节俭,力矫旧弊,限田均税,兴修水利,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特别是他不畏强权,严于执法,置个人生死、荣辱于度外,更体现了他“刚峰”的特色。

在海瑞任浙江淳安知县的时候,浙江总督胡宗宪的儿子路过当地,因驿吏招待不丰厚,就仗着自己是总督之子,将其倒吊起来痛打了一顿。海瑞得知后,非常痛恨这种倚仗权势、违法行凶的行为,便假装说道:“过去总督巡视,命令所过之处不得铺张、挥霍。此人行装如此之盛,必非胡公子无疑。”命令衙役将胡宗宪之子所带箱笼全部打开,把箱中数千两银子当场没收,收归国有。并喝令将胡公子五花大绑交县衙看押。事后,还把此事经过详情报告了胡宗宪。胡宗宪害怕事情闹大了,有损自己的声誉,便不敢公开庇护自己的儿子,也就无法加罪于海瑞。

为匡正时弊,禁止贪污,他还宣布“禁迎送,禁饬馆舍”,“若本院妄有取用,是为法司犯法,有司鸣鼓攻之,律在不能赦。”并亲自冒着风险,身体力行。一次严嵩的亲党、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鄢懋卿来经理东南盐课事,由杭州经淳安到齐云,所经之处,许多州县的官吏百里承迎,唯恐不周,排场阔绰,敲诈勒索不计其数,但表面上他却通知将要进入的各县,说自己“素性简朴,不喜承迎,饮食供帐都要俭朴,不得过于华侈。”面对这位显赫要员,海瑞将计就计,上禀帖说:“传闻所至,与宪牌异,欲从宪牌,则惧招尤。欲从传闻,则恐违宪。下邑疲敝,未知所从。”迫使鄢懋卿回答:“照宪牌行。”这样一来,鄢懋卿觉得到了淳安也捞不到什么油水,还要领教海瑞的铁面无私。便绕道他去,不再进入严州地界。

明代嘉靖、隆庆年间,官场上言行不一、欺世盗名、同流合污、媚世取宠的风气极为严重,社会上骄奢淫逸、贪赃枉法之风愈演愈烈,整个管理阶层日益腐朽。在此社会背景之下,出污泥而不染,清廉自守就已属非常不易,更不要说严于执法,匡正时弊了。因此海瑞的做法深受百姓拥护,而权贵们却对他大为不满,当时海瑞已得到朝廷命令升任嘉兴通判,却由于鄢懋卿手下巡盐御史袁淳的诬陷,被降职为江西兴国县知县。

在兴国知县任上,海瑞惩贪抑恶的锐气一点也没有减退。原兵部尚书张鏊之侄张魁、张豹到兴国县,以买木材为名在山里招摇撞骗、滥杀无辜,气焰十分嚣张。海瑞得知后,毫不犹豫命衙役将张氏兄弟捉拿归案,送府治罪。送府后由于官员包庇,竟宣判二人无罪。海瑞对这种处理结果非常愤恨,便又经详细调查,将那二人犯罪情况再一次据实上报。张鏊早在得知此事后,即出面写信求情,又四处活动打通关节,致使“过往赣州士大夫无不请托求情”,最后在海瑞的据理力争、江西总督吴百朋的支持下,张氏兄弟二人终于被判了罪,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海瑞刚正执法、不畏权势的精神为百姓所深深敬仰,也大大的震慑了那些不法官吏。

隆庆三年(1569),海瑞调升都察院右佥都御史,钦差总督粮道巡抚应天府。任命一发布,应天府的官员都感到心惊胆战,罪恶较大者都先自动请求解职,有些横行乡里的豪绅巨富也搬迁到远方,以避海瑞。有的权贵把住宅的门漆成红色,听说海瑞要来,便连夜把门改漆黑色,以免显眼。原本飞扬跋扈的监江南织造太监,也连忙将自己乘坐的八抬大轿改成了四抬小轿。可见海瑞的威德对邪佞之徒的震慑力之强烈!

明朝中叶,土地兼并严重,乡官和豪绅置《大明律》中关于禁止兼并和侵占田产的严厉法律条文于不顾,大肆占田,上行下效,使土地问题日趋严重,社会矛盾更加尖锐。

在南直隶境内,最令百姓痛恨的是前内阁首辅徐阶一家。徐阶及其兄弟、子侄大放高利贷,巧取豪夺,侵占民用勒索钱财,受到了华亭县农民的控告。徐阶不仅官大势大,而且对海瑞有过救命之恩。嘉靖年间,海瑞上疏劝谏皇帝,被打入死牢,多亏徐阶从中斡旋,才免于死;嘉靖帝驾崩时,也是徐阶草拟遗诏使海瑞得以出狱。在此情况下,海瑞毅然把有关徐家的诉讼封送徐阶,责成他设法解决,最低限度要退田一半,徐阶被迫接受了海瑞的带有强迫性的要求。在大量调查核实的基础上,海瑞认定徐氏子弟放债盘剥、家人横暴等罪均为属实。便采取断然措施,逮捕徐阶之弟徐陟,遣散徐府数千家奴中的十之八九,又将徐阶的长子徐璠、次子徐琨以及十多个豪奴充军边远之地,将徐阶的三儿子徐瑛革职为民。再一次体现了他的秉公断案,严于执法与刚正不阿。

办案之外,反对兼并、勒令退田还是海瑞在应天巡抚任上一贯的主张与做法,但类似的案件太多,涉及的范围太广,以致仅松江一地,“告乡官夺产者几万人”。海瑞带着凛然正气与忘我精神,卷入了大量这样的纷争之中,但却是单枪匹马,孤军奋战,以个人对抗强大的社会力量,遂使自己陷于不能自主之境,最终以被罢官家居。直到十多年后万历年间,神宗才安排他复出为官。

海瑞铁面,执法正严,不畏强权,威震邪奸!是一座巍然屹立于史册的刚正山峰!

(事据《明史》)@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酌古鉴今。(插图:晓韵/大纪元)
    魏国有贤人徒师沼治理国政,市场上便没有囤积居奇、获取暴利的商人;有贤人郄辛治理阳城,连道路上的失物,都没人会捡拾占为己有;又有芒卯(人名)在朝为官,邻国有才德的君子纷纷前来求见。这三个贤人,就是魏国真正的宝物。
  • 酌古鉴今。(插图:晓韵/大纪元)
    东汉末年,中原大乱,在北方却出现了两片乐土,成为士民百姓向往的地方。这就是公孙度所管辖的辽东郡,和田畴所治理的徐无山。
  • 酌古鉴今。(插图:晓韵/大纪元)
    在荀灌一再询问下,荀崧只好坦白告知:“女儿,可惜你不是男子!如今城池快要被攻破了,我想派人突围到襄城去求援。可军士们都有气无力不敢出城, 看来只有坐待灭亡了。爹爹能不着急吗?”
  • 酌古鉴今。(插图:晓韵/大纪元)
    有人让我们不费气力就能得到一座城,论起功劳是不是应该嘉赏他?不赏赐,是失信的行为;但若赏赐,岂不是嘉许一种不忠的行为。这样的赏赐绝对是错误的!不管是失信或是赏赐错误,对人民都有很坏的影响,假如这样做了,我们将来又能拿什么来教导人民呢?
  • 酌古鉴今。(插图:晓韵/大纪元)
    楚文王重病将死,对大臣们说:管饶动不动就顶撞我,抗拒我,跟他在一 起非常不舒服,不见面也不会想念他,但我知道他真的是治国的人才,你们要赶紧找他入朝来,我要将政事交给他。
  • 酌古鉴今。(插图:晓韵/大纪元)
    我听说圣明的天子,是把财富藏在四海之内的老百姓家里。这叫藏富于民。您藏富的地点不对,不发生天灾,也会发生人祸。现在没有发生人祸,只是发生了一点天灾:烧掉一个库房而已。这不是很幸运、很值得祝贺的吗!
  • 酌古鉴今。(插图:晓韵/大纪元)
    杜根说:我当时的确是九死一生啊!附近的朋友我也想到过,可是一旦暴露,灾祸就要临头,连累他人。我宁可死,也不愿意连累别人。宜城山中人烟稀少,牵扯不上任何人,忍耐十五年,是从长远打算啊!
  • 酌古鉴今。(插图:晓韵/大纪元)
    杜佑花费了三十多年时间,编纂了我国历史上第一部记载历代典章制度的专书《通典》。《通典》共二百卷,体大思精,包罗宏富。写作方式和结构开创了我国史书编纂的新体制,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 酌古鉴今。(插图:晓韵/大纪元)
    若夫闻誉而喜,闻毁而戚,则将惶惶于外,惟日之不足矣,其何以为君子?
  • 于成龙认为,安置百姓初始,必须开展道德教化,发展农业生产,使他们衣食无忧,然后铲除邪恶及其巢穴。(Fotolia)
    当时,官场积弊颇多,地方官以土特产“孝敬”上司,几乎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有一次郡守下帖让合州送鱼。于成龙很不以为然,慨叹上书,讲:“民脂膏竭矣!无怜而问者,顾反乃乐鱼,且安所得鱼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