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砷冤的赎价(2)

作者:袁凌
科学家己证明环境污染,尤其是饮水污染,极易致癌,中国过度重视GDP成效,近来创造了许多癌症村,如粤北翁源县上坝村和包钢附的打拉亥上村。图为江苏省宜兴市村民在一条被污染严重的河流上钓鱼。(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科学家己证明环境污染,尤其是饮水污染,极易致癌,中国过度重视GDP成效,近来创造了许多癌症村,如粤北翁源县上坝村和包钢附的打拉亥上村。图为江苏省宜兴市村民在一条被污染严重的河流上钓鱼。(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接续前文

龚兆元腰际有一块莓苔,就像吴家坪院子里那些塌了一半的老屋,苔藓已经侵入土墙内部。

墙壁在慢慢腐烂,最终倒塌,有的烂穿了,大张著豁口的洞眼。陈年的毒性先是由外向内腐蚀,长年积累后,又由内而外穿透。龚兆元觉得自己快要烂透,倒地成泥。没想到的是,妻子吴琼瑶倒在了前头。

大年初四,吴琼瑶在家因为胆道癌过世。前年秋天,我在鹤山村的石拱桥头见到夫妻二人时,赶集归来的龚兆元背负着一个挎篮,腐烂的腰间无法约束皮带,半吊着一根裤腰带。吴琼瑶的情形看起来要好一些,但从内部开始的摧毁更为急剧。

腐蚀来自于一种叫做“”的物质,它和雄黄、鹤顶红、砒霜、硫酸这些在视觉上同样触目却相去甚远的化合物有关。

对于地处湘西的石门县鹤山村民来说,这串晦涩或鲜亮的字眼背后,是亚洲最大雄黄矿在建国后大跃进式开采的深重历史,与“癌症村”的现实。

除了有据可查的六百余条矿工性命(数百名村民死因未统计),以及比比皆是正在被腐蚀的身体,这里的其余一切也是含毒的:村中无人摘拾坠落腐烂的柚子、只有茅草能够生长的昏黄山头、不能饮用和洗濯的河水、被砒灰腐蚀失去繁育能力的土地。甚至逝者坟墓的砌石,也显露著雄黄的暗红。

这是一桩分量太沉重的典当,很难有等价物可以赎回。即使是数年来的社会舆论介入、当地政府补救、国家到地方的环境修复项目也不够。即使是环保组织不懈地投入和志愿者众筹的爱心,似乎也还不够。

毒性仍在挥发,难以立见消解。死亡的高潮已过,但人声消失后的沉默更令人心悸。

二○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鹤山村村委会里响起了一位村妇对乡政府官员刺耳的质问声,而这是一次中毒村民健康救助仪式,现场为三十位砷中毒重症患者发放每人两千元的药物救助卡。发起者是长沙市曙光环保公益发展中心。

开会前几天,曙光环保理事长——九○后女生刘曙,一直待在鹤山村里入户调查研究,住在小旅馆和一户村民家里,吃够了毒蚊的苦头。这里的蚊蚋受了含砷的村民血液滋养,引起外来者皮肤过敏。

二○一四以后,曙光环保开始关注鹤山村民群体,眼下启动的这场健康捐助是刘曙和机构小伙伴们十余次奔波的成果。

当天到场者除了村民,还包括国土资源部、中科院专家、维权律师、医生和石门县白云乡官员。

据到场的湖南省人大环资委监督室主任刘帅说,这是中国第一次由环保组织发起的受害者健康救助。首期十万元的捐款额背后,是两千多名网友的众筹心力。

但现场的质疑声显示,这里的救赎只是刚刚开始。◇#(节录完)

——节录自《青苔不会消失》/  时报文化出版公司

(点阅青苔不会消失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秦岭风光。(浮动的鱼/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我知道,是来自于家乡的挂念,一直牵绊著老袁,让他没办法自由飞翔,许下如地藏王菩萨的愿望。穷人不清,他就不能平静。
  • 沈阳北陵公园一景。(Eurico Zimbres/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袁凌做了著名历史学家高华生前的最后一个采访,高华以《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书,揭开早期中国共产党内的权力斗争如何奠定了中共的意识形态路线,在知识界是偶像级人物。
  • 日本东京风光。(Pixabay CC0 1.0)
    晴空倏然笼罩乌云,然后再次转为微晴的那种晴时多云偶阵雨光景,清晰浮现眼底。忧郁,并未消散。然而,那一瞬间,时空会有一点点错乱。我来到了远方啊!
  • 农地里的绿色生机。(Pixabay CC0 1.0)
    清早走猪人和他的猪总算来到,母猪配种后安静下来,被顺利赶回了圈栏。配种的钱去坎下邻居家没借到,只好欠著。邻居家早上刚买了两床走村的货郎推销的棉絮,花掉了一百六十块钱。
  • 美味的小黄瓜腌渍品。(Pixabay CC0 1.0)
    按照原则长年搅拌久了,我渐渐发现米糠酱也有心情。总共有四种心情。第一种是会笑的米糠酱。第二种是相敬如冰的米糠酱。第三种是愤怒的米糠酱。第四种是寂寞的米糠酱。
  • 今天的洛阳桥繁荣不再,只留下历史远去的痕迹。(新纪元)
    一张泛黄的欠条记录了这段分手:协定上说明妈妈补偿给爸爸一万五千元,现给了五千,尚欠一万。
  • 一对侗族小姐弟。(utpala ॐ/Flickr CC BY-SA 2.0)
    堂屋地面生出了一层青苔,黏土结成鱼鳞。陈年的门槛不足以隔住门外院坝的生荒气,只是阻碍了奶奶折叠成铁板桥的身形。
  • 老街风华再现,承载无限的记忆与文化。台北县府观光旅游局15日出版专书介绍14条老街。图为曾经获得2007 年全球建筑金奖的三峡老街,1年的来客人次有40万人。//中央社
    从书店里的一介小学徒成为拥有一家出版社的发行人,黄开礼看尽了重庆南路书街的繁华,回首往事,他将自己的经历与见闻娓娓道来,带领读者重回充满油墨味和书香的那段岁月。
  • 书籍堆栈。(fotolia)
    “正文书局”在1972年出版了我的第一本小说“母亲的画像”,两年后,接着出版我的第一本散文“萱草集”,可以说,日后能成为作家,处女作的出版是最直接的支撑。
  • 《墨的故事‧辑一:墨客列传》。(时报出版提供)
    古墨的收藏价值越来越高,拍卖市场里的成交价扶摇直上。有套清朝乾隆御制西湖十景集锦墨,二○○八年以四百四十八万元人民币(约合台币二千二百多万元)的高价成交。一些晚清的古墨,也动辄人民币万元以上。纵使赏墨之意不在致富,但看到自己欣赏收集的墨,兼具投资增值效果时,岂不是乐上加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