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解忧杂货店  ( 3 )

作者:东野圭吾

“解忧杂货店”的书本封面。(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人气: 53
【字号】    
   标签: tags: ,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那是一篇名为“深受好评!消烦解忧的杂货店。”“就是这篇,只不过不是浪矢(namiya),而是烦恼(nayami)……”

他翻到那一页,报导的内容如下。

有一家可以解决任何烦恼的杂货店深受好评。那家店就是位在○○市的浪矢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邮件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杂货店老板浪矢雄治先生(七十二岁)笑着说:

“一开始是我和附近的小孩子拌嘴,因为他们故意把浪矢(namiya)念成烦恼(nayami)。因为看板上写着,接受顾客订货,意者请内洽,他们就说,爷爷,既然这样,那我们可以找你解决烦恼吗?我回答说,好啊,任何烦恼都没有问题,没想到他们真的来找我商量。因为原本只是开玩笑,所以起初来找我商量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像是不想读书,要怎么让成绩单上都是五分,但我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很认真地回答,久而久之,开始有一些严肃的内容。像是爸爸、妈妈整天吵架,他觉得很痛苦。后来,我请他们把要问的事写在信上,丢进铁卷门上的邮件投递口,我会把回信放在后门的牛奶箱里。这么一来,即使对方不具名,我也可以回答。从某一段时间之后,大人也开始找我咨商。虽然我觉得我这种平凡的老头子帮不上什么大忙,但还是很努力思考,努力回答他们的问题。”

当问及哪方面的烦恼最多时,浪矢先生回答说,大多数都是恋爱的烦恼。“不瞒你说,这是我最不擅长回答的问题。”浪矢先生说,这似乎成为了他的烦恼。

报导旁有一张小照片,照片上出现的正是这家店,一个矮小的老人站在店门前。

“这本周刊杂志并不是刚好留下来,因为这本周刊上登了自己家里的事,所以特地留下来。话说回来,真让人惊讶──”敦也轻声嘀咕道,“消烦解忧的浪矢杂货店吗?相隔了四十年,现在还有人上门咨商吗?”

说完,他看着“月亮兔”寄来的信。翔太拿起信纸。“他妈的,”翔太气鼓鼓地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三个人回到和室,敦也再度看着“月亮兔子”写来的信。
“怎么办?”翔太问敦也。
“不必放在心上,反正天亮之后,我们就离开了。”

敦也把信放回信封,放在榻榻米上。

一阵沉默。外面传来风声,蜡烛的火光微微晃了一下。
“她不知道有什么打算。”幸平幽幽地说。
“打算什么?”敦也问。

“就是那个啊,”幸平说,“奥运啊,不知道她会不会放弃。”
“不知道。”敦也摇了摇头。

“应该不可能吧,”回答的是翔太,“因为她男朋友希望她去参加奥运。”
“但是,她男朋友生病快死了,这种时候哪有心思训练,当然应该陪在男朋友身边啊。她男朋友心里应该也是这么想吧。”幸平难得用强烈的语气反驳道。
“我不觉得,她男朋友想要看到她在奥运舞台上发光,所以正在和疾病搏斗,至少希望可以活到那一天,但如果她放弃了奥运,她男朋友可能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力量。”

“但她在信上写了,无论做什么事都无法专心投入,这样下去,根本没办法去参加奥运比赛。她既见不到男朋友,又无法完成心愿,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所以她必须拚命努力啊,现在根本没时间烦恼。即使为了她男朋友,也要努力练习,无论如何,都要争取参加奥运,这是她唯一的选择。”

“是喔,”幸平皱起眉头,“是吗?我做不到。”
“又不是叫你去做,是叫这位兔子小姐去做。”
“不,我不会要求别人去做我自己也做不到的事,翔太,你自己呢?你做得到吗?”
被幸平这么一问,翔太答不上来,一脸不悦地转头看着敦也问:“敦也,那你呢?”

敦也轮流看着他们两个人。
“你们干嘛这么认真讨论?我们有必要考虑这种事吗?”
“那这封信要怎么办?”幸平问。
“怎么办……没怎么办啊。”
“但是,要写回信啊,不能丢着不管吧。”
“什么?”敦也看着幸平的圆脸,“你打算写回信吗?”

幸平点点头。
“写回信比较好吧?因为我们擅自把信拆开了。”

“你在说什么啊,这里本来就没有人,她不应该把信丢来这里,收不到回信是理所当然的。翔太,你也同意吧?”

翔太摸着下巴,“你这么说也有道理。”
“对吧?不用管他啦,不要多管闲事。”

敦也走去店面,拿了几捆糊纸门的纸回来,交给另外两个人。
“给你们,用这个铺着,睡在上面。”
翔太说了声:“谢啦。”幸平说了:“谢谢。”接了过来。

敦也把纸铺在榻榻米上,小心翼翼地躺了下来。他闭上眼睛准备睡一下,发现另外两个人没有动静,张开眼睛,把头抬了起来。
两个人抱着纸,盘腿坐在榻榻米上。

“不能带他去吗?”幸平嘟哝着。
“带谁?”翔太问。
“她男朋友啊,生病的那个。如果她去集训或远征时可以带男朋友同行,就可以一直在一起,她也可以训练和参加比赛。”
“不,这不行吧?他生病了啊,而且只剩下半年。”
“但不见得不能动弹啊,搞不好可以坐轮椅,这样的话,就可以带他同行了。”
“如果能够做到的话,她就不会来咨商了。她男朋友应该卧床不起,不能动弹吧。”
“是吗?”

“对啊,我想应该是这样。”
“喂,”敦也开了口,“你们要讨论这种无聊事到什么时候?我不是说了,别管闲事吗?”

另外两个人窘迫地住了嘴,垂头丧气,但翔太立刻抬起头。
“敦也,我能理解你说的话,但不能丢着不管。因为兔子小姐很烦恼啊,要设法帮助她才行啊。”

敦也冷笑了一声坐了起来。
“设法帮助她?笑死人了,我们这种不入流的人能帮她什么?既没钱,又没学历,也没有人脉,……我们连自己都顾不好,哪有什么能力去为别人解忧?”

敦也一口气说完,翔太缩着脖子,低下了头。
“总之,赶快睡吧,天亮之后,就会有很多人出门上班,我们可以趁乱逃走。”敦也说完,再度躺了下来。◇(待续)

——节录自《解忧杂货店》/皇冠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 古德瑞奇没等别人邀请,就径自安坐在真皮办公椅上,仔细打量起办公室内的摆设。四周墙壁的书架上摆着一排排古老书籍,办公室的中央矗立着办公桌,旁边有一张胡桃原木的会议桌,和一张别致的小沙发,整体呈现出一种奢华的风格。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 由于是大清早,天气又冷,公园里的人寥寥可数。一阵从哈德逊河吹来的刺骨寒风,扫向公园中央人工湖周围的慢跑步道。
  • 当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再拥有,当熟悉的事实都不再可靠,当挚爱都将离去,然后呢?我们该怀疑上帝、埋怨命运,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而我选择加入资策会团队,是希望能有机会将发展“关怀科技”的想法在台湾扎根落实,一方面提供现阶段的障碍使用者更好的协助,另一方面提前因应老年化社会来临的冲击,于公于私考量障碍者的实际需求,是我责无旁贷该努力的领域。
  • 对观众的反应,我不感到惊讶,因为对多数人而言,电影一直是一种娱乐,是一种情绪的出口,但对侯孝贤而言,电影是一种艺术,是一个美学的入口。
  • 这几年,我发现学生总是厌倦在“纪律与模仿”中蹲点,写诗的不读好诗;写小说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铺陈就拥有飞翔的能力。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 对许多人来说,富有慈悲心(或言同情心)的管理之道,这一理念说好点是太煽情,说得不好听则是管理不善。但新的研究表明,善良的品行并不会让管理者显得太软弱,反之,利他的品行会在团队中增加领导者的威信;某些情况下,会转化为一种很强的竞争优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