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墙的监狱 (10)

——中国生存现状白皮书
夏祷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IV.无墙的监狱

貌似无辜的电视坐在国家监控室的圆心,眨着暗中施幻术的电眼凝视每个人。在这样的图景下,中国作为一个庞大的国家监狱的形象无所遁形。这座监狱通过监控器囚禁的第一个物件是时间。它所据以拘禁国土上所有人的,是不断鞭打入人民意识的民族主义。这样一间以民族主义为疆界的国家监狱岂止是以不具备肉体暴力行为能力的电视,仅仅在潜意识层次上进行监控?人民共和国国家监狱动员了一切人民、公安为监视者。它所囚困的事物包括了一切面向。一切可能被囚困之物。它所动用的暴力无比真实,施向了一切空间。一切可能施向的人、物。它所据以囚禁所有人的,是一种瘫痪意志力的恐惧。

唯有在后极权与资本主义畸形结合的中国才存在着一个来自辽宁的上访者所说的:

在共产党独霸的中国,身为工人,你付出了劳动却可能得不到任何报酬;身为土里刨食的老农,你的耕地可能被村干部悄悄出卖,你承包的山林可能被无理褫夺;身为市民,你的房屋可能被强行拆迁,一家数口从此流落街头;身为守法公民,你的儿子可能被公安刑讯致死,你的女儿可能被干部或员警奸污;你小心翼翼做人,没准儿哪天突然飞来横祸,从此身陷囹圄……

所有这些意味着生活的侵凌和失去。当一个人在半夜被惊醒衣衫不整地被赶出家门,眼见自己的家在20分钟内被推土机捣毁,不留片瓦;当全国无数拆迁户经历了粗暴的“家”的瞬间消失,一切生活所赖以运行的秩序就被毁灭殆尽。这秩序包括按时、按法律发放的薪水,终身享有的房产、土地,人身与心理安全的最后防线。

横遭拆迁的辽宁沈阳苏家屯村民这样描述那天的景况:

那天员警就有上千人,黑社会有500多人。那些个员警站在人行道上,看着黑社会打、砸、抢,他们不动手,他们负责不让村民跑出村,他们5个人一排,200米的路,都是员警,你说有多少人吧。还换岗。我活了60多岁,见过国民党军队,见过日本鬼子,都没见过今天政府的这个阵势!手里都拿着家伙。我们是谁呀,我们不就是老百姓吗?村里很是恐怖,人心惶惶的,老百姓没有任何安全感,黑社会在这里横行霸道,整天递着棒子在各家各户门前晃悠,我们真的像犯人一样,被黑社会管着。如果政府已经变质成这样了,我想我只有两条路。要么当黑社会,要么就自杀。哪里有过这样忍气吞声任人宰割的日子!

与暴力拆迁平行的是拖欠民工薪水。根据建设部统计,全国各地在2003年拖欠农民工工资114.8亿元人民币,在温家宝的催促下,44.11%发给了民工。各地民工为了催讨血汗钱而遭打、威胁、迫害至死的例子不胜枚举。夹在工人和施工政府之间的包工头有时成了后者的代罪羔羊。一个包工头被施行工程的政府单位拒付工资反遭其诬蔑,因而遭受工人围殴致伤残。他循着一张旧报纸上的照片,千里迢迢寻找到少数敢为这样的案子辩护的律师之一,高智晟。当他终于来到了高律师面前,拿手指慢慢展开那张破旧、发皱的照片认真地和真人来回对照,确定这就是他找了许久的人后,开始嚎啕大哭。

在中国这间国家监狱,私人领域的入侵已达到了完全化。私人疆界从内到外的抹除早已跨越了意识形态涔透入每个汗毛孔的地步,却是长驱直入,进入了物质与肉身直接的侵犯,以及精神上粗暴的介入 – 后者不异于拿一根铁棒直捣脑神经丛。从内到外,人民已成为不设防的,彻底奴隶化的个体。个人安危的保护界限随着生活基本秩序的消失而一起消失。当所有这些生活赖以运转的秩序被宣告无效,无可抗拒的结果是“生活”被戳出一个大窟窿。继粮地和时间之后,被国有化的是生活和灵魂。与精神上的阉割齐头并进,国家机器以疯狂的速度进行的经济改革把曾经给予人民幸福的生活基本物资又从他们手里予取予夺地夺了回来。光天化日下,一群人成为掠夺者,另一群人成为被掠夺者。

在这里,让我们考虑这肆无忌惮的掠夺的心理背景。在共产社会化私为公的长期洗礼下,人民对于公私之辨缺乏明确的认识。在很长的一个时期里,占用、盗用公品(无论是工厂的毛巾头还是免费的水电)成为天经地义之事。而国家机器长期以来对于私有制神圣性的批判更使得人民缺乏对私人拥有权的尊重 – 这和国人对于个人隐私的不尊重是如出一辙的。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经济改革后人与人之间强盗式的彼此掠夺,以及更高层次的,干部、商人与黑社会“黑白合流”对底层人民的掳掠达到了惊心动魄的地步。对于人自然身体的延伸 – 住房的暴力式掠夺,是这种心理一无掩饰的表演。

在更深的层面上,共产极权对于个体,对于人生命的不尊重,直接导致了对于个人财产(甚或生命)疆界的蔑视。对于个人的侵犯,无论是财产或是生命,对于某些人而言,因此是不构成罪恶感的 – 至少不构成即时的罪恶感。终极来说,这种种的侵凌和共产党把人视作物有根本的关系。和中国尚未经历赋予个人重量和尊严的启蒙运动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你问:“把物质从人们手里夺走 – 依据你自己的理论,那岂不是等于把谎言从他们手中夺走?”或许。讨论到这里,我们触及了一个统摄全局的吊诡。如果在一个精神处于虚空状态的国度,丰盛的物资其实是一个企图遮掩精神贫穷的最大的谎言,那么把物质财富从人们手里以强盗般的行径夺走,很可能将出乎意料之外地把赤裸裸的真实还给他们。这个真实就是:在最本质的意义上,我们都是乞丐。奴隶。我们都是囚徒。

不要忘记,在今天的中国,“自由”“民主”这些词语已被打入黑名单,在网路空间里被牢牢封锁。和异议份子、某些领导的名字以及六四、法轮功雷同,这两个在某种程度上定义现代国家的名词被放逐出了允许人民使用、流通的辞汇。一如这个国家监狱里的人民,语言被囚禁、驱逐,失去了伸张自我的权利。“自由”失去了自由。这一双词语的封锁一无遮掩地显示了作为一座监狱,人民共和国对于自由、民主所代表的意念的畏惧。对于所有立在极权对面的思想的畏惧。在一个无法说“自由”、“民主”的国度,就如同一个无法说是或者非的国度,国民终将成为患严重失语症的人。而如果我们考虑语言的物质性,越来越多词语的被封锁和物质的掠夺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当权者企图把自由从人民的脑海里割除 – 这正是一种阉割。一个没有自由的国度,和一个甚至无法说“我们没有自由”的国度,这两者之间存在着根本上的差距。当人们无法使用某个词语,这个词语遂逐渐从记忆里消失 – 当就连失去本身也被遗忘,人民的奴隶化,毫无疑问,将进入化境。如同忘记飞翔的笼中鸟。如同忘记自己可以呼吸的人。由这一点我们可以判断,当共产党把人类语言里十分根本的一双词语打入冷宫,这毫不含糊地意味着极权的绝对化。

不该低估这种做法的后果。不该低估思想长久以来被画地为牢的后果。只要看一看直到今天,我们是如何依旧对政府怀抱着勤勤恳恳的盼望,凡事但求其“伸冤”、“平反”、“严惩下令开枪的人”,仿佛这是一个和我们一样无辜的政权。仿佛我们是等待进入法律之门的,永远的顺民。权力永远握在国家手中,和我们无缘。仿佛这的确是一个具有法治、良知,没有失去其合法性的国家。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依旧生活在帝国时代,民主、民权,甚至人权距离我们何其遥远,陌生。语言的封锁—-不该低估共和国对于我们所使用的语言及思想的封锁。这是一种人权的侵犯,并且将深植入我们的基因,成为对于生命的侵犯。

和人民的绝对驯化对称的,是对于掠夺者的制约。我们看见,在掠夺者之间存在一种无法抗拒的强制性,使得他们成为一个如雪球般不断滚大的群体。非道德的传染病四处蔓延,于是一个怪异的现象发生了:病菌本身成为<狂人日记>里神奇的药—-唯有和所有的人一样吞下它,你才能与人们和谐地相处在这和谐的社会上。你才能“痊愈”。在这场全国性的瘟疫里没有别的选择,贪官必须成为贪官:唯有接受他人的贿赂,你才能对上级献上你根本无力负担的,每年丰厚的供养,以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对于你的各级同僚,对于你上一届,上上一届的省长、厂长、厅长,对于从国家到村的各级干部贪污受贿行为,你必须一概视而不见,以确保掠夺者的食物链不从中断裂,连带着把你自己一起毁灭。

所有的掠夺者非常清楚,任何一个不合作的环节将导致这环环相扣的锁链断裂,终而至于威胁整体的生存。官官相护因此是这些人谨守的生存守则。这也就是为什么上访者从镇、市、省、国家一级一级往上告,却绝无音讯,石沉大海。(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何以为死者悼?这一次,我们的哀痛太沉重。人所不能、不该承受的,像一块巨岩低悬在我们头顶,试探我们承受力的临界点。死者的遗憾何其深重!看,那些在逝者灵堂上空盘旋,迎接他、向他致敬的六四亡灵。他们等待了很久了。和我们一样,他们的耐心没有止尽。不同的是,他们无时无刻没有忘怀。他们洁白的灵魂停驻在那一夜,唯有我们在经历了那个永夜后继续朝前走,一直走到了今天。我们以为自己能把过去包裹在一匹雪布里把它遗忘,继续走下去,直到路的尽头。而路,怎么会有尽头呢?直到我们内心隐藏的最严密的那一部分溘然长逝,我们以为这条漫漫长路一无止尽。如今图穷匕见,这路到了尽头了。
  • 我们所知的世界正在经历一场海变。根据所谓的历史终结论,人类的历史在共产世界于上个世纪末的雪崩后进入了单一向度的,以资本主义现代化为主导的后历史时期。即使不同的体系依旧存在,而局部的冲突因此仍然不可避免,然而一切已定调,不会再有真正的历史事件给人类文明带来新的冲击。
  • 一举切开黑暗真实核心的,或许是我每天接到的一个从遥远的牢狱打来的电话。那是一间为隐形的空间武器所打造的监牢。空间武器日夜的袭击是一步步把人围困的,一封没有文字,没有日期的死亡判决书。但人们就连肉眼可见的真实都能矢口否认,或视而不见为了让自己活下去,对表像三尺下的真相更是心安理得地视做绝不存在,那么对于肉眼无论如何看不见的心灵控制和无形的空间武器又如何愿意聆听,即使那是在全世界各地悄悄漫延的,一种企图从肉体到心灵全方位控制人民的新武器?即使那是一个如果我们不阻挡、不揭露它,将以偷天换日的高妙手法一步步塑造人类未来生活的,越来越机巧的高科技隐形机器?
  • 2003年被称为公民维权年。在这之前,中国并不缺乏民间群体运动。1976年天安们广场上的“四五运动”是一场人民自发的非暴力反抗运动;文革刚结束后出现的西单民主墙是以文字进行反思的,以智性为先导的运动。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百万学生、工人、市民、知识界参与的从静坐、绝食、大游行到民主讲坛一波接一波波澜壮阔的运动是一场震惊全世界的,伟大的民主运动。这场运动遭遇的残酷镇压使得公民运动在中国受到了不可磨灭的蕲伤。
  • 出于人尽皆知的原因,我们过早失去了文化上的平行世界,直到现在,没有重拾再建它的勇气和能量。偶尔,在这里或那里冒出来的摇滚乐里,我们听见了匕首般的愤怒和暴力倾向,听见了属于我们的生命的一些无法说出口,一出口就如引爆一整个弹药库般,充满了耻辱之情的基本常识。
  • 在这里我试图做的是把我们的世界倒转过来,把潜藏最深,最黑暗的事实首先呈现在眼前,在确定我们看见了那不轻易示人的,充满了蛮荒和辛酸的平行世界后,再来好整以暇地描述那我们生活于其中的表像世界 - 让我们承认,那无疑是另一个蛮荒世界。
  • 不可否认,晚期资本主义所呈现的,物质的超/非真实性现象和佛教对物质世界的彻底割离有本质上的差异,然而终极而言,这两者所触及的物质与非真实之间的张力同时指向了一种对物质的怀疑与不信任(后者对佛家而言尤其如是) ---即指向物质对更深层真实的消解这样的物质怀疑主义。在这里,佛教所指涉的深层真实无疑是形而上的彼岸世界,而资本主义则没有明确的指涉,因为在这里,虚实和真伪彼此替换,真实和虚假之间的疆界已被抹除。这或许是更大的虚无主义,因为物质所抹除的不是另一个世界,而是真假两者与区分它们的可能性的同时抹除。
  • 在古老的亚洲大陆,无论是印度、日本、苏俄或是阿拉伯世界的学者,都曾对自身的文化危机作出痛切的反思,为难以复原的民族主体扼腕怅叹。对于在全世界勇夺货币经济成果,在经济上跻身世界强国,一心“脱亚”的日本,这样的反思尤其具有定义性的意义。
  • 在走上“共产极权特色的市场经济”道路的中国,人民没有选择地,牲口般地被一步步诱导为忠诚的消费者。单向度的人。
  • 作为意识监控器,电视的最明显作用之一是对时间的挟持,对记忆的鞭打。经由不断重复播放的历史纪录片,人们被绑架在某一时间断层,某一早已成为过去式的民族危机里,而生出一种时间停滞的幻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