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娲的声音

童若雯;图:古瑞珍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天地初启的日子,我造的人活在大地上,浑浑噩噩,和自然、和万物没有疆界地活着。我竟有些嫉妒他们和路边的羊桃树一样无知无识,没有烦忧。


恍惚是这样,很久以前,我造了一个种族。在地角立起了大炼炉,我把石头熔成流光异彩的云霞,为他们补好崩毁的天,赶走了吃人的猛兽。于是,一切在日月的秩序下再度运转。

天地初启的日子,我造的人活在大地上,浑浑噩噩,无忧无虑。他们一会儿以为自己是马,一会儿以为自己是牛,一会儿似黎明前的鸟一般唱起来,和自然、和万物没有疆界地活着。我竟有些嫉妒他们和路边的羊桃树一样无知无识,没有烦忧。

他们有吃不完的野地里的坚果、喝不完的山泉眼里流出的甜味的水,生下的婴儿搁在大鸟巢里,风吹巢动,浑似天然的摇篮。有很长一段时间(当然,那是以人的时间来度量的),金斑老虎的尾巴他们拉扯着玩,黑豹子山一般的背脊他们骑上去,漫步在原野。他们野马一般在没有边际的草原上移动,随地觅食,随时生育。

他们也有恐惧的时候。把膝陷入泥沼,头埋入双掌,风中的叶子般颤抖,生不如死。那时候他们渺小得可怜,和我拿来造他们的黄泥一样。然而他们的记忆短暂。风暴雷电过去,从地下立起来,他们又莫名地兴奋起来,忙着生存、迁移,在炙热的篝火旁舞蹈、吟唱,为了这我给予他们的生命。有时我寻思,他们是不是有些头脑简单了?

为了让他们活得幸福,我造了笙簧。这乐器的形状像凤凰的尾巴,十三根长短不一的管子插在半截葫芦里,两端翘高去,又像凤凰的肉翅。那簧是笙里的舌,吹气进去,一下下颤着,发出奇妙好听的声音来。我把这乐器送给我造下的人,为了让他们在无聊时发出美妙的声音来,告诉我他们在哪儿,簧随着心颤抖,告诉我他们的心思。

从笙簧发出的声音,我判断,他们的心思越发的复杂了。他们裁出那么些花样翻新的衣裳,把我搅得眼花撩乱。我给他们的身体岂不美好?却裁出这古怪的东西来,把它改变。他们把嘴凑上笙,日子过去,我开始害怕他们吹奏出来的声音。那样的复杂,那样的转折、弯曲,那么的幽暗而不可解,叫我的耳朵困惑。

这果真是我造的人?

待他们把笙吹得炉火纯青,他们不骑到老虎豹子背上去了。现在,我创造的生物天敌一般害怕,逃避彼此。

后来的事我是顾不上了。造完了笙簧,在地下的事就结束了。跨上狂鸟阔如风的背脊,飞越了昆仑山,飞越了山脚下浩荡的黑水白水,在这神话的地域四处游荡,居无定所。不说话的狂鸟和我一样热爱自由。镇日,我们在光明的九天飞,没有什么阻止我们越飞越高,不知休止。

九重天外有另一重冥天等我们壮大的翼梭巡。那儿布满了奇怪的云,云上有一株永生树,树上栖息千百头九彩鸟,鸟儿拍打翅羽做树的叶子。母鸟生下的蓝色蛋孵在巢里,是树的果子。

夹紧了狂鸟温暖的腹,我俯下身子迎接随速度而生的、纯粹的风。偶尔忆起自己造的、遗落在人世的种族,才想起很久没听见他们吹奏的笙簧了。是为了隐藏自己越来越复杂的心思?越来越弯曲的念头?为什么他们不再立直了,和鸟一样鸣唱?或许他们发现我的远离,发现无论如何吹,他们焦虑的、哀告的声音不能传入我的耳朵?或许,对他们来说,我的耳朵是太遥不可及了。

就这样,我和这自己拿泥巴造的种族失去了牵系。我越飞越高,和狂鸟在天上的探险精彩而危险,逐渐的,那上古创造的神话渺茫了。不可追忆了。

我夹紧了狂鸟的腹,飞入冥天。她温热的血在胯下流动,和我的血流呼应。我弓下身子,贴上她被光晒热的、宽阔的背,进入干净、无色的风。至于那留落在地下的种族,是太遥远的事了。

不可数算的时间过去,我远离了自己造下的种族,他们也丢了笙簧,不再倾吐心里的话。他们在地上的生活到了什么地步?他们的婴儿还睡在树冠的鸟巢里、在风里摇吗?为了什么,这样沉默?为什么不再举起笙簧,鸟一般鸣唱?我给他们的黑眼睛,现在凝视什么?给予他们的嘴,都说些什么?耳朵是不是倦了?我亲手一个个捏出来的圣洁的、可怜的沉黄的身子,他们怎么使?关于我,他们留下了什么记忆?为了什么把我送的笙簧,凤凰尾巴一般的笙簧丢弃在地下?

莫非我从头到尾,根本误解了他们?◇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64期(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苏州的前身“阖闾大城”成为历史大戏的舞台。透过宿命通功能,郑欣继续静静看着吴王在伍子胥的复仇前提下,一步步杀出一条兴霸成王以暴治国的血路。
  • 在意大利国家图书馆浩瀚如海的档案中,有份两千年以来不为人知的文件,那是一份用古拉丁文书写、记录了公元前一世纪时一段漫长且充满不可思议的旅行。主角是位远自东方来的使者,他怀着特殊的使命,代表着中国的皇帝出使西方,历经千辛万苦与重重危难,来到了罗马。
  • 经过在虔信佛法的国度稍事休息,历劫逃生的伊吾终于抵达罗马大秦。遗憾的是,在等待登上仙山求仙丹的消息时,这位唯一抵达共和国首都的汉朝使者,也染上急病,不幸去世了……
  • 东汉末年,群雄割据,动荡中进入了三国鼎立、尽情演绎忠义智谋的时代。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大戏,其因缘要从四百年前的秦末汉初开始说起……
  • 洛阳、长安这两个中国的古都,串起中国多少朝代的兴衰,见证了多少君王的英明与昏庸,兴建、被毁、重建,再被摧毁。无止尽的循环,在这两个古都的历史中,不断地被上演着……
  • 许都、邺城、成都这三个三国时代的城市见证了曹操的意气风发、刘备的潦倒不顺及诸多风云人物脍炙人口的事迹。三国时代权力的斗争与落幕,在这三座城市中一幕幕的上演……
  • 汉中、荆州这两座三国时代的古都,不只彰显了汉初三杰叱咤风云的豪义,也述说了诸葛亮、周瑜、曹操三人斗智赤壁的精彩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