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娲的声音

童若雯;图:古瑞珍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天地初启的日子,我造的人活在大地上,浑浑噩噩,和自然、和万物没有疆界地活着。我竟有些嫉妒他们和路边的羊桃树一样无知无识,没有烦忧。


恍惚是这样,很久以前,我造了一个种族。在地角立起了大炼炉,我把石头熔成流光异彩的云霞,为他们补好崩毁的天,赶走了吃人的猛兽。于是,一切在日月的秩序下再度运转。

天地初启的日子,我造的人活在大地上,浑浑噩噩,无忧无虑。他们一会儿以为自己是马,一会儿以为自己是牛,一会儿似黎明前的鸟一般唱起来,和自然、和万物没有疆界地活着。我竟有些嫉妒他们和路边的羊桃树一样无知无识,没有烦忧。

他们有吃不完的野地里的坚果、喝不完的山泉眼里流出的甜味的水,生下的婴儿搁在大鸟巢里,风吹巢动,浑似天然的摇篮。有很长一段时间(当然,那是以人的时间来度量的),金斑老虎的尾巴他们拉扯着玩,黑豹子山一般的背脊他们骑上去,漫步在原野。他们野马一般在没有边际的草原上移动,随地觅食,随时生育。

他们也有恐惧的时候。把膝陷入泥沼,头埋入双掌,风中的叶子般颤抖,生不如死。那时候他们渺小得可怜,和我拿来造他们的黄泥一样。然而他们的记忆短暂。风暴雷电过去,从地下立起来,他们又莫名地兴奋起来,忙着生存、迁移,在炙热的篝火旁舞蹈、吟唱,为了这我给予他们的生命。有时我寻思,他们是不是有些头脑简单了?

为了让他们活得幸福,我造了笙簧。这乐器的形状像凤凰的尾巴,十三根长短不一的管子插在半截葫芦里,两端翘高去,又像凤凰的肉翅。那簧是笙里的舌,吹气进去,一下下颤着,发出奇妙好听的声音来。我把这乐器送给我造下的人,为了让他们在无聊时发出美妙的声音来,告诉我他们在哪儿,簧随着心颤抖,告诉我他们的心思。

从笙簧发出的声音,我判断,他们的心思越发的复杂了。他们裁出那么些花样翻新的衣裳,把我搅得眼花撩乱。我给他们的身体岂不美好?却裁出这古怪的东西来,把它改变。他们把嘴凑上笙,日子过去,我开始害怕他们吹奏出来的声音。那样的复杂,那样的转折、弯曲,那么的幽暗而不可解,叫我的耳朵困惑。

这果真是我造的人?

待他们把笙吹得炉火纯青,他们不骑到老虎豹子背上去了。现在,我创造的生物天敌一般害怕,逃避彼此。

后来的事我是顾不上了。造完了笙簧,在地下的事就结束了。跨上狂鸟阔如风的背脊,飞越了昆仑山,飞越了山脚下浩荡的黑水白水,在这神话的地域四处游荡,居无定所。不说话的狂鸟和我一样热爱自由。镇日,我们在光明的九天飞,没有什么阻止我们越飞越高,不知休止。

九重天外有另一重冥天等我们壮大的翼梭巡。那儿布满了奇怪的云,云上有一株永生树,树上栖息千百头九彩鸟,鸟儿拍打翅羽做树的叶子。母鸟生下的蓝色蛋孵在巢里,是树的果子。

夹紧了狂鸟温暖的腹,我俯下身子迎接随速度而生的、纯粹的风。偶尔忆起自己造的、遗落在人世的种族,才想起很久没听见他们吹奏的笙簧了。是为了隐藏自己越来越复杂的心思?越来越弯曲的念头?为什么他们不再立直了,和鸟一样鸣唱?或许他们发现我的远离,发现无论如何吹,他们焦虑的、哀告的声音不能传入我的耳朵?或许,对他们来说,我的耳朵是太遥不可及了。

就这样,我和这自己拿泥巴造的种族失去了牵系。我越飞越高,和狂鸟在天上的探险精彩而危险,逐渐的,那上古创造的神话渺茫了。不可追忆了。

我夹紧了狂鸟的腹,飞入冥天。她温热的血在胯下流动,和我的血流呼应。我弓下身子,贴上她被光晒热的、宽阔的背,进入干净、无色的风。至于那留落在地下的种族,是太遥远的事了。

不可数算的时间过去,我远离了自己造下的种族,他们也丢了笙簧,不再倾吐心里的话。他们在地上的生活到了什么地步?他们的婴儿还睡在树冠的鸟巢里、在风里摇吗?为了什么,这样沉默?为什么不再举起笙簧,鸟一般鸣唱?我给他们的黑眼睛,现在凝视什么?给予他们的嘴,都说些什么?耳朵是不是倦了?我亲手一个个捏出来的圣洁的、可怜的沉黄的身子,他们怎么使?关于我,他们留下了什么记忆?为了什么把我送的笙簧,凤凰尾巴一般的笙簧丢弃在地下?

莫非我从头到尾,根本误解了他们?◇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64期(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神话的源泉《山海经》竟然这样支离破碎。
    读完这些承载着神话骨架的断简残篇,不禁掩卷叹息,并突发奇想:应该有另一部《山海经》……
  • 卷起黄袍,行走在遍地是银树香草的天庭,天帝感到一种深沉的厌倦。羲和知道,他意图这十个逆子的毁灭。他得在地下渺小的人类当中找一个心足够大的人来做这件事……
  • 太阳的马车伕,羲和,远远坐在马车上望着十日在大地洒下的,没有人能补救的灾难。她干燥的、漆黑的眼凝望眼前的一切,黑色瞳人里没有残忍,也没有仁慈。
  • 十太阳把火焰戴在头上,做他们的王冠。在这史前的大地,万叶的叶脉欲裂,岩石风化成粉末,老树根死抠住石头索求水滴,大地是一座不设防的火药库……
  • 汉中、荆州这两座三国时代的古都,不只彰显了汉初三杰叱咤风云的豪义,也述说了诸葛亮、周瑜、曹操三人斗智赤壁的精彩故事
  • 时辰到了。羿明白,骑上大花马,背上神赐的彤弓素矢去十头金乌出没的山渊的日子到了。十太阳不耐地把天空燃到沸点,一寸寸加强了光度,它们刺耳的一声声嘎叫是对羿下的战书。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绵延数百年的恩仇纠葛,在各自出世历劫后了结因果。三国古城就在其中显示历史教训,劝世为善不为恶
  • 许都、邺城、成都这三个三国时代的城市见证了曹操的意气风发、刘备的潦倒不顺及诸多风云人物脍炙人口的事迹。三国时代权力的斗争与落幕,在这三座城市中一幕幕的上演……
  • 洛阳、长安这两个中国的古都,串起中国多少朝代的兴衰,见证了多少君王的英明与昏庸,兴建、被毁、重建,再被摧毁。无止尽的循环,在这两个古都的历史中,不断地被上演着……
  • 东汉末年,群雄割据,动荡中进入了三国鼎立、尽情演绎忠义智谋的时代。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大戏,其因缘要从四百年前的秦末汉初开始说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