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瓦子,南北宋文化的精粹地—杭州 4

蒙古大汗与威尼斯商人
蔡大雅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商业活动兴盛的杭州城日夜没有一刻安静……”马可波罗边向忽必烈讲述他在杭州的所见所闻,边赞叹杭州的繁荣兴盛。人声鼎沸的杭州市集,仿佛就呈现在他们眼前……

“沿着御道的中段,林立着许多宏伟华丽的建筑,有些是大官富户的住宅、有些是生意兴隆的茶肆酒楼或商家,这里是杭州最繁华热闹的地方。与御道交叉的街道口都立有牌坊,上面标示着街坊的名称。在这些 街道上,则排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型店铺和手工业作坊。来往的人川流不息,十分热闹。”

“杭州的商业活动很兴盛,除了路旁的店家、流动的行贩外,杭州城内还有十个大型的露天市场供作买卖交易。市场位于广场上,四周有屋舍围绕,每个市场都有管理的衙府,负责处理买卖发生的纠纷,并监督市场交易的进行。

毗邻市场的房屋住商混合使用,临街一面多是高楼,有贩卖各式商品的店面,也有只卖酒的酒楼;后边则是手工作坊或住家。市场上陈列的货物琳琅满目,只要想得到的,都可以看得到。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新鲜水产的数量。可能杭州人很喜欢吃海鲜,所以市场上有许多鱼摊,提供着来自湖河及海上的各类海产。”

瓦子成杭州人的休闲去处

“以前不实行宵禁的时候,城里几乎没有休息和安静的一刻。商业交易与休闲娱乐在杭州的各个角落,通宵达旦的进行着,例如市集,依照发生的时辰,就有早市、午市、晚市、夜市和鬼市,等鬼市结束后,早市又将开始了。”带着不可思议的语气,马可波罗继续描述着杭州的脉动:

“杭州城的另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一种叫‘瓦子’的场所。”马可波罗解释,“瓦子又叫瓦舍,是北宋时出现的一种结合各式声色表演与饮食聚会的大型娱乐场所。原来北宋的首都开封商业蓬勃发展,带动了各项娱乐活动的盛行,这些娱乐活动初始并无固定场所,就好像屋顶上的瓦片一样,聚散十分快速容易,所以宋朝 人就称这类忽聚忽散的地方为瓦子或瓦舍。这是我那博学多闻的导游告诉我的。”

“后来娱乐场所固定下来,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商家前来设店揽客,瓦子的范围便逐渐扩大,数量也不断增多。莫臣告诉我,北宋汴京城里的瓦子甚至超过五十座,南宋延续北宋的生活习惯,所以在杭州里,也有二十座以上的瓦子,是两宋时期从君王到百姓,平时在城里休闲消遣的去处。据说北宋那个只会画画不会治国的皇帝 (宋徽宗),就经常到瓦子去‘微服出巡’。”


图 ◎ 萧素惠

“瓦子里通常搭设许多棚子,用来遮蔽风雨。有的棚子大到可以容纳数千人,棚子内设有多个勾栏(类似今日的剧场),上演各式的表演节目,几乎囊括了当代所有 的娱乐活动,诸如小说、讲史、散乐、相扑、影戏、杂剧、傀儡、唱赚、踢弄、商谜、说唱、说浑话和学乡谈(类似现代的相声)、皮影戏、弄虫蚁、叫果子等。此 外还有酒楼、茶坊、妓院、商店等。除了固定店面以外,还有许多流动摊贩,兜售货物药品的、算卦的、拍卖旧衣的、剪纸作画的,不一而足。”

杭州人亲切有礼 穿着讲究

“从杭州人的休闲娱乐来看,就知道他们喜欢舒适和享乐,个性上比较温和平顺。我观察各个阶层的杭州人,发现他们大都长得眉清目秀,态度亲切有礼,平时的穿着也极为讲究,衣料多为丝绸制成的,打扮也很整齐干净。”马可波罗补充道:“杭州人很爱干净,他们很喜欢洗澡,从小就养成了不论春夏秋冬,天天洗冷水浴的 习惯。他们一天洗一次澡,通常都在吃饭前。城里有很多浴室,都提供着专门服侍顾客入浴的服务。”

马可波罗觉得将杭州城的特色已经介绍得差不多了,就开始介绍起杭州的宫城,也就是南宋皇宫的所在地:“御道一直延伸到南端,就连接到位于凤凰山侧的南宋宫 城。南宋的宫城位于杭州南边,这和我看过的其它汉地城市不一样。莫臣说,旧皇宫原本是杭州府尹的官衙。当初南宋定都杭州时,因为担心敌人随时进攻,所以不 敢营建豪华的宫殿,只在原本的府治基础上加以增建,作为朝廷议事办公的殿堂。起初只以二座建筑轮流使用,顶多在不同的仪式时,更换大殿名牌而已,规模不大,整体也较为俭朴。”

“南宋后来与金国缔结和约,称臣纳贡后,觉得没有性命之忧了,就开始年年兴建园林宫室,风格也越来越奢华精致,只是格局上多小巧细腻,性质上多为休闲娱乐所用,少了作为帝王之都的磅礡气势。”◇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17期【历史新观】栏目(2009.04.16~04.22)

原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19/6219.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尽管身为蒙古帝国的大汗,拥有广阔的领土,但忽必烈却只能靠着马可波罗的描述,拼凑出天下的全貌。一天,忽必烈忽然对杭州有了兴趣,随着马可波罗的娓娓道来,一个杭州的想像就此开始……
  • 拥有全天下的忽必烈,晚年却因病痛及丧妻丧子之痛而终日郁郁寡欢,唯有马可波罗带着游历各地的奇闻和他分享时,才能使大汗暂时摆脱老病的折磨。关于杭州的点点滴滴,就在马可波罗娓娓道来中展开……
  • 用刑后的秦嵩仍旧不招出其卖国的罪行,于是包公使出一招,让秦嵩乖乖地道出密谋
  • “是鱼还是鸟?”这是企鹅的终极问题。从破蛋而出的那一天起,直到倒地枯竭而亡,咱们将跺步在这漫天大雪之中,一遍又一遍地追问……
  • 没有鸟儿能有幸听到老鹰辩论的精彩内容;秃鹰的辩论可说是儿童不宜……
  • 鸟和它们真实的自我距离越来越远,对于什么才是真实,已彻底失去了掌握。真实就悬在它们自由发挥的嘴上、随意诠释的脑子中,那或许是因为真实变得令它们十分痛苦的缘故。
  • 原本充满了飞翔和鸣唱的鸟国沉寂了,更多的鸟一头头被抬入医院,像是被吸入遥远星辰中的黑洞,更多的鸟再也没有从里边出来……
  • 在黎明和黄昏,林中群鸟的鸣啭失去了和谐。母鸟坐在巢中,她们刺耳的呼唤持续一整个黄昏,一整夜,叫鸟心焦,魂不守舍。原本宁静的鸟国不再宁静。

  • 那些别有用心的诋毁和嫦娥有什么干系呢?她早已超越了羿白矢的射程,超越了羿的时间。没有人知道,她以最大的力气把惩罚扭转为奖赏,并且把悲哀遗忘。月儿轻盈,载不下悲哀的重量。
  • 高山上,天帝布置下巨大的森林,那是鸟幽深而又辉煌的宫殿。树是鸟的家园,所以树冠丰满,树干高入云霄。广大的风和雪是天帝遗留在鸟国的备忘录,把遥远带到鸟的身边,勾起它们久远以前的回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