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寻找回家的路

文 ◎ 蔡大雅 绘图 ◎ 萧素惠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徐霞客收到“误入桃源境,复出欲何为?可怜执着迷,何处是南柯?”的信后,惊觉自己错过了真正“回家”的路,因为自己的执著,错失可遇不可求的机缘,只剩下无尽的悔恨……

徐霞客看着信,久久不发一言。自从那夜悟道以后,他的确打算留在邵家庄。但他一直以来有个心愿,希望能将自己用一生的心血所作的游记出版成书,所以才会计划先出去一趟,将手稿托付给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了却心愿以后,再回去邵家庄终老余生。只是他万万没想到,邵家庄就是人们千古以来梦寐以求的桃花源,而自己却因为出书这一点的执著,落得跟武陵人一样,使那可遇不可求的机缘得而复失。

徐霞客的心中悔恨交加。他回想自己的过去,踏遍千山万水,不愿错过丝毫,又夜夜辛劳,记录下来这一路的所思所见——他认为如此便是在努力、充实地过着生命的每一天了。但其实“何处是南柯?”人们睡着时做的是梦,醒来时、自认为是清清楚楚地在过日子的时候,其实何尝不是在做梦啊!早有觉者告诉人类:“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一切的向外求,终归是一场梦、一场空。只是悲哀的是,人类总得等到最后一刻,一切都成空了,才会承认真理。

徐霞客垂头丧气地回到寺院过夜,第二天一早就告辞离去。他继续寻访各地,却已经不再是为了搜奇访胜,而只是为了寻找邵家庄的所在。一日,他听到有人描述云南某地的情形,觉得很像邵家庄的模样,便起身前往云南。

他一向以徒步的方式游历各地,这次从东南沿海到云南的路途也不例外。不同的是,以前都是走走停停,现在则是无心于沿途风光,专心一意的赶着路。数十年来的锻炼虽然使徐霞客的脚力十分强健持久,却也不敌岁月的消磨。一路上马不停蹄地走下来,对一个年过五十的人来说,负荷已经不小;加上初入龙洞时,曾误踏水池,当时他只觉得冰寒刺骨,事后也不曾在意,但如今,后遗症就在体力不济时开始浮现了。

徐霞客抵达云南后,脚就无法继续行走了。当地知府用轿子将他送回故乡江阴。次年(西元一六四一年),徐霞客在家辞世,他在去世前将所有的手稿托付外甥,希望他能整理出书。后来清军南攻至江苏,他的外甥协助守城,城破后全家被杀,徐霞客的手稿也大部分遭到焚毁,只剩下六分之一左右的残稿遗世。记载邵家庄及广州游记的那部分,也在这次灾难中消失。徐霞客的心愿,永远无法完全实现。

* * * * 
徐霞客死后三年,也就是崇祯十七年(西元一六四四年),李自成攻陷北京,明思宗自缢,明朝灭亡。过了一个月左右,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应验了预言的前二句“水青仄起日月隐,只在桂花三度开”。

清兵入关后,各地纷纷拥立明朝的皇室宗亲为帝,以抵抗清军入侵,史称南明时期。清顺治七年(西元一六五零年),南明绍武帝在广州即位,明朝降臣尚可喜和耿继茂带领清兵围攻广州,破城后,清兵连续十二日在广州及其附近四十里范围内,大肆屠杀百姓。据事后统计,多达七十万人在此次屠杀中丧命,应验了预言的末二句:“暂睹天颜未可喜,悲鸿遍地穗城哀”。那些相信预言,并采取行动避难的广州居民,得以幸免于难。

时光又来到了诸多预言昭示着即将发生大劫难的时候了。历史的教训告诉人们,对于预言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聪明的人会重视预言的存在,而比聪明更高一层的有智慧之人,就会想到要向传播预言的人询问回家的路,因为他们也许不是从邵家庄来的,却一定知道那条回家的路,而且还会慷慨大方的告诉所有想回家的人。返本归真之路,虽千山万水、荆棘满布,也是充满喜悦,并且义无反顾,因为那是一条回家的路。(完)◇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34期【历史新观】栏目 (2009/08/13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36/6794.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