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ddy-long-legs

书摘:长腿叔叔(7)

作者: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

美国作家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畅销小说《长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人气: 92
【字号】    
   标签: tags: , ,

三月某日

亲爱的长腿叔叔:

我正在读拉丁文。我已经读好几天了,未来几天也要继续读下去。补考时间是下星期二的第七堂,再不及格就要被当掉了。所以等你读到我下封来信的时候,我要嘛快活又轻松,要嘛就是心碎了。

补考完毕之后,我再写一封像样的信给你。今晚我跟拉丁文有个推不掉的紧急约会。

 忙乱不堪的茱蒂

 

三月二十六日

亲爱的长腿叔叔史密斯先生:

先生,你从不回答我的问题,你对我做的任何事情一点不感兴趣,你大概是所有可恶的董事大人中最可恶的一个。你要我受教育的原因,并非基于对我丝毫的关心,只是出自责任感罢了。

我对你一无所知,连名字都不知道。我提不起兴趣给陌生人写信,我想你一定把我的信统统丢进字纸篓,连看都没看一眼吧!从此以后,我只写关于功课的事。上星期补考的拉丁文和几何学都考过了,现在心里了无牵挂。

你真诚的茱蒂

四月二日

亲爱的长腿叔叔:

我简直是个畜生!

请你忘了我上星期寄给你的那封可怕的信。那天晚上我觉得好寂寞,好悲惨,喉咙又疼。后来才知道我得了流行性感冒,扁桃腺发炎,再加上一堆事情同时压在心头。我在学校的医务室已经住了六天,今天总算第一次获准坐起来,可以拿纸笔了。护士长非常跋扈。我时时刻刻都在想这件事,除非你原谅我,不然我的病就不会好。

我现在就是这幅德性,整个脑袋瓜绑着绷带,活像是长出两只兔子耳朵。这幅画有没有激起你的同情心?我的舌下腺肿得好大。我读了整年的生理学,从来就没听说过舌下腺。教育真是枉然啊!我得停笔了;坐太久的话,我会浑身打寒颤。请原谅我的鲁莽无礼和忘恩负义,我的教养太差。

 敬爱你的茱蒂

医务室

四月四日

亲爱的长腿叔叔:

昨天傍晚,正当我坐在床上眺望窗外的绵绵细雨,对躺在医务室的日子感到厌烦得要死时,护士小姐拿了一个白色的长盒子进来,上面写着我的名字,盒子里摆满了最最美丽、含苞待放的粉红色玫瑰!更贴心的是,里头还附上一张写了礼貌问候的卡片,那微微向左上方倾斜的字迹好滑稽(不过可以明显看出写字人的个性)。

谢谢你,叔叔,一千个谢谢。这束鲜花是我这辈子接到第一份真正的、实质的礼物。如果你想知道我多么孩子气的话,告诉你喔,我高兴得躺在床上哭了。

既然知道你确实会读我的信,那我得写得更有趣一点,这样的信才值得用红色缎带束好,珍藏在保险箱里,可是请先抽出那封可怕的信烧掉吧。希望你再也不要读它。

谢谢你让一个身患重病、脾气乖戾、悲凉凄惨的新鲜人开心起来。也许爱你的家人与朋友多的是,所以不晓得孤单的感觉。但我很清楚。

再见了──我答应绝不再无理取闹,因为现在我知道你是个真实的人,我也答应绝不再用更多的问题来烦你。

你还是很讨厌女孩子吗?

你永远的茱蒂

 

星期一

第八节课

亲爱的长腿叔叔:

希望你不是当时坐在蟾蜍上的那位董事?听说那只蟾蜍“啪”的好大一声,被压得爆掉了,可能那位董事比较胖吧。

你记不记得孤儿院洗衣房窗户旁边有几个小凹洞,上面还盖了格栅板?每逢春天,跳蟾蜍比赛季节一到,我们就开始收集蟾蜍,然后把它们藏在这些洞洞里面。偶尔蟾蜍收集太多,从洞里满出来掉进洗衣房,倘若那天是洗衣日,总会引起一阵欢欣的骚动。尽管因此受到严厉的处罚,我们依然乐此不疲,照样收集蟾蜍。

有一天──无趣的细节先跳过──不知怎么回事,一只最大、最肥、最多汁的蟾蜍跳上会议室一张大大的皮革扶手椅上,那天下午的董事会议……接下来发生什么状况,想必当时在场的你最清楚吧?

经过一段时日之后,我冷静回顾过去,觉得当初学校的处罚是应该的,而且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也是适当的。不晓得我为什么如此缅怀过去,大概是春天蟾蜍的再度出现,唤醒了我好奇的本能。但我不想收集蟾蜍的唯一理由,就是现在校规没有禁止我们抓蟾蜍。

 

§ § §

星期四

上过教堂后

你猜我现在最爱哪一本书?我每隔三天就换一本最爱的书。目前我最爱的是《咆哮山庄》。爱蜜莉.勃朗特写这本书的时候还很年轻,她从来不曾离开哈沃斯教区,也从来不认识任何男人,怎么写得出像希斯克里夫这样的男人?

我就写不出来,我也很年轻,也从来不曾离开孤儿院 ──我也有过许多大好机会。偶尔会有一股恐惧感蓦地涌上心头,生怕自己或许没有写作天分。如果将来我无法成为伟大的作家,叔叔,你会不会很失望呢?在万物如此美丽、碧绿、萌芽的春天,我好想逃离教室,奔向原野,在春暖花开的大地上玩耍,尽情冒险!活在书中的世界可比写书有趣多了。

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吓得住在对面的莎莉、茱莉亚和那大四生(令她感到万分恶心的几秒钟)冲进我的房间。起因就是这样一只蜈蚣。

更糟的是,我才刚刚写完上一句话,正在想接下来要说什么──啪!──那只蜈蚣从天花板上掉下来,掉在我旁边。为了闪避它,我打翻桌上两只茶杯。莎莉用我的梳子背面狠狠打它──害我再也不敢用了──它的前半截一动不动,似乎死了,但是后半截的五十只脚却爬到斗柜底下不见了。

这间老旧宿舍的墙壁上爬满了常春藤,到处都是蜈蚣,好可怕的动物,我宁可在床底下发现一头大老虎。◇(节录完)

 

——节录自《长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是一本关于“坚强”的书,讲述阅读如何让生命变得鲜活,知识是如何改变人的命运,和家庭的力量能如何支撑孩子实现自己的梦想。
  • 即使生了病,即使才刚经历那椎心刺骨、痛苦不堪的化疗,但小馨仍没放弃学习。这也像是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也许,试着让小馨重回学校,并不是太不理智、太冲动的决定。
  • 对许多人来说,富有慈悲心(或言同情心)的管理之道,这一理念说好点是太煽情,说得不好听则是管理不善。但新的研究表明,善良的品行并不会让管理者显得太软弱,反之,利他的品行会在团队中增加领导者的威信;某些情况下,会转化为一种很强的竞争优势。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 当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再拥有,当熟悉的事实都不再可靠,当挚爱都将离去,然后呢?我们该怀疑上帝、埋怨命运,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由于是大清早,天气又冷,公园里的人寥寥可数。一阵从哈德逊河吹来的刺骨寒风,扫向公园中央人工湖周围的慢跑步道。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 “他是我们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儿院的经费多亏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说出他的名字。他特别要求绝对不可以说出来。”
  • 大学真是最大、最令人摸不着头绪的地方,我一走出宿舍房间就迷路了。等我不觉得这么混乱的时候,再描述给你听,到时也会说说我修的课。星期一上午才开学,现在是周六的晚上。可是我想先写一封信,我们彼此也好认识认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