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开物》彰施第三卷

《天工开物》古传各色染料秘方 自然美现代珍藏版

作者:宋应星 译者:李淑芬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人气: 3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编按】《天工开物》初刊于1637年(明崇祯十年)。是中国古代一部综合性的科学技术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学家宋应星。书中记述的许多生产技术,一直沿用到近代。先后有日、英、德、法、俄等译本。全书分为上中下三篇十八卷,并附有一百二十三幅插图,描绘了一百三十多项生产技术和工具的名称、形状、工序。特分节刊登,以飨读者。

染色第三‧各色染料

染大红色原料只有红花(菊科)饼一种,用乌梅(酸梅,蔷薇科)水煎煮红花饼,再用碱水澄清几次。也可以用稻草灰代替碱,作用一样。澄清多次后.颜色便特别鲜艳。染房为图便宜,先用栌木(漆科)水打底色,再用红花水染。红花最忌与沉香、麝香相遇。如果红色的衣服与熏衣的这些香料收藏在一起,个把月内,衣服就要褪色。

用红花染丝织物以后,若想退还本色,只要将染过的丝织物浸湿,并滴上数十滴碱水或稻灰水,红色就一点也没有了,仍恢复到原来的素色。剩下的红水在绿豆粉内收藏,取出来(加乌梅水等酸液)再染红,一点都不损失。染房把这一招当作秘方,不肯告人。

染莲红、桃红、银红、水红这四种颜色的原料,也是红花饼,色的深浅视染料用量多寡而定。这四种颜色都不能用黄茧丝来染,必须用白丝才能呈色。
木红色:用苏木(豆科)煎水,加入明矾(白矾;硫酸钾铝)、五倍子(没食子)。
染紫色:用苏木水打底,再配上青矾。
染赭黄色:方法不详。
染鹅黄色:用黄蘗(芸香科黄柏)水先染,再用蓝淀水套染。
染金黄色:用栌木煮水染,再用麻杆灰淋出的碱水漂冼。
染茶褐色:用莲子(睡莲科)壳煮水染,更用青矾(绿矾、皂矾;硫酸亚铁)水媒染。
染大红官绿色:用槐花(豆科槐树的花)煮水染,以蓝淀套染。不管颜色是深是浅,都要用明矾。
染豆绿色:用黄蘗水染,再以蓝靛套染。现在用小叶苋蓝煮水套染的名叫草豆绿色,很鲜艳。
染油绿色:用槐花水薄染,再用青矾水媒染。
染天青色:在靛缸中染成浅蓝色,再用苏木水套染。
染葡萄青色:在靛缸中深染,再用浓苏木水套染。
染蛋青色:用黄蘗水染,然后入靛缸中再染。
染翠蓝色、天蓝色:都用蓝淀水染成,只是略分深浅。
染玄色(黑色):用蓝淀水染成深蓝色,再用等量栌木、杨梅皮(杨梅科)水煮后套染。另一种方法是蓝的嫩叶作成的染液浸染,然后下青矾、五倍子一起浸染。但用这种方法容易使布和丝料朽烂。
染月白色、草白色:都用蓝淀水轻轻一染。现在的方法是将苋蓝煮到半生、半熟时染之。
染象牙色:用栌木煮水微染,或用黄土染。
染耦褐色:用苏木水微染,再用莲子壳、青矾水微染。

附:染包头巾用的青色:这种黑色不是用蓝靛染成的,而是将栗壳(壳斗科板栗的果壳)或莲子壳用水煮一天,滤出,然后放在锅内,加入铁砂、皂矾(青矾),再煮一个晚上,就成为黑色。

附:毛青布染色法:布青色最初在芜湖流行起来的,至今已有千百年了。因为浆碾后发出青光,边远地区和外国都很贵重它。但看惯了的东西久则生厌,这是人之常情。于是近世又推出毛青布,其制法为用淞江好布染成深青色,不要浆碾,吹干后在胶水和豆浆中过一次。事先存放最好的蓝靛,叫“标缸”,将布在其中轻轻一染,然后取出。青布巾便隐隐现出红光,这种布曾一度被看重。

原文

天工开物彰施第三卷‧诸色质料

大红色。(其质红花饼一味,用乌梅水煎出,又用碱水澄数次。或稻稿灰代碱,功用亦同。澄得多次。色则鲜甚。染房计便宜者先染芦木打脚。凡红花最忌沉、麝,袍服与衣香共收,旬月之间,其色即毁。凡红花染帛之后,若欲退转,但浸湿所染帛,以碱水、稻灰水滴上数十点,其红一毫收传,仍还原质。所收之水藏于绿豆粉内,放出染红,半滴不耗。染家以为秘诀,不以告人。)

莲红、桃红色、银红、水红色。(以上质亦红花饼一味,浅深分两加减而成。是四色皆非黄茧丝所可为,必用白丝方现。)木红色。(用苏木煎水,入明矾、棓子。)紫色。(苏木为地,青矾尚之。)赭黄色。(制未详。)鹅黄色。(黄蘗煎水染,靛水盖上。)金黄色。(芦木煎水染,复用用麻稿灰淋碱水漂。)茶褐色。(莲子壳煎水染,复用青矾水盖。)大红官绿色。(槐花煎水染,蓝淀盖,浅深用皆明矾。)豆绿色。(黄蘗水染,靛水盖。今用小叶苋蓝煎水盖者名草豆绿,色甚鲜。)油绿色。(槐花薄染,青矾盖。)天青色。(入靛缸浅染,苏木水盖。)葡萄青色。(入靛缸深染,苏木水深盖。)蛋青色。(黄蘗水染,然后入靛缸。)翠蓝,天蓝。(二色俱靛水,分深浅。)玄色。(靛水染深青,芦木、扬梅皮等分煎水盖。又一法:将蓝芽叶水浸,然后下青矾、棓子同浸,令布帛易朽。)月白、草白二色。(俱靛水微染。今法用苋蓝煎水,半生半熟染。)象牙色。(芦木煎水薄染,或用黄土。)藕褐色。(苏木水薄染,入莲之壳、青矾水薄盖。)

附:染包头青色。(此黑不出蓝靛,用栗壳或莲之壳煎煮一日,漉起,然后入铁砂、色矾锅内,再煮一宵即成深黑色。)

附:染毛青布色法。(布青初尚芜湖千百年矣。以其浆碾成青光,边方、外国皆贵重之。人情久则生厌。毛青乃出近代。其法:取淞江美布,染成深青,不复浆碾,吹干,用胶水参豆浆水一过;先蓄好靛,名曰标缸,入内薄染即起。红焰之色隐然。此布一时重用。)#

──转自《新三才》

点阅【天工开物】相关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子说,天上的云霞五颜六色,地上的花叶千姿百态。大自然呈现如此色彩缤纷的景象,古代的圣人便跟着学习,用染料把衣服染成青、黄、赤、白、黑等颜色穿在身上。虞舜当初就是如此用心的。
  • 凡绵羊有二种。一曰蓑衣羊。剪其毳为毡、为绒片,帽袜遍天下,胥此出焉。古者西域羊未入中国,作褐为贱者服,亦以其毛为之。褐有粗而无精,今日粗褐亦间出此羊之身。此种自徐淮以北州郡无不繁生。南方唯湖郡饲畜绵羊。一岁三剪毛(夏季希革不生)。每羊一只,岁得绒袜料三双,生羔牝牡合数得二羔,故北方家畜绵羊百只,则岁入计百金云。
  • 羊皮衣中,老羊皮价廉,而羊羔皮昂贵(羔读高.小羊)。怀在腹中的羊羔叫胞羔,刚长毛, 刚出生的叫乳羔,皮上的毛像耳环钩,弯弯曲曲的。长三个月后的叫跑羔,长七个月的叫走羔,皮上的毛渐渐变直。用胞羔、乳羔的皮作衣,没有膻味。古时羔皮衣为大夫之服,现在西北的官绅也很看重它。
  • 苎麻剥皮后,最好在阳光下晒干,否则见水就烂。将麻皮撕破时,要用水浸泡,但是只能浸泡二十刻(五小时),浸久时不撕皮也要烂。苎麻本是淡黄色的,先用稻灰、石灰水煮过,再经过流动的水漂洗,晒干后就成为白色。
  • 以棉衣、棉被御寒的,百人之中只有一人在其中装入丝绵,其余都用棉花。古时的“缊袍”(缊读运,新棉混合旧絮)今俗称为“胖袄”(棉袄)。棉花弹好后,按照衣服、被子的形状,将棉花放进去。新作的棉衣穿在身上显得轻暖,但穿久就会绷紧.逐渐不保暖。将其中棉花取出弹松,再重新装入衣内,仍可像原来一样暖和。
  • 用棉衣御寒,不分贵贱。棉花在古书叫枲麻(之大麻的雄株,不是棉花),各地都有种植。有木棉(木棉科树棉)、草棉(锦葵科棉属草本)两种,花有白、紫两种颜色。种植白棉的占十分之九,紫棉占十分之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