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境界

文/王金丁

2013年10月22日晚8点,神韵交响乐团在旧金山戴维斯音乐厅(Davies Symphony Hall),向现场一千多名观众精彩演绎了西方经典曲目和原创音乐作品。现场观众反响热烈。(李明/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

当指挥棒扬起,那一排小提琴家手里的弓,整齐的自琴弦上缓缓划过,贴着琴面的黑眼珠一齐望向远处,细长的弦音已流水般传来。片刻,水声渐歇,一股低沉雄浑的弦音匆匆响起,仿如冲激鼓石的湍流,大提琴手正卖力拉动琴弦,似乎想留住穿过的水声。此时,剧院里座无虚席,偶尔还能听见观众细微的鼻息声。

舞台上,一支小喇叭正朝向天空,闪出金黄色的亮光,炫耀的飙出了几个短音。小提琴已齐声温驯的追了上来,像清风拂面,给我舒坦的感觉。一不留神,演奏家们已忙碌了起来,长笛明亮的声音划破寂静,小家碧玉的现了两段长音,小喇叭又不甘寂寞的抢了出来,这回倒是规矩的铺陈着浪漫的音符。一时,法国号也来了,双簧管也来了,小提琴更加大力度的演出。众声喧哗中,大鼓击出震聋发瞆的一响,指挥家双手在空中展开时,乐团已将充满灿烂色彩的交响音符送上了云霄。此时,长笛演奏家正半闭着眼睛,贴着笛子的嘴唇是怀着自信的长线条,小喇叭手鼓着腮颊,一脸满足的神情,小提琴家们已歪斜着脑袋,沉醉在音符的长河里,此刻,我心中充满了愉悦及宁静。

音符们在音乐厅里飞扬,或激烈或融洽、或追逐或对话,时而似滚滚江河澎湃汹涌,给人升华的感觉,时而似小溪细细低语,淌进了观众的心底。音符起伏中,指挥棒指向后方的长号,于是众家乐器适时有礼的停了下来,长号方始堂堂正正的伸长了喇叭,吹出雄厚撼人的声音,宛如一扇天国大门缓缓开启,吸引我走了进去。此时,竖琴撩拨了几个滑音,青翠欲滴,长笛跟着轻快的追逐了过来,我似乎看到五颜六色的花朵,铺满仙境。小提琴们唤之即来,一波波的拨音只为引出质朴的大提琴,原来鸟儿追着风,满地飞翔,我已经涵泳在声音的美妙世界里了。

谁都会觊觎这繁花似锦的国度的,小鼓也踮着脚步出现了,却激起了小喇叭与小提琴们的一阵吵嚷,等到各种乐器纷纷赶来时,他们才销声匿迹。巧的是,远处传来幽微的声音,奥妙的地方,是单簧管选对了时机,将众家乐器又吸引了过去。此时,在指挥家激励下,音符交织成美妙多彩的旋律。一串激昂中,指挥家在空中握起了手掌,音乐戛然而止。

剧院里掌声响起,观众们站了起来,我还在回想着舞台上的音乐家们,演奏时平静而自信的神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和尚继续说着:“各位大侠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武林中人首重武德,不管那张宝图有什么神功密笈,孤儿老仆江湖卖画,理应济弱扶倾,怎可为了武功而把人家祖传遗物据为己有…
  • 有三十年手工制鼓经历的制鼓师傅梁正颖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之后说:“这鼓是天上来的。”
  • 在遨游名山大川后,把在大自然中的感受化成文字则成为诗词;体现在绘画中就成为山水画;将宏伟秀丽的山河缩影到家居庭园,就成为树石艺术。
  • 散落地上的蕃薯一个个都捡回来了,小和尚们扑扑手,又跑上石阶,那位小和尚回过头来向小箭子喊着:“进寺院来看看啊。”
  • (shown)受五里坡清风客栈七然爷嘱托采办物资,海二叔赶驴车走江川,近几年世道萧条,人心衰败,江川一带引来盗贼出没,小箭子也驾马随行。坐驴车上望着天空,海二叔不觉唱出心中郁闷:黄河之水天上来啊,流向四海;咱都从娘肚里来啊,谁也回不了娘胎……
  • (shown)“我不是说只要静心专志,就能功德圆满吗?”小和尚挑起那油担子向小箭子挥了手,转身往山门飘去,不见了踪影,只见几片枫叶珊珊飘落,忽然一团团云雾从山上飘向五里坡,整个村坊已笼罩在云雾中…
  • 没等七然爷开口,那树下的老和尚已低着眉说话了:七然兄心里的事老衲知晓,您一向行事方正乡里尽知,既有老少英雄相助,就不必过虑了,人生戏梦一场,散戏前自会真相大白,恩怨也应了结。…
  • (shown)阿里山茶风味、品质特殊,隙顶国小的茶艺课及小小茶博士的评鉴制度,无形中将乡土教学和品格教育融入其中。茶艺课就像是一门艺术课一样,为资源相对缺少的偏乡小学来说,注入一股活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