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 Forgiveness

书摘:原谅石(下)

作者:罗莉.奈尔森.史皮曼
  人气: 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桃乐丝靠了过来,似乎想让气氛轻松一点。“你应该称赞我一下吧?我还没提到我亲爱的儿子。”

我笑了。“现在不就提了吗?”

“加上这个理由,麦可更要装得若无其事。一想到你要搬到其它地方,而你的前任未婚夫也在那里,他一定会很心烦意乱的。”

我耸耸肩。“嗯,他要是心烦,我也不会知道的。杰克的名字他连提也没提。”

“你会跟他见面吗?”

“跟杰克?不会、才不会,当然不会。”我抓起装有石头的小袋子,急着转换话题。他是出轨的前任未婚夫,要和他母亲聊他的事,这实在太尴尬了。

“我还有东西给你,”我把丝绒小袋放进她手里,“你有听过原谅石吗?”

她面露喜色。“当然啊,是费欧娜.诺尔斯掀起的风潮。上礼拜她上了全国公共广播电台。你知道她出书了吗?四月时她会来纽奥良。”

“嗯,我听说了。其实,我跟费欧娜.诺尔斯念同一所中学。”

“你怎么没告诉我?”

我告诉桃乐丝我收到了石头跟费欧娜的道歉函。

“天啊!最早收到的那三十五个人之中居然有你,你都没告诉我。”

我看着庭院另一头。繁茂的橡树下,威尔特夏尔先生坐在轮椅里,桃乐丝最喜欢的护理师丽琪正在念诗给他听。“我本来不想回信的。我的意思是说,原谅石真的能弥补长达两年的霸凌吗?”

桃乐丝静静地坐着,我猜想她认为可以。

“不管了,我要写企划书给WCHI,我要讲费欧娜的事。她现在是话题人物,我又是第一批收到石头的人,可以从我的角度出发,打造完美的温馨小故事。”

桃乐丝点点头。“所以你要把石头寄回去给她?”

我低头看看我的手。“好吧,我承认,我别有用心。”

“企划书呢?”桃乐丝说。“他们真的会做这个节目吗?”

“不,我不觉得,应该是要看我有什么样的创意吧。不过,我想让他们惊艳,就算拿不到那个工作。史都华同意的话,我还是能拿这个概念放在我的节目里。”

“所以,按费欧娜的规定,我应该要延续宽恕的循环,多放一颗石头到袋子里,送给我伤害过的人。”我取出费欧娜寄给我的象牙白石头,把第二颗鹅卵石留在丝绒袋子里。“我现在就按规矩来,把这颗石头跟我诚挚的歉意送给你。”

“给我?为什么?”

“对,给你。”我把石头塞进她手里。“我知道你住在伊凡洁琳的时候很开心。我觉得很抱歉,没有好好照顾你,不能让你留下来。或许我们该帮你找个护理师……”

“亲爱的,别傻了,那栋公寓那么小,多一个人只会碍手碍脚的。这里很适合我,我在这里很开心,你也知道的。”

“没关系,我想把这颗原谅石送给你。”

她抬起下巴,看不见的眼睛如聚光灯般落在我的脸上。“借口。你想赶快延续循环,好写企划书给WCHI吧,你要怎么写呢?我跟费欧娜.诺尔斯上节目,营造出完美的宽恕循环吗?”

我望着她。“有这么糟糕吗?”

“有,你选错人了。”她摸索着找到我的手,把石头丢回我的掌心。“我不能收下,你应该跟另一个人道歉。”

杰克坦白说出的话突然冲进我脑海,裂成几百万片。对不起,汉娜,我跟爱咪上床了,就一次而已。我不会再犯了,我发誓。

我闭上眼睛。“拜托,桃乐丝,我知道,我跟你儿子解除婚约、你认为我害了他一辈子。不过,我们无法改变过去了。”

“我说的不是杰克,”她一字一句清楚地说了出口,“我说的人,是你的母亲。”◇(节录完)

——节录自《原谅石》/悦知文化出版公司

《原谅石》(悦知文化出版提供)
《原谅石》(悦知文化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汉娜!亲爱的!”她有美国南方人独特的缓慢腔调,说话时会拉长母音,柔和而久久不散,就像美味的焦糖。她摸索着找到我的手臂,然后把我拉进她怀里,我胸口浮出熟悉的痛楚滋味。我闻到她擦的香奈儿香水,感觉到她的手在我背上画圈。这样的碰触,一个没有女儿的母亲碰触一个没有母亲的女儿,我永远都不会厌倦的。
  • 我拉开束袋的绳子,有两颗普通、小巧鹅卵石这就滚进我的掌心。我以手指轻抚着石头,一颗是灰色带着黑色条纹的石头,一颗则是象牙色的。丝绒布料发出了沙沙声,我拉出折了又折的纸条,就像幸运饼干里的签诗。
  • 我用面纸擦拭双眼。“她向来都有第六感,不管我有什么困扰,不用开口跟她说,她就会主动提起。当我试着说服她说不是这样,她就会看着我说,‘布芮特,你忘了,你可是我生的,骗不了我的。’”
  • 他回到空荡荡的公寓,拉上门闩。通往书橱后方房间的门依然开着,佩赫杜先生看着房里,看着看着,一九九二年的夏天仿佛从地板上浮现。
  • 热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当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邻居哈缇婕,陪我上山采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昵称“老石头”的喇铬溥是建筑师兼考古学家,带我溜进古迹看彩排,独享星空下两千年古剧场的音乐盛宴……
  • 我正在读拉丁文。我已经读好几天了,未来几天也要继续读下去。补考时间是下星期二的第七堂,再不及格就要被当掉了。
  • 当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再拥有,当熟悉的事实都不再可靠,当挚爱都将离去,然后呢?我们该怀疑上帝、埋怨命运,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今世物质满溢,更是我们取之不尽的良材,如果执笔仍觉万缕情思,无一物可寄,就表示在生活中太粗心了。
  • (大纪元记者张东光编译报导)关注全球重大新闻和专家意见的《World Affair》杂志报导,《失去新中国》一书作者、前美国智库研究员伊森•加特曼(Ethan Gutmann)在2012年7月出版的新书《国家器官》(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中写道,“当王立军在2月6日晚上突破重围来到成都美国领馆时,他带来了一系列重创他上司薄熙来的故事:薄与英商海伍德被谋杀有关、挪用重庆公共资金、勒索当地的犯罪黑帮。”“身为前重庆公安局长,王对薄知之甚详……暗指薄与江派大员周永康密谋……夺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