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Park

书摘:这一天…(1)

作者:纪优‧穆索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 ,

是谁将他们带到这里?是谁让他们纠缠难分?爱莉丝和嘉柏瑞再也难分彼此,他们决定一起查出事情的真相。然而,他们搜集到的证据,点点滴滴却指向那一段伤心欲绝的记忆。他们凝视彼此,蓦然惊觉,这一切,也许不是巧合……

【作者简介】

纪优‧穆索(Guillaume Musso)

1974年生于南法的安堤布,10岁爱上阅读 。他在尼斯大学取得经济学位后,继续攻读环保科学。他曾担任高中老师,教授经济学与社会科学,目前则专心从事写作。

2004年,穆索出版第一本小说《然后呢…》,即以新人之姿在法国书市缔造了150万册的惊人销量! 2007年,穆索跻身法国十大畅销作家之列,2008年晋升法国畅销作家前五名,2011年起,他更连续五度蝉联法国最畅销作家第一名。

【主文】

1 爱莉丝

我觉得人人的内心都有着另一个人,一个城府很深的陌生人。——史蒂芬‧金

先是强劲的疾风,吹刮着脸颊。

树叶轻轻的窸窣声,远方的潺潺溪流声,隐约的鸟鸣吱喳声。透过尚未睁开、如帘幕般的眼皮,所感受到的最初几道阳光。

接着是树枝断裂的劈啪声。湿泥土的气味、腐朽树叶的味道、灰色地衣浓郁的木头味。

稍远方,传来一阵如梦境般不确定是什么东西的混杂嗡嗡声。

爱莉丝‧雪佛吃力地睁开眼睛。拂晓的阳光照得她什么也看不见,她的衣服上沾着清晨的露珠。她浑身冒着冷汗,直打哆嗦,口干舌燥,嘴里有一股强烈的灰烬味。她腰酸背痛,四肢发麻,脑袋昏昏沉沉的。

她坐挺起来后,意识到自己刚躺在一张粗糙的实木长椅上。她错愕地发现,有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身躯,蜷缩侧躺着,且沉重地贴靠着她。

爱莉丝差点失声尖叫,心跳速度瞬间狂飙。她意图挣脱,摔跌在地上,立刻又站起来。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腕和这名陌生男子的左手铐在一起。她不禁后退了一步,但男子依然一动也不动。

糟糕!

她心脏在胸口里简直像要爆炸了。她瞥了手表一眼:她的旧百达翡丽表表面玻璃有刮痕,但依然能正常运转,表上的日期显示着:十月八日星期二,早上八点。

天呀!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她纳闷自问,一面用袖口擦拭脸上的汗水。

她环顾四周,衡量自己的处境。她身处在一片被秋天染成金黄色的树林里,生机盎然又茂密的灌木丛,蕴含了各式各样不同种类的植物。树林中有一片原始又寂静的空地,空地四周矗立着橡树、浓密的矮树丛,和一些突起的石块。看起来似乎四下无人,以眼前的情况来说,或许这样也好。

爱莉丝抬头望。阳光美丽又温和,简直不真实。一片片的雪花,在一棵火红色的巨大榆木树梢间闪闪发光,榆木的根从地毯般的湿搭搭落叶间穿透出来。

洪布耶森林?枫丹白露森林?还是文森森林?她不禁猜测,心里并浮现几片巴黎郊区的森林。

眼前的祥和风景,俨然如明信片上的印象派画作,醒来时却大吃一惊,赫然发现身旁有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两者形成强烈对比。

她小心翼翼稍微向前倾,想看清楚他的长相。这名男子年约三十五到四十岁,一头棕色头发乱糟糟的,脸上开始长出胡碴子。

是具死尸?

她蹲下来,用三根手指按住他的颈部,按住他喉结的右侧。指尖所感受到的颈动脉脉搏,让她松了一口气。这家伙不省人事,但起码还活着。她停下来,打量了他一会儿。她认识这个人吗?某个被她送进牢里的流氓?某个她认不出来的儿时玩伴?都不是,这张脸孔,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爱莉丝把几绺垂到眼前的金色发丝拨开,接着打量着这副把她和这陌生男子铐在一起的金属手铐。是一副具有双重安全装置的标准款手铐,全世界有很多国家的警察或保全公司都使用这一款。这甚至非常有可能是她自己的手铐。爱莉丝翻找自己的牛仔裤口袋,希望能摸到钥匙。

但遍寻不着。不过,倒是在夹克外套的内侧口袋里,摸到一把手枪。她以为是她的警用配枪,如释重负地握住枪柄。结果并不是刑警局警员所使用的Sig Sauer手枪,而是一把不知哪来的葛拉克二二塑胶枪。她想查看弹匣,但一手被铐住了,实在行动不便。她扭了几下,终于看到了,同时留意着别把陌生男子吵醒。显然,弹匣里少了一发子弹。她查看手枪的同时,注意到枪柄上沾着干掉的血迹。她把自己的衬衫扣子解开,发现衬衫的两侧衣䙓,同样也沾着几道凝固的血迹。

天呀!我出了什么事?

爱莉丝用没被铐住的手,揉了揉眼皮。现在,一股挥之不去的头痛,盘据着她的太阳穴,仿佛有个看不见的老虎钳钳住了她的头。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想驱散心中的恐惧,并试着回想。

昨天晚上,她和三个姊妹淘一起去香榭丽舍大道上狂欢。她喝了很多酒,在酒吧里,调酒一杯接一杯:月光、第十三楼、伦敦德里……四个好姊妹于午夜左右分手。她独自回到自己车上,车子停在罗斯福大道的地下停车场,后来……

后来一片空白。记忆仿佛被一团白雾层层包住,她的脑袋只能空转而已,她的记忆就这么停在这最后的画面,僵住了、凝结了。

喂,用力回想一下啦!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她清楚记得自己去自动缴费机缴停车费,接着走楼梯到地下三楼。她实在喝太多了,这一点是确定的。她摇摇晃晃回到自己的Audi小车前,打开了车门,坐上驾驶座,然后……

然后什么也不记得了。

她拚命想集中注意力,一堵白色砖墙却挡住了通往回忆的去路。思绪前面仿佛矗立了一座哈德良长城,仿佛有一整座万里长城使她不论怎么回想都徒劳无功。

她咽了咽口水。她的恐惧加深了一层。这片树林、她衬衫上的血迹、那把非她所属的手枪……这可不是狂欢隔天早上的普通宿醉而已。要是她想不起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里,想必有人对她下迷药。搞不好有变态在她杯里加了GHB迷奸药!这是很有可能的,身为警察,她这几年碰上好几件牵涉到迷奸药的案子。她把这个想法在脑袋里先搁到一旁,然后开始检查口袋里的东西,她的皮夹和员警证不见了。她身上也没有任何身份证件、钱或手机。

除了原先的恐惧,她现在更感到沮丧。

有根树枝断掉了,一群莺鸟应声飞起。几片红褐色树叶在半空中飘旋,拂过艾莉丝的脸庞。她用下巴夹住衣领,用左手把夹克外套的拉链往上拉。她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心,用淡淡的原子笔墨写着一行字;是一串匆忙抄下的数字,宛如随时可能模糊不见的国中生小抄:

2125558900

这些数字代表着什么?是她抄的吗?有可能,但也不一定……她从字迹如此研判着。

她不知所措又惊恐,短暂闭上眼睛。

她不肯轻易投降。显然,昨夜里出了严重的大事。不过,尽管她丝毫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和她铐在一起的这名男子很快就能唤醒她的记忆。起码,她希望如此。

他到底是敌是友?

由于情况尚不明朗,她把弹匣装回葛拉克手枪,把枪上膛。她用没被铐住的一手,将枪口对准陌生男子,随即毫不客气地叫醒他。

“喂!起来了!”

男子一时之间还醒不过来。

“喂,快起来!”她摇晃他的肩膀,继续叫唤他。

他眨了眨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才吃力地挺坐起来。他睁开双眼时,吓得慌乱挥动了一下,因为竟有个枪口离他太阳穴仅仅几公分而已。

他瞪大眼睛盯着爱莉丝,然后四周张望,一脸错愕地看着四周的原始景象。

慌张了几秒钟后,他吞了吞口水,开口用英文问:

“天呀,你是什么人?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未完,待续)

——节录自《这一天…》/皇冠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刚升上大四的建筑系学生坂西彻,不得不面对即将就业的残酷现实,鼓起勇气向心中的第一志愿─村井设计事务所递出履历。
  • 这一天我已经等了二十五年。以全新身份、跟着新家庭在地球另一端成长生活的我,不晓得是否还有机会能与母亲、兄弟姊妹再度重逢。此刻,我就站在幼年成长的地方——印度中部一座荒烟漫土的贫穷小镇上,一幢倾颓建筑的转角门边,但里面已无人居住,眼前所见尽是一片空荡。
  • “在二十世纪美国,《梅冈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广为阅读的种族相关书籍,而小说主角则塑造了种族正义最不朽的形象。”——评论家Crespino, Joseph
  • 我拉开束袋的绳子,有两颗普通、小巧鹅卵石这就滚进我的掌心。我以手指轻抚着石头,一颗是灰色带着黑色条纹的石头,一颗则是象牙色的。丝绒布料发出了沙沙声,我拉出折了又折的纸条,就像幸运饼干里的签诗。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 当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再拥有,当熟悉的事实都不再可靠,当挚爱都将离去,然后呢?我们该怀疑上帝、埋怨命运,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培养语文能力与写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没有七十五级分的顶尖成绩,而是培养学生一生写作的素养!
  • 当然也有些人以为在病房用移动式X光感觉比较尊爵,照相不用下楼,由专业放射师亲自把X光机推到病床面前一对一服务,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 我在自媒体耕耘几年,并侥幸获得实验的正向回馈后,发觉自媒体品牌的成功离不开五个要素:品牌(brand)=利他(benefit)+重复(repetition)+ 艺术(art)+简洁(neat)+正派(decency)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