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梦游仙境

作者:路易斯·卡洛尔(英国)
《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白兔先生。(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一个金澄澄的夏日午后,头枕在姊姊腿上昏昏欲睡的爱丽丝,突然间看见一只拿着怀表赶时间的白兔,满怀好奇心的她追着兔子,一起跳进了树篱下的兔子洞,随后展开了一连串的奇幻际遇……

掉下兔子洞

爱丽丝和姊姊一起坐在河岸上,无所事事,有点倦乏。她朝姊姊看的书瞄了两眼,既没图又没对话。

“一本没图、没对话的书有什么意思呢?”爱丽丝想。

她心里正想着(勉为其难,因为天热让她昏昏欲睡,脑子转不动),编雏菊花环的乐趣值不值得让她费劲爬起来去采雏菊,突然有只粉红色眼睛的白兔跑过了她身边。

爱丽丝没当回事,她还听到兔子自言自语说:“哎呀!哎呀!我要迟到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后来回想起来,突然意识到她应该对此感到诧异,但当时一切仿佛都很自然)。

不过,当兔子从西装背心口袋里掏出怀表看了看又急匆匆往前赶时,爱丽丝跳了起来,因为她猛地想到过去从来没见过穿背心或者掏得出怀表来的兔子。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追着它跑过田野,看到它跳进了树篱下的一个大兔子洞。

爱丽丝跟着跳了下去,完全没想之后要怎么出来。

兔子洞一开始笔直得像条隧道,然后突然往下坠,爱丽丝还来不及多想,就已经朝深井般的洞里坠。

不是井非常深,就是她坠落得很慢,因为她下坠时还能从容地打量四周,猜想接下来会怎么样。她先朝下看,想看看会掉到哪里去,但底下太暗,什么也看不见;再看井壁,发现全是橱柜和书架:到处钉着地图和图画。她从经过的架子上随手拿了一只罐子,上头贴着“橘皮果酱”的标签,结果是空的,让她很失望。她不想把罐子随手扔了,怕会砸死下面的人,就等再经过一个橱柜时,把它放了上去。

“好吧!”爱丽丝想:“这样跌落过以后,再从楼梯上滚下来也没什么了!家里人都会觉得我真勇敢!嗯, 就算从屋顶上摔下来我也不会吭一声的!”(这倒很可能是真的。)

往下掉啊,掉啊,掉啊,会不会永远也掉不到底啊?

“不知道这时候我掉了几公里了?”她大声说:“我快掉到地心了吧!让我想想:那就是六千三百公里,我想……”(爱丽丝在学校课堂上学到了一些这样的知识,尽管现在没有一个听众,不是展露学识的好时机,但多背背也是挺好的练习。)

“对,应该有那么深,但不知道我到了什么经度和纬度呢?”(爱丽丝根本不知道“经度”和“纬度”是什么,只是觉得这两个词说起来显得有点厉害。)

她接着又说:“不知道我会不会穿过地球!从头下脚上走路的人当中冒出来多好玩啊!我想,他们叫做对立人……”(这时她庆幸没人在听,因为她自己也觉得这个词用得不对。)

“不过你知道的,我得问他们那是哪个国家。”

“这位女士,请问这里是纽西兰还是澳大利亚?”(她说的时候还试着行了个屈膝礼。想想看,一边在空中往下坠一边行屈膝礼!你行吗?)

“这样问她会觉得我是个无知的小女孩吧!不行,不能问,说不定我能在什么地方看见写着国家的名字。”

因为爱丽丝没事可做,很快又说话了:“我想今天晚上黛娜一定会很想我!”(黛娜是只猫。)

“但愿他们喝茶的时候记得给她碟子里倒点牛奶。我的好黛娜,要是你现在和我在一起就好了。我想空中是没老鼠,但你能抓蝙蝠吧!你知道的,它们长得很像老鼠。不过,猫吃蝙蝠吗?”

这时爱丽丝有点昏昏欲睡,像说梦话似的喃喃自语:“猫吃蝙蝠吗?”有时还说成了“蝙蝠吃猫吗?”反正这两个问题她都答不出来,怎么吃都无所谓。她迷迷糊糊要睡着了,开始梦见她和黛娜手拉着手走着,她很认真地问:“嗯,黛娜,跟我说实话,你吃过蝙蝠吗?”

突然就“砰!咚!”摔在了一堆枯枝败叶上。

终于不再往下掉了。

爱丽丝毫发无伤,立即站了起来,她往上看,头顶上一片漆黑,眼前是一条长长的通道,还能看见白兔正在前头跑着。没时间耽搁了,爱丽丝像风一样追了上去,只听得到兔子在拐弯时说:

“哎呀,我的耳朵和胡子完了!实在是太晚了!”

她都快追上它了,可是一转弯兔子就不见了。她发现来到了一个又长又低矮的大厅,天花板上亮着一排吊灯。

大厅四周都是门,每个都锁上了,爱丽丝来来回回试了每扇门,一扇也打不开,只好悲伤地走到大厅中间,担心再也出不去了。

突然间,她看到一张三条腿的小桌子,整个是实心玻璃做的,桌上除了一把小小的金钥匙以外别的什么也没有。爱丽丝心想那大概是大厅里某扇门的钥匙;可是,不是锁太大,就是钥匙太小,没有一扇能打得开。不过,当她转第二圈的时候,她注意到了一个先前没看见的低矮布帘,帘子后头有一扇大约四十公分高的小门,她把小金钥匙插进锁孔里一试,对了!真让人开心!

爱丽丝开了门,门里是条比老鼠洞大不了多少的小走道,她跪下来,往走道那头看去,里面是个无比可爱的花园!真想走出这个昏暗的大厅,到鲜艳的花坛和清凉的喷泉间漫步啊,可是她连头都进不了门口。

“就算我的头钻进去了,”可怜的爱丽丝想:“肩膀过不去又能怎么样呢?唉!真想像望远镜那样可以缩起来啊!我觉得我是可以的,只要我知道该怎么做。”

如你所见,经历许多怪事后,爱丽丝开始认为几乎没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在小门旁干等不是办法,于是她走回小桌,有点希望桌上能再有一把钥匙,或者有一本教人怎么像望远镜一样缩起来的诀窍的书也可以,结果这回桌上有个小瓶子,(“之前肯定没有。”爱丽丝说。)瓶颈上系着一张小纸标签,写着漂亮的两个大字:“喝我!”

“喝我”说得很好,但聪明的小爱丽丝不会贸然行事。

“不,我要先看看,”她说:“看看上面有没有标明‘有毒’。”

她读过几个充满危险的小故事,说的都是小孩被烫伤、被野兽吃掉,或别的惨剧,皆因没记住朋友教他们的简单规则,比如烧红的拨火棍拿得太久了会被烫伤、手指被刀割深了会流血;她还牢牢地记着:如果喝了瓶身标着“有毒”的东西,保证迟早会感到不舒服的。

然而,这个瓶子上没写“有毒”,于是爱丽丝鼓起勇气喝了一口,发觉很好喝(实际上有点像樱桃派、奶黄酱、凤梨、烤火鸡、太妃糖和热奶油吐司的味道),一下子就把它喝完了。◇(节录完)

——节录自《爱丽丝梦游仙境》/时报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英国泰晤士河
    一个死而复活却无法言语的女孩,三个渴望弥补丧亲之痛的破碎家庭,跨越人间与冥界的河流,会带着他们迎向什么样的命运……即使故事在本书的最后一页宣告落幕,河畔的人们仍将继续在雷德考的渡口操舟行桨,让众生的故事交织汇集成生生不息的巨流河……代代相传,直到永远。
  • 一个冬日的下雪天,待在温暖屋内的爱丽丝与小黑猫玩“假装”游戏,玩着玩着,却爬上了壁炉台,穿过如薄雾般的镜子,来到了一切都与现实世界颠倒的镜中世界。镜中世界是个大棋盘,爱丽丝成了当中的一颗棋,想成为西洋棋后的她开始下起了这盘棋……
  • 一段追寻智慧、真心(爱)、勇气与家的奇幻旅程……
  • 彼得和乔留下了两则传奇。一则是他们伟大的努力,以大胆、轻量的创新方法攀登高峰,第二也是更为持久的成就是他们写下并流传的书。从他的登山生涯开始到最终,彼得的写作天分显露无遗。
  • 故事从主、仆两人的漫游之旅展开,一路上他们谈论宗教、阶级、道德、男女……这趟旅程既幽默又荒诞。故事中表达出作者昆德拉对自由的向往、嘲讽自己的祖国捷克遭到苏联入侵、作品被禁等残酷现实……昆德拉:“我们始终不如我们所想像的那么独特,一切的不幸都因为我们汲汲营营地追求差异。”
  • “韭山花坊”是远近驰名的花坊。今年,花坊增加了一位生力军——因故辍学的表妹芽依。芽依在工作之余发现了隐藏于花朵之下的花语世界,也因为她,韭山家成员尘封多年的心结化解了……
  •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九○一年期间,夏洛克‧福尔摩斯十分繁忙——可以这么说,在这八年内发生的疑难公案,警方都曾向他咨询过;他还在千百件私人案件的调查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其中一些案件的案情错综复杂,结果出人意料。许多惊人的成就和一些无可避免的失败是他这一段时期的结果。
  • 拥有一切杰出家事女仆特质的菲莉希黛,办事俐落、进退有度、诚实忠心。可是,伴随她的却是一次次的挫折。她在失去依托与寻找的过程中却仍保持着简单的良善之心……
  • 美,就是对编年纪事的弃绝,就是对时间概念的反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