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占星学的哲学背景

文╱苏.汤普金
font print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自从有文明以来,每个文化里都出现过某种形式的占星学。西洋占星学是在纪元前数千年前出现的;它的根源是在现代的伊拉克、部分的叙利亚和土耳其一带。占星学的历史久远而复杂,其哲学背景甚至更复杂。

任何一个学习占星学一段时间的人,都会发现这门学问的确精准有效,于是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它的原理究竟是什么?”然后心底又会出现一些深层的疑问:“我 为什么会在这里?”“上帝究竟是谁?”如同任何一个丰富而令人兴奋的学问一样,占星学也会使我们产生许多疑问和解答。遗憾的是,占星学的许多哲学分枝课题 无法在这里详加探讨,所以只好暂时搁置一旁。以下我要探讨的是一般性的哲学法则,也是我个人运用和观察占星学的基础。

宿命论和自由意志
占星师和未来将成为占星师的人都想克服一个难题——宿命论和自由意志的议题。如果占星学真的如此精确无误的话,是否意味着我们的人生是命定的?对我而言, 这个问题的答案既非“是”,也非“不是”。毫无疑问地,我们必须为自己的人生及成败负起全责,而且某种程度上,也必须为自己周遭发生的事负责。我们身上发 生的事及我们的行为举止,都可以从我们的星盘里看出种种端倪。

星盘基本上就是一张有关生命潜能的地图,它就像是画了许多种子的图表,能够显示出我们将会成为的模样,或许观察宿命论和自由意志的方式,就是看一看这张星宫图里有些什么主题。现在,不妨将你诞生时的星宫图想像成卡拉哈力沙漠的地图,而我的则是英国伯明罕的地图。

我们可以说卡拉哈力是你的命运所在地,伯明罕则是我的命运地盘,而我们的选择和潜力都大不相同。我的道路是高高低低的,地图里面还有运河及我可以时常去晃 荡的商店,但我并不一定会去造访我地图里的所有地点;至于你的那张卡拉哈力沙漠地图,代表的则是其他的选择:乡间、游乐区等……你可以选择放牧、狩猎、聆 听织布鸟的声音,或观赏眼前的大槐树。因此我们双方都有某种程度的自由意志,但我们的选择也都受到地图范围的局限。你可以说这份局限就是我们的宿命。

当然一个人的星盘并不是存在于真空中;我们都受制于更大的命运——譬如我们国家的命运。同样地,我们国家的命运也受制于地球的命运。占星学提供了一个让我 们观察这两种命运的机会,这么做会让我们增加自由意志运作的空间。政府、商业行为和各种事件,凡是有开端的东西,都可以呈现在星盘中。

大宇宙与小宇宙

从玄学、新时代和治疗系统的观点来看,宇宙万物本是一个整体,其中的每个部分都是相互依存的;事实上,过往的炼金术和今日的量子力学,都把这种观点视为核 心精髓。这种观点又延伸出了许多旁枝,因为宇宙万物如果是一个整体,而万物都是它的一部分的话,那么伤害其中的一小部分(即使是一只小蚂蚁),也意味着在 伤害整体和我们自己。这种观点就是源自于大宇宙和小宇宙的关联性。换句话说,所有显化在大宇宙里的事物和事件,都能反映出每个人或小宇宙的内在。科学已经 把大自然的一切事物化约成118种元素,因此每个人体内都包含了周遭的万物─所有的植物、动物、矿物和天体。

赫密士秘密教诲

炼金术是由赫密士‧崔思莫吉司特斯(Hermes Trismegistus)发展出来的哲学理念。如果他是一个人而非一群人,那么他存在的时间可能是纪元前1900年左右,他一向被视为字母、天文学、数 学、占星学和炼金术的鼻祖。他的秘密教诲只透露给一些来自远方、有诚意认真学习的学生,据说这所神秘的学院位于埃及境内。

以“赫密士的方式密封”(hermetically sealed)这句话,就是在暗示其秘密教诲有多么神秘。他的教诲是由老师以口耳相传的方式传授给学生,一般称之为“卡巴拉密教”(Kybalion),其中有七个宇宙法则,透过占星学的执业过程,这些法则已经被证实是真实不虚的。

摘自《一位占星师的成长过程》积木文化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心理治疗师常误以为,赤裸裸的死亡焦虑不是针对死亡而来,而是掩盖其他问题的幌子。珍妮佛的情况就是一例。
  • “思乡草”每一篇都很短,只有一两千个字。那是应一家华侨的中文报纸副刊编辑的要求才写的。我没有每天都写,大概是一周一两篇,好像专栏的文章,有许多人爱读。
  • 在这里我要写我夜行军的奇遇。

  • 昨天开车经过一条小巷子,目睹车祸现场。我将车子在路边小停,跟女儿旦旦说:“你等等,妈妈想送光给那两个人。”那是一名躺在地上的欧巴桑以及一名无助的卡车司机。
  • 这是一本非常特别的书,用我辅导过的个案“歆玮”,他现在是国立技术学院的学生。在国中时,他放弃了所有的努力;但经过“复原力”的完整辅导,他找回了自尊和自信,并为自己做最大的努力。
  • 经过几周的辅导,歆玮的生活作息大部分都能符合期待,但他似乎并不满意自己。我们这一周的主题,想和歆玮来谈谈,自我的认知与别人之间的落差,让歆玮了解什么期待是合理的,哪些期待是无关紧要的,学习去掌好自己这艘船的船舵,不因自己或外界而动摇。
  • 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从1949年以来就不断书写中国的“伟大”,遮住国家明显的缺陷,再以共产党的动人辞令粉饰太平。
  • 民主是种苦口良药,对于某些执政者来说,要吞下这种药很难。民主这种药,可以保护个人权益,避免党争的迫害。民主这种药,就跟其他药物一样,有很多副作用,但也让个人得以存活、茁壮。
  • 苏曾说过她从小内向,所以喜欢静静地“读人”!其曾祖母就对占星学很有兴趣,可惜在苏出生前就过世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