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咖啡从地球那一端走来

文/王金丁

(fotolia)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喜欢喝咖啡?为什么?”“好喝。”“只是好喝?您喝了几十年了。”他端起咖啡,鼻子看着咖啡,眼睛看着我:“心能静下来。”

董事长办公室里,董事长端着咖啡站在窗前,望着眼前的高楼丛林,想了一下杯子里的咖啡,下了决定后,转身的姿态俐落而优雅,回到长桌前轻松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响声,提笔在文书上满意的批了后,从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工作室里,几个人围着蓝晒图端详着,细声交换着意见,一个工程师抓着头皮从人群里钻出来,绕了一圈圆桌,仍然锁着眉头。忽然门被轻轻推开了,一阵咖啡芳香引着盘子端了过来。工程师抢先捧起其中一杯喝了一口咖啡,指着桌上的蓝晒图,口里缓缓吐出咖啡气味,说了几个字:“照图设计就对了。”

中午时,太阳攀上了天空那座钢架,戴着胶盔的工人们擦着汗走了过来,拿起碗杯从大壶里倒出黑色的液体,一个工人仰头喝了一大口:“今天的咖啡够味。”

那天,我走进街道转角一家咖啡店,里面有点吵杂,点了一份曼特宁,等了半天还不见咖啡,只闻到周围飘来的香味,玻璃橱柜里各种蛋糕也巧言令色的诱惑着我。收回视线时,咖啡已摆在桌上,一颗奶球伴着小包砂糖规矩的倚在杯旁,银匙斜放碟子上。我凑进鼻子时,脸孔已映在黑得泛光的咖啡上了,望着波动的自己,细微的音乐从咖啡香里流泻出来,自然的,我想到喝咖啡的朋友说的:“心能静下来。”

那天心血来潮,想去咖啡园里喝咖啡,就奔上了阿里山乐野。穿过一片浓雾走进一家咖啡店,坐在桌前,视线越过窗外浓雾,就是一片绿油油的咖啡树。望着桌上的咖啡,心情沉浸在满室氤氲的咖啡香里,却也不想喝一口,是近乡情怯了。

“老婆,我在大武山喝咖啡。”“哪里啊?”“喔,是台湾啦。”

这时刻,全世界各城市不管是白天或晚上,一定有人也在喝咖啡,在纽约、华盛顿的咖啡馆里,或是法国巴黎、英国伦敦、日本东京,乡村小镇这时也有人在喝咖啡,我就在台湾云林的一间小阁楼里敲着键盘,电脑旁摆着的一杯热咖啡还冒着白烟,只有在这样的深夜,也只有咖啡知道我是一个作家。

酷热的夏日里,妇人抱着狗狗走进城里这家咖啡厅,店员送来了咖啡,她才喝了一口,狗狗就窝在怀里睡着了。当然,我也在这家咖啡店里。

现在,我已经闻到了我的咖啡的味道了,远远的,我瞧见店员卷着洁白的袖管,从吧台那边谨慎的端着盘子轻步走来,酷酷的脸孔只有嘴角藏着笑意,我静心地等待着,咖啡正从地球另一端向我走来。@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董事长端着咖啡站在窗前,望着眼前的高楼丛林,想了一下杯子里的咖啡,下了决定后,转身的姿态俐落而优雅,回到长桌前轻松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响声,提笔在文书上满意的批了后,从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 一个大蒸笼端坐灶上,大口大口的冒着白烟,几个人眯着眼睛围着炉灶忙碌着,有人踮起脚尖捧着水瓢往大锅里加水,灶口,一个妇人弯着腰伸长脖子望着洞里添木柴,火舌一下子燃了上来。
  • 身处喧嚣的城市里,耳里灌的都是热门音乐,常常的,会想起北方小村庄的歌声。
  • 题名为“破晓、孤月、冬雪、愁云”的四个陶碗,此刻端庄地呈现眼前。这才明白陶艺家用植物灰与泥浆釉烧制的陶器,其釉彩的色泽、纹路与肌理之奇妙。
  • 从田野到都市高楼,母亲跟着父亲走过了一生,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共同守护着这个最简单的爱情,只是都没有说出来。
  • 当忆起儿时乡下姐姐们手里抛起的一个个小布囊时,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温馨。可是,现在已不见小布囊游戏了,儿时玩伴也不知奔波哪儿去了。
  • 往山下瞧去,原野里错落着屋舍、树木、麦田,那条溪流在村子边上画了一道弧线,溪边一排红色的枫树隐约可见,归德乡果然尽在眼底…
  • (shown)原来那月牙儿已移到了屋前,照得驴厩里一片雪亮,远远的可以看见那黄鬃驴儿正偏着头沉沉睡着。这驴儿模样我还记着,懂事后,海二叔就赶着驴儿,带着我驾着驴车穿江越岭,九村十八镇的奔波,输运归德乡方圆几十里山川间的农产事物…
  • 多年盼不到春雨造访,不由得想起旧时南台湾故乡的绵绵春雨来。彼时的雨吹着淅沥淅沥的口哨,敲打着玻璃窗户,一点一滴敲进我的梦境里…
  • 我以为是被我的嘹亮优美的唢呐声吸引来的,想不到她却告诉我吹奏的原理,告诉我如何换气,如何控制声韵的回旋,还说最重要的是,演奏家随时要保持一颗纯净的心。她平静的神情与广阔的心胸,使我如沐春风。那时,我才知道音乐里还有这样的境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