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咖啡从地球那一端走来

文/王金丁

(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42
【字号】    
   标签: tags:

“喜欢喝咖啡?为什么?”“好喝。”“只是好喝?您喝了几十年了。”他端起咖啡,鼻子看着咖啡,眼睛看着我:“心能静下来。”

董事长办公室里,董事长端着咖啡站在窗前,望着眼前的高楼丛林,想了一下杯子里的咖啡,下了决定后,转身的姿态俐落而优雅,回到长桌前轻松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响声,提笔在文书上满意的批了后,从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工作室里,几个人围着蓝晒图端详着,细声交换着意见,一个工程师抓着头皮从人群里钻出来,绕了一圈圆桌,仍然锁着眉头。忽然门被轻轻推开了,一阵咖啡芳香引着盘子端了过来。工程师抢先捧起其中一杯喝了一口咖啡,指着桌上的蓝晒图,口里缓缓吐出咖啡气味,说了几个字:“照图设计就对了。”

中午时,太阳攀上了天空那座钢架,戴着胶盔的工人们擦着汗走了过来,拿起碗杯从大壶里倒出黑色的液体,一个工人仰头喝了一大口:“今天的咖啡够味。”

那天,我走进街道转角一家咖啡店,里面有点吵杂,点了一份曼特宁,等了半天还不见咖啡,只闻到周围飘来的香味,玻璃橱柜里各种蛋糕也巧言令色的诱惑着我。收回视线时,咖啡已摆在桌上,一颗奶球伴着小包砂糖规矩的倚在杯旁,银匙斜放碟子上。我凑进鼻子时,脸孔已映在黑得泛光的咖啡上了,望着波动的自己,细微的音乐从咖啡香里流泻出来,自然的,我想到喝咖啡的朋友说的:“心能静下来。”

那天心血来潮,想去咖啡园里喝咖啡,就奔上了阿里山乐野。穿过一片浓雾走进一家咖啡店,坐在桌前,视线越过窗外浓雾,就是一片绿油油的咖啡树。望着桌上的咖啡,心情沉浸在满室氤氲的咖啡香里,却也不想喝一口,是近乡情怯了。

“老婆,我在大武山喝咖啡。”“哪里啊?”“喔,是台湾啦。”

这时刻,全世界各城市不管是白天或晚上,一定有人也在喝咖啡,在纽约、华盛顿的咖啡馆里,或是法国巴黎、英国伦敦、日本东京,乡村小镇这时也有人在喝咖啡,我就在台湾云林的一间小阁楼里敲着键盘,电脑旁摆着的一杯热咖啡还冒着白烟,只有在这样的深夜,也只有咖啡知道我是一个作家。

酷热的夏日里,妇人抱着狗狗走进城里这家咖啡厅,店员送来了咖啡,她才喝了一口,狗狗就窝在怀里睡着了。当然,我也在这家咖啡店里。

现在,我已经闻到了我的咖啡的味道了,远远的,我瞧见店员卷着洁白的袖管,从吧台那边谨慎的端着盘子轻步走来,酷酷的脸孔只有嘴角藏着笑意,我静心地等待着,咖啡正从地球另一端向我走来。@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托着下巴从棋盘这端望过去,正好跟四岁小孙子投射过来慧黠的眼神撞了个正着。这一刻,我们孙爷俩正厮杀得紧。
  • 母亲已近九十岁,一生过着农家生活,那天她坐在风檐下忆起了年轻时,经历的“煮三年烂饭,娶一个媳妇”的故事,说出了半世纪前农家妇女的辛酸。
  • 走过寺院凹蚀的石板,从天井筛进来的微光里,仿佛听到了远处传来,昔日洛津码头工人粗犷的吆喝声,帆樯云集的港口…
  • 一时,法国号也来了,双簧管也来了,小提琴更加大力度的演出。众声喧哗中,大鼓击出震聋发瞆的一响,指挥家双手在空中展开时,乐团已将充满灿烂色彩的交响音符送上了云霄。
  • 阳光才从肉松铺高高的店招照过来,清晨的菜市场已人声鼎沸,在铺前的菜摊旁,我又听到了那一串变调的琴声。
  • 转过身来,看见和尚仍然殷勤的扫着落叶,一阵风吹起了地上的几片叶子,他拿起扫帚追逐着。阳光从树梢渐渐褪去,鸟声跟着聒噪了起来,此时,我的心里已一片宁静。
  • 高山茶具有独特的韵味,阿里山屏障中央山脉,山势从低海拔连绵攀高,层峦叠嶂,也是地形自然形成的茶区,这边山坡种了茶,隔一个树林才能见到茶园,越过一片竹林,才看得到翠绿的茶叶。
  • 几天后,猫头鹰的羽翼下又钻出了一只小猫头鹰,有人说是猫头鹰在呵护着小鹰,也有人说猫头鹰在教小鹰飞翔…
  • 老渔夫船前船后跳来跳去,嘴里吆喝着向我挥手,在这个微雨而孤寂的港湾里,带给了我一丝暖意。
  • 安平经过荷兰人、郑氏、清廷及日人几个治理阶段,留下了时空邅递的历史痕迹。在安平古堡东侧,荷兰人建造的街道,及辐凑街道两旁的旧聚落仍然保留了下来,游走巷弄间,不免让人回想先民渡海来台,艰辛奋斗的岁月历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