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序书摘
青带凤蝶
我对那青带凤蝶特别感兴趣,拍下的照片许多友人见了都以为他还活着,到最后明明在现场的是我,一时之间竟不肯定自己是否打扰了一场蜕变。但那青带凤蝶其实是死的,或许刚逝世没有多久,所以身上仍带着色彩。
一起旅行的时候,把现实打包成行李,拖到未来寄放,现在就专心快乐。如果愿意继续拥有一双清澈的眼睛,感觉长大好像还是很远很远以后的事情。
身为海岛民族的我们,血液里其实都流着不可抹灭的海洋DNA,面对四周包围着的海洋,处处都是机会,充满着各种可能性,只要我们像鲸鱼、像我们的祖先一样,不冀望陆地,往最深最广的海游去,充满希望惊喜的未来,就在前方。
B29轰炸机在日本上空持续盘旋的那个夏天,十四岁的清太带着四岁的妹妹节子前往亲戚家避难。在饥饿和冷淡人情的折磨之中,清太仍尽心照顾日渐衰弱的妹妹。
在一般人眼里,或许会觉得我们浪费好多时间跟精力去做一件可以简单做到的事,但是过程中获得的体验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这些经历和见闻,都会带来莫大的感动跟启发。
一望无际的海,开启了人们在拥挤城市里封闭许久的心,在你觉得忧郁、觉得烦闷时,不如就到海边走走吧!静静听着海潮声,难解的问题,也许就迎刃而解了。前提是,你得不嫌烦地先越过人们画地自限的重重障碍。
儒林园,曾是封建王朝用以囚禁知识分子的天牢,几经盛衰,阴气终年不散。 没想到旧狱新监,1965年,竟成了“儒林团首都高校劳教营”…… 这里专收被大学教授们视作“本文化希望所在”的各校高材生们, 他们是社会主义独裁制度下的“思想犯”。
漫漫人生,大部分的时候,我们都希望坠落时,能有人在下面接住。然而,开始学习去接住他人,才是成为一个大人的必经历程。
在这个无所不卖的国度,只要放弃自由,你就能享有一切。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会工作者独特的眼光,在封城后有意识地持续书写、思考、细腻的记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写出了城里人们的恐慌、惧怕、焦虑和坚强……
以二十岁的体格,四十岁的头脑活下去,活久了就会发现各有各的好处。如今,我开始期待茱莉.蝶儿和伊森.霍克的下一部电影了。或许,我是在以等待另一种人生的心情期待吧。
做为一个大人,应该以我之名,为自己做决定;承担责任;享受生而为人的快乐;与久违的自己重逢,感谢自己受过的伤、流过的泪、坚持的梦想……
那些汪洋中自成天地的岛屿,它们的意义究竟在于孤独,还是圆满?
我不解为何眼前世界如此单纯的状态无法持续永恒?清醒后人们终究会以领土、种族、宗教、国籍、语言,或生存作为借口,持续争执甚或战争……
相隔千年,但故宫仍离我们很近,〈橙黄橘绿〉在,〈鹊华秋色〉也在,当然大家最爱的白菜也不会缺席;赵孟頫与苏轼还活在那儿,赵构与岳飞还在互相通信!就在台北外双溪,每天上午八点半准时等着与我们相遇!但,若缺乏足够的认识与理解,他们却又离我们很远,即便近在咫尺,却又很陌生,如同天涯~~
1922年,红色政权席卷苏联。一位帝俄时期的青年贵族,被迫在莫斯科一家豪华饭店度过余生。他以绅士风度对抗遭囚禁的命运,用品味缅怀过往的美好,在剧变的时代,成为最不自由也最幸运的人。
笔如手术刀,划过生死、荣败、悲喜,带着时而温柔、时而锐利的目光,写下医前、医后、医外,关于亲情、爱情、友情、医情、同情的故事。这是三十年前的侯文咏,也是后来所有侯文咏的原型,而故事还在继续。
杨廷鳌虽然饱读诗书,但是对于坊间的章回小说与说书,也抱持孔老夫子“有教无类”的胸怀,总是“有看无类”,他心想:“杨知县做的都是地方官本分当为的事,怎么会变成杨本县镇压台湾龙脉风水的绝招呢?我如果当了知县,多半也会做一样的事,又不知道会被说成什么。不过,信史被这么加油添醋一说,倒是精彩多了。全台湾各地知县来来去去可多了,恐怕老百姓只会记得有这么一位杨本县,真不知道杨知县英灵有知,会高兴还是难过?”边想边摇头苦笑而去。
伊奈忠次,天文十九年(一五五○年)生于三河国幡豆郡小岛城。在他十四岁那一年,一向宗的门徒煽动民变,他的父亲伊奈忠家是家康的臣子,本来应该率先赶往家康身旁,帮忙平定叛乱才对,结果忠家却待在小岛城静观其变。叛乱平定后,忠家的行径令家康大为光火。
北方山区土耳其战机不时针对藏匿在伊拉克山区的库德斯坦工人党(PKK) 土耳其籍的库德族民兵进行轰炸,郊区婚宴厅里开心庆祝的亚兹迪难民们正将音量开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庆祝婚礼——还有活着的那个当下,没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会与今天一样……
成长在单亲家庭的希实有着沉重的压力,看似亲近的同学似乎又与自己有着莫名的疏离,她究竟该如何走出这个情绪的困境?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100分的爱,只是从不同的地方得到。
一句“竹风兰雨”的地理俗谚,说明了宜兰下雨的频繁景况。阴雨绵绵,如烟似雾,难得见晴的天气,从春雨开始,经仿佛没有止境的梅雨季节,到了夏秋之间,常见由海上袭来的台风,而后东北季风来时的湿冷,让冬季显得特别的漫长。
失去助手的福尔摩斯、没有搭档的华生,独自面对破案挑战的路上,要怎么找回彼此、找回侦探的初心……?
她,朴末礼,71岁的那年,开始与27岁的孙女金宥拉到世界各地体验人生价值、寻找自我存在的意义,她的生命出现了变化,还成为韩国阿嬷级网红。人生落落长,和朴末礼一起期待精彩的70岁人生吧!
我们想要变得更好,为了让自己更好,我们不会任性,不会蛮横无理。我们会更有同理心,更能体贴别人的需求,最重要的是,我们能保持个性,能发挥生来就具足的才能与潜力。
我为什么常常不快乐?失落了真实的自己,我们每个人都在追求爱、喜悦与和平,但为什么几乎人人落空?
不论无奈地、欢乐地,或苦甜与共地,“接受”都会带来相对平静的安稳,在对于发生过的事上不会再有强烈的情绪波动,甚至终有一天可以强韧到从中学习,并进化成更有耐受力的人。
偶尔我们追逐得太认真,会忘了被磨掉的棱角在哪里遗失,有没有都被捡到、有没有伤害到他人。我们太仔细吸收那些美好的事物、包括美好的想像,却不一定有余裕将它们在自己这里好好地梳理与排列,不一定在最后就能清明地看见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面对失控的疫情,失能的政府,失去信任的社会,活下去,竟成为如此艰难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