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短篇小说
于是,薄熙来把王立军软禁了起来,把他从公安局长的位置调到了管文体工作的副市长的位置上,同时逮捕了王的秘书、司机、厨师、保姆等人,有秘书和司机反抗,被打死了。对外宣称,因工作调动,王需要熟悉、学习业务。王就被关在家里,他家的四周都站着一对对持枪的武警哨兵。
薄伸出右手,张开五指,“啪、啪”左右开弓,扇了王立军两个巴掌,直打得王立的脑袋嗡嗡直响,似乎有千万只苍蝇在飞,眼前像有无数星星闪耀,只见两条鼻血,扭曲着,如蜗牛一般从鼻孔里慢慢流出来。他没有躲,只是依旧不紧不慢地说:“这事只有问五哥自己知道。”
曾庆红做了最周密的布置,同时决定一次打掉二李和栗。胡在阅兵开始前的20分钟,突然脱下军装,改换西装,同时临时下令改变计划,先在青岛会见应邀前来参演的29国海军代表团团长,陪他去的有郭伯雄、梁光烈等。郭和梁知道自己无法躲了,因为电视直播江和曾会看到,郭和梁在会见外宾时还无法掩饰内心的惊慌和无奈,要么是目瞪口呆,要么是腿手或脸部肌肉哆嗦。
胡锦涛邀请温家宝、令计划、汪潮等人在他家里喝茶唱歌,胡锦涛说:“有高人启示,要斩断第二中央头子,先从西南山城下手。”
王立军送走谷开来后,拿着沉甸甸的子弹,左思右想,怎么能做对不起薄哥的事呢?但又怎敢违背五哥呢?最后他想通了,只要让薄哥每晚回家睡觉,这事就好办了。
薄熙来是谁?就是在大连开人体塑化标本生化公司的商务部副部长。把上访不肯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偷偷抓到大连,剖膛挖腹,活体摘取器官出售,再把人体塑化标本,在国外展出赚钱,这事就是薄熙来和他的老婆谷开来干的。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人们通过修炼达到身心健康,不断提升人的道德境界,使人开慧开悟。这功法从1992年在中国大陆出现,到1999年有上亿人的信徒,超过了中共党员6000万的总数。法轮功创始人在中国有极高的民望,这令江泽民非常妒忌,他无端猜忌法轮功会夺他的权,便下令镇压。
人类本次历史最愚蠢最邪恶的一个人,它叫江泽民,在1989年,它靠镇压学潮运动,被中共老大看中,坐上了统治中共附体国的最高权座,后来,靠权术整掉了它的政敌们,成为党政军权集一身的中共中国的最大独裁者。它营私结帮、专权腐败、镇压正义、出卖国土、淫乱无伦、破坏文明、道德堕落(这些可参见《江泽民其人》一书)。
每次布莱恩从镇里回来他都会为玛丽买一些新奇的小玩意,玛丽为了犒劳他所以特意熬了鸡汤给他,单纯的玛丽深信她和布莱恩会过上好日子。
或许有人说,不读这共党的书是好的,可学生伢子岂不都要走到街上变成野孩子了?但学子们虽然烧掉了那万恶的洗脑书,可他们并没有停止学习,相反,他们开始了真正的学习。他们将走向社会,开始认真而精准的学习“社会”这本大书。
其次,最近一些有识之士提出,共产党其实是个宗教来的,而且其任务是要坚定不移的打倒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这宗教也是煞厉害的,可能和魔鬼有些连系也说不定,红小兵们当年革命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和它结下什么契约吗?这的确令人惊疑不定了。
这时,李强用坚定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同学们。那目光是在说:我们一定要坚持战斗,决不能失去来之不易的自由。 于是学子们抖擞精神,再次奋战。
我在一旁看到,关键的时刻已经到来。生死一念之间。如果失败,我们来之不易的自由将付之东流,我们将要再次过上那暗无天日的填鸭生活。此刻,一定要有人顶上去的。我当然得顶上去,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由此,学子们告别了洗脑的岁月,进入了一新的纪元。我们要走向社会,自己弄一口饭吃,同时,将那中止的革命继续下去。可是我们很快发现,社会也是一个大监狱,一个洗脑大本营,一个资产阶级作威作福,无产阶级做牛做马的世界。
老师完全被震住了,她小心的问道:“他们可都是代表当今的先进思潮的耶,反动的话怎么可能进到那样高级的地方去呢?” 同学们也都被我的发问点燃了兴趣,从那死气沉沉的课堂气氛中解脱出来。每个人都试图发表一些意见。
他孱弱的心灵还生出一种幻觉:不活也好,不活就用不着挣命活了,不必逃难了,不必挨刺刀了,不必口朝黄土背朝天了——不活也就不吃苦了,埋在土里多舒展,多自在!谁说死亡不是一场盛大的聚会而生存只是苦难的放逐呢?
喜鹊和乌鸦是平原上最寻常的聒噪者,它们长得像一把小型的黑雨伞,或者一把利落的匕首,油黑发亮地在空中飞过,同样,乌鸦也长得那样,黑黑的长尾巴,尖着嘴巴,一路嘎嘎嘎地惨叫,从我们的眼前得意地飞远。
她懵懵懂懂地,不知绕了多少的冤枉路。她刚刚与一桩奇遇相逢又永别,她的土布衫在春风里细细地发着抖。似乎只有竹篮是认识路的,挎在肘上在茫茫平野里指引着她往家走。
门板上那个女人,缓缓睁开眼睛,她望一望头顶的天空,天上漂着一絮一絮的彩云,云朵的边缘是蓝色的。她望着,而后微笑了,少女菊呆呆地望着那朵微笑,仿佛风里飘来的蒲公英,柔柔地触了她一下。
那是我五岁的时候。 那是正月里的最后几天。 祖父带着我去走亲戚。
“还有另一种,是周期循环式发展。也就是经过一圈的发展后又回到起点。如果用图形来表示的话自然是一个圈。”于是他转身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圈。“你们认为共产主义是一种直线发展还是循环发展呢?”
梅姑瞧见了,抓准了空儿,嗓音一点一滴,从舒缓到急促,似一阵风打草绿大地连天拔起,老者指头细细拨着琴弦,催着琤琤琮琮的弦音绕着场子,流过每个茶客心湖…
父亲经常在餐桌旁对两个儿子说:“你两个给我听好!我再嘱咐你们一次,千万不要吸毒。那鬼东西是沾不得的呀,家有万贯,养不起吸毒汉。”
安宁路地处城区边缘地段,名称来源无可稽考,据说沿袭了二三百多年之久。原先是个偏僻的去处,人烟稀疏,安谧宁静。如今城市日益扩张膨大,己演变为一条车水马龙、商店林立的热闹繁华街道,昔日的安宁景象早己荡然无存。
这场景,如果发生在人民大会堂,一定会在七点钟的新闻联播上停留至少一分钟吧,目睹这一幕的狱警这样想。当然,这里不是人民大会堂,而是中国最神秘的秦城监狱…
这场景,如果发生在人民大会堂,一定会在七点钟的新闻联播上停留至少一分钟吧,目睹这一幕的狱警这样想。当然,这里不是人民大会堂,而是中国最神秘的秦城监狱…
往山下瞧去,原野里错落着屋舍、树木、麦田,那条溪流在村子边上画了一道弧线,溪边一排红色的枫树隐约可见,归德乡果然尽在眼底…
(shown)原来那月牙儿已移到了屋前,照得驴厩里一片雪亮,远远的可以看见那黄鬃驴儿正偏着头沉沉睡着。这驴儿模样我还记着,懂事后,海二叔就赶着驴儿,带着我驾着驴车穿江越岭,九村十八镇的奔波,输运归德乡方圆几十里山川间的农产事物…
在洁的印象中,奶奶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一个人常常在夜色浸透大地以后,周围再也听不到一丝丝声响和屋子里再也见不到一点点光亮的时候,悄悄的拉开窗帘,透过窗户久久的仰望着深邃的夜空,仿佛在与夜空诉说着什么,也仿佛在期盼着甚么。
(shown)忽地,听见旷野里传来一声唱曲儿,觉着熟悉,再仔细听去,像是梅姑的腔调儿,唱得可字正腔圆:“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路,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