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中篇小说
鸡鸣晓月窑家墟(22)
没书看没学上的日子,少年的我有时手拿弹弓东瞅西瞄想打个什么,有时握一把装树藤籽的竹筒枪到处串门约人,像猎人一样的出征感;有时双手插在裤袋里,更像一只离群觅食的鹅东张西望。
鸡鸣晓月窑家墟(21)
每个季节,都有熟透无人采摘的野果落到林地深处,静悄悄的化为泥尘——我从三姐的那份勤快中品尝到森林的慷慨馈赠,一份沾满绿野芬芳的亲情温馨了我的童年直至少年。
鸡鸣晓月窑家墟(20)
有些缘,有些人是前定的,拿起、放下,聚、散,冥冥中都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掌控我们生命闹钟每个阶段的旋钮……
鸡鸣晓月窑家墟(19)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这么小就懂得这不是道理的“道理”。成年人世界里不平等的包袱,似乎由他们变着法子掷到我头上来,这样也许能寻找到他们心理上的平等。他们不像小孩,他们不是小孩——他们是一群长着小孩面相的心生皱纹的小老头。
鸡鸣晓月窑家墟(18)
母亲总会伸手到锌皮管道边角拍打拍打,以便震动藏在缝隙里的米粒落入袋子中——米是珍贵的,大饥荒都过去十多年了,偶尔还是有邻居到我家来借米借钱
鸡鸣晓月窑家墟(17)
眼里盛满夏夜筛落的点点繁星,一种隐秘的亲昵宁静感缓缓穿过我的脸颊、眉目、头发向院子四面游移,周围一切事物都闭口不语
鸡鸣晓月窑家墟(16)
在工具的包围下,父亲用一生来走完这不过五步的距离。这些工具陪父亲走完了作为工具的一生,他们彼此先后走进了天国。陪这样一位欲望不多的忠厚长者度过无数的日落月升,如果工具们九泉之下有知,也一定是感恩且无憾的吧——他和它们都没有虚度一生,各自没有愧对上苍安排在窑家墟相逢的命运。
鸡鸣晓月窑家墟(15)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修补、咬模、塑模、铸牙、镶牙…… 父亲力图以他的辛劳帮助四邻八里的乡亲拖延岁月的磨损,在满足人们与时间和生理联手搏斗的同时,父亲结结实实地依这雷打不动的手艺,养活他的一大堆儿女。
鸡鸣晓月窑家墟(14)
纵是淘尽南渡水,难洗今日满脸愧!半岛台风夹带来的雨水里,想必也有一些人间的泪吧。人们戒备着自然界的风暴,而对起于青萍之末,不分高殿草庐,以摧毁生灵为快意的心魔邪风,人们更多的时候忽略了它。
鸡鸣晓月窑家墟(13)
农人们满怀喜悦拎来花生、糙米和番薯答谢父亲,诠释土地的善良与秋风的厚道。那些朴实心灵焕发的色彩,加深他——一个乡间牙医的幸福感。
鸡鸣晓月窑家墟(12)
斗鱼霸、分浮财的斗争运动左右了渔民们的日常生活,搅得人心躁动起来像汹涌的大海,分分钟能吞掉人。鱼叉子、梭镖似乎调整功能不去叉海上大鱼了,变为贫苦渔民威逼渔霸交出家财的武器。
鸡鸣晓月窑家墟(11)
天后宫虽说已被“破四旧”整得没有神像、壁画,没有神阁、香案,但并不妨碍街坊老头老太偷偷摸摸前来敬奉妈祖一杯酒水。
鸡鸣晓月窑家墟(10)
她觉得这雨也像淋在哑姑娘的身上那样让她难过。她回家后摊开草药来一摞摞晒干。她构想着一个有声的世界被她打开……
鸡鸣晓月窑家墟(9)
两间低矮漏雨的破瓦房,秋季一场暴风雨的肆虐下,坍塌一间,剩下一间,一个小院对着街道,没有围墙,旧沥青纸棚顶下堆积着形形色色的废品,像碉堡一样严严实实地保护着她老人家。
鸡鸣晓月窑家墟(8)
阿花成了振家心头永远的痛。街头的一砖一石都承受过他暗夜嘭嘭嘭狂奔的痛,他的头,他的身,他的心,他的脚,是一支膨胀的异常热烈的导线,能向大地传递一切信息,却无法通达杳无音信的阿花心灵了。
鸡鸣晓月窑家墟(7)
她曾经是那么热血沸腾、积极主动地管呵,管一切她看不顺眼的家事,用她不甘人后、聪明绝顶的衡量标准!她到娘家屋看一眼弟弟的次数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鸡鸣晓月窑家墟(6)
阿花走了,振家以他的方式来完成他的抗议和思念——他的世界我们不理解,正如他不理解我们的生与死,爱与恨。
鸡鸣晓月窑家墟(5)
他们三户的房屋与我家刚好呈不规则四边形。若再加上一个阶级敌人——住振家宅斜对面的地主仔耕生,那就有四个坏分子密集一条三百来米的街上,可见斗争形势相当严峻。
鸡鸣晓月窑家墟(4)
碎砖瓦、旧梁柱、老屏风、古木雕、老家具、石柱础……在一片“破四旧”的凯歌中,光荣地成为贫下中农搭鸡栏、建猪圈、筑小厨房的用料
鸡鸣晓月窑家墟(3)
她家三代贫农,成分好,夫家也不是剥削阶级出身,靠得住。领导已经多次这样暗示了。若真能转正,必定能改变丈夫家人鄙夷的眼光,那才叫扬眉吐气呢。
鸡鸣晓月窑家墟(序二)
作者冷静的叙事中充满严肃的追问、对底层弱势生命的同情、对故土家园的爱恋,描绘出偏离正统文化生态的半岛芸芸众生相,为历史画面留下真实一笔。
鸡鸣晓月窑家墟(2)
屈指算来,疯子振家若还活着,今年也该有60多、快70岁了吧。
鸡鸣晓月窑家墟(序一)
南渡河哺育的这块土地上的小人物,承受着落后物质生活条件和特殊政治环境下的压抑,有痛苦的挣扎、有不泯的善良、有愚昧的欺压、有欲望的诱惑,更有在宽厚温情的土地上坚强生存下去的意志。
鸡鸣晓月窑家墟(1)
激情澎湃的政治运动搅起的风云雷电,却毫无差别地越过古城越过洋田越过河流,劈头盖脸给小镇抛掷下时代吟叹的痕迹——这一点,小镇似乎不甘落后。
童话:大地的眼睛(二十四)画里的秋天
我专心地画,当三个绿色的小人,披着荷叶披肩,穿着小靴子,腰里别着小小的宝剑,坐在树枝上时,我觉得,秋天真的完整地留在这张画里了。
童话:大地的眼睛(二十三)我以后不说谎了
“妈妈真好看!”我拉住妈妈的手由衷地赞叹。妈妈把我拥在怀里,又开始絮絮叨叨说我一天到晚就知道在外面疯玩。我好像什么也没听见,想起自己曾经在黑夜王国里差点要看不到她了,现在妈妈就在身边,妈妈的怀抱好温暖啊!   “毛毛,你真...
童话:大地的眼睛(二十二)大地的眼睛
我们好奇地望着前方。面前光影闪闪烁烁,脚下竟是无边的浩淼的湖水!湖水那么轻柔,透明的雾从湖面上升起;湖水那么深,深得像绿宝石,荡漾着无数光芒;湖水那么亮,亮得就像大地的眼睛一样。
童话:大地的眼睛(二十一)球球打喷嚏
球突然鼻子一痒,“阿嚏——”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接着他乐了起来,好像一下子想起来了什么主意,突然捂着肚子“哎哟哎哟”叫起来。外婆正要去厨房,又折回来,“我的小祖宗,你又怎么了?”
童话:大地的眼睛(二十)三颗小莲子
当大地布满种子的季节,如果你还会想起我们。我们总会和你搞一些小把戏,在你伤心的时候,喷泉里的水花溅到你的脸上,你破涕而笑,那就是我们;在你高兴的时候,风揉乱你的头发,摘走你的帽子,那就是我们
童话:大地的眼睛(十九)又一个人间孩子的精灵
          我在人群中夺路而逃,就像噩梦里逃命一样。一大群士兵慌慌张张追赶我,口里喊着,“捉拿有赏!捉拿有赏!”          广场上的泪河纵横奔流。我的鞋全都浸湿了,沉甸甸的,眼看就被他们追上,突然一股急急的水流从我脚后冲过...